×
淘心話

不怕,寂寞(3)

不怕,寂寞(1)

不怕,寂寞(2)

 

我用力的挺起胸,看了安婷一眼,她很滿意的點了點頭說:「妳媽又打來說想女兒啦?」

 

        我點了點頭。

 

        「奇怪耶,妳是張曼玉嗎?妳媽要見妳還要三催四請,要不要先去參加妳的粉絲俱樂部?妳是在大牌什麼?妳媽也不過是嫁給別人,找到她真正的幸福,是哪裡對不起妳了,妳再這樣不想談戀愛,不和家人親近,妳以後坐輪椅誰要幫妳推?」

 

        好想知道誰的嘴,臭過謝安婷。

 

        「妳很煩耶!我不會叫妳幫我推好嗎?我要工作了,妳很閒是不是,幫我打報告啊!」我不爽的回應她。

 

        「我就算有時間,也是去約會,幹麼幫妳打報告啊?」說完就甩著她的波浪長髮離開。

 

        可惡,老天爺真的是很不公平,怎麼可以讓一個女人美成這樣,連頭髮都這麼亮,身上沒有半點贅肉,還比我高上十五公分,我看著她美麗的背影,原本想詛咒她,但又不知不覺的欣賞起她。

 

        我羡慕安婷,因為她從不為誰傷心,她對每一個人總是可以這麼灑脫,我一直記得上次失戀時,她告訴我,「沒有人有資格讓妳傷心,除非妳給了他那樣做的權利。

 

        謝安婷總是不給任何一個人權利,而我只要愛上了一個人,就什麼都給了對方,然後再被傷的體無完膚,為什麼老天爺給謝安婷這種超能力,卻什麼都不給我?

 

        才剛打開WORD,手機又開始震動了起來,我接了起來,很不客氣的回應著打電話來的那個人,「幹麼?我現在很忙,有事快點說。」

 

        「我媽做了一些小菜,我晚上拿過去,妳會在家嗎?」周斯理在電話那頭問著。

 

        說起來,周斯理應該是我哥,在我大學時,單身了很久的爸爸,遇到了美宜阿姨,兩個人決定結婚共組家庭,於是美宜阿姨帶著兒子周斯理和女兒周詩采來到了我們家一起生活,不過灰姑娘的情節,並沒有在我身上發生,美宜阿姨疼我更甚斯理和詩采,於是詩采很常找我麻煩。

 

        現在想想,這世界上,找我麻煩的人,還真不少。

 

        但我仍然堅持大學畢業開始工作後,就要搬出來自己住,因為決定獨立這件事,讓我和爸爸的關係變的很差,爸爸覺得我在賭氣,但事實上我真的沒有,我很感謝美宜阿姨對爸爸的照顧和陪伴,但對我來說,家就是只有我的爸爸和媽媽,哪一種組合都無法取代。

 

        安婷常覺得我很固執,但我只想說,家對每個人的意義都不一樣。

 

當爸媽選擇結束,各自找到各自的未來時,我的家就消失了,現在那是爸爸的家,還有媽媽的家,而那兩個家,都不是我的家,我在那兩個家裡,感到不便,感到尷尬,感到不自在。

 

但我必須說,我喜歡許叔叔,也喜歡美宜阿姨,我可以像朋友那樣,和他們相處,但距離家人,我想我還需要一點時間,又或者,不只是需要一點時間而已。

 

「我不一定幾點到家,反正你有我家鑰匙,你自己開。」我說。

 

「知道了。」周斯理說完就馬上掛掉電話。

 

我這個關係很遠的哥哥,是個名室內設計師,和建築師男友麥克,一起開了間建築師事務所,對,我哥是gay,當我發現他從不交女朋友,又每天和麥克混在一起時,我無數次的告訴他,歡迎他對我出櫃,因為我無條件支持他。

 

但他總是一臉不屑的看著我說:「誰稀罕妳支持?」一整個不識好歹,我唯一能為他做的,就是對大家保密。

 

周斯理很有才華,得過很多設計獎,還賺了不少錢,家裡重新改建的費用,都是他出的,我就負責買了幾個垃圾桶,但對我來說,這些都不是重點,我最欣賞他的一點,就是他非常識相,而且不會跟我囉嗦。

