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怕,寂寞(4)

不怕,寂寞(1)

不怕,寂寞(2)

不怕,寂寞(3)

 

陳建華,我高中的同班同學,當初他可是風糜全校的籃球隊隊長,我們在一起之後,他每天還是都會收到情書,而我則是每天都會收到恐嚇信,高中畢業後,他到美國讀書,我們維持了一年多的遠距離戀愛,後來他移情別戀,和一樣是留學生的日本女孩在一起,被陳建華甩了之後,我不吃不喝,哭了一整年。

 

我很誠實告訴艾咪,她老公是我的初戀情人,但因為遠距離而分手之後,艾咪給了我一個很大的擁抱,對我說了聲恭喜妳,我完全不懂她在幹麼,但當艾咪約我去她家喝杯茶,我看到了陳建華後,完全可以明白艾咪是如何真心誠意的祝福我。

 

那個我印象裡意氣風發的陳建華,帥氣的臉龐變了,烏黑的頭髮變了,精實的身材變了,我知道歲月本來就會毫不客氣的摧殘我們的外表,所以我每星期運動五天,每星期要去做一次臉,每個月要上一次SPA。

 

以前,努力的想要讓自己長大,但長大之後,卻又要花上幾倍的力氣,不要讓自己變老,人就是這樣,總是不知道在急什麼。

 

不想變老,其實某種程度,也是一種叛逆。

 

那時候,會喜歡上陳建華,當然是很膚淺的理由,因為他帥、因為他在學校很有名,那一開始的喜歡,算是一種崇拜,但真的能夠讓我可以愛上他的原因,是他的個性。

 

他不多話,總是帶著淺淺的微笑,很體貼又很耐心,但十幾年後的他,個性完全不一樣,吃一頓飯的時間,都在碎唸艾咪不會做家事,小孩很吵很難帶,三句話不離對社會的不滿,五句話不離對人生的失望,他才三十二歲,卻好像活了一輩子。

 

「妳為什麼一直單身,不會還在等我吧!」陳建華個性大轉變就算了,還產生很大的幻覺,我一句話都沒有說,艾咪就幫我翻了個大白眼。

 

現在只要一上重訓課,我在努力練肌肉,艾咪就努力發洩她的情緒,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對艾咪有一股很強烈的憐惜感,可能我知道原本的陳建華有多迷人,但她現在擁有的陳建華,卻非常的婆婆媽媽。

 

「我真的快被他氣死了。」艾咪咬牙切齒的說。

 

 「怎麼了?」我問。

 

「阿寶才兩歲,吃東西又很慢,他急著去做自己的事,給我餵超快的,結果阿寶昨天吐了好幾次!來,挺胸。」艾咪邊說邊幫我矯正了姿勢。

 

我笑了笑,沒說什麼,艾咪接著說:「當初明明就有另一個不錯的對象在追我,我怎麼就會挑到陳建華?」

 

很多事,如果沒有親身經歷過,怎麼會知道是對還是錯,但對我