 

我很滿意的放下手機時,電話又來了,我想今天大家都有說好,想害我晚上再繼續加班。

 

我接起電話,從大學就是我好姊妹的念華,要約我和她交往八年的男友一起去吃飯。

 

「晚上不行耶,我要去上重訓課。」我拒絕了念華,三十歲過後,吃一樣分量的東西,三十歲以前都不會胖,但現在小腹多了一圈肉,都不知道它們是從哪裡來的,而且趕都趕不走。

 

「妳又不胖,幹麼還花錢去上那種課。」念華本人就是根竹竿,她可以不用上健身房,但我不是,我個子小,不小心一胖的話,就是哆啦A夢,是哆啦A夢也就算了,重點是我沒有百寶袋,這樣太不划算。

 

「對了,晚上周斯理會再拿小菜過來,妳明天來跟我拿,帶回去吃。」我對著念華說。

 

「子晨,妳不要這樣啦,那好歹也是美宜阿姨的心意,而且阿理還專程拿過去,妳真的很不懂他們的好意耶。」念華又唸了我一頓。

 

我就是知道那是美宜阿姨的心意,才會請念華幫我帶回去吃,念華會自己下廚,而且還有男友阿凱幫忙吃,但我不會下廚,而且常加班,美宜阿姨做的小菜,常被我放到壞掉,我知道搬出來住,已經讓美宜阿姨心裡很愧疚,所以我不能再拒絕她幫我做的小菜。

 

但大家都誤會我了,而我也懶的再解釋,他們又不是我,哪是三句解釋,就可以理解我的立場,這是我的人生,我其實並不在意,別人能不能夠理解我,能不能理解,是他們的事,不是我的事。

 

或許,就像安婷說的,我可能比她還叛逆,只是我自己還不知道。

 

###

 

結束了和念華的對話,我總算可以開始工作,然後很不愛工作,卻不得不工作的我,接下來的時間,都在耗在報告書上,一直到晚上七點鐘才關掉電腦,帶著我的運動包包,準備去運動。

 

經過謝安婷的辦公室,她正在補妝,不知道又是哪一個男人又要被開發,我對她說了聲掰,她卻用著全公司都聽的到的音量對我喊著,「莫子晨,陰陽失調光靠運動是沒有用的!」

 

我回頭給了她凶狠的一眼,謝安婷坐在位置上,笑的像瘋掉一樣,名副其實的瘋女人。

 

到了健身房,我快速的換好衣服,找了我的教練艾咪,當我確定要上重訓課時,健身房顧問跟我推薦了幾個教練,但在我快速瀏覽過一次名字和相片時,我就馬上決定是艾咪了。

 

不要問我為什麼,就是只有兩個字,叫做順眼。

 

前面五堂課,艾咪話不多,幫我做了幾個測試,專業的告訴我,接下來她會怎麼訓練我後,她不像其他的教練,會不停的跟人家聊天,她只會不停的訓練我,我們之間有一種很微妙的平衡,我們都在測試彼此的底限。

 

「再十五下。」艾咪說,我點頭。

 

然後拚了命再做十五下。

 

「還可以嗎?」艾咪質疑,我點頭。

 

然後抱著看不到明天太陽的心理準備,再逼自己做十五下。

 

「應該沒辦法了吧!」艾咪再次質疑。

 

「可以!」我拿起壺鈴再做十五下。

 

但我其實做到很想死,每做一下,髒話幾乎都要颷出來,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想對艾咪說:「我不行了」四個字。

 

就這樣到了最後,我完全撐不下去,生氣的把壺鈴往地上一丟,想對艾咪說句老娘不做了,但話還是吞了回來,很不服氣的看著艾咪,但她只對我笑了笑說:「妳真的是我看過,最會撐的學員。」

 

當然,我人生裡的每一段爛感情,都靠我在撐。

 

從那次之後,我和艾咪才開始有更多的對話,我才知道她結婚了,有了兩個兒子,我才知道她老公的名字,和我的某任男友一樣,我才知道原來她老公就是我初戀情人。

 

我實在不想再說,地球真的很小這個老梗,但地球就是這麼小。

 

 

 

(待續)

 

 

本文出自《不怕,寂寞》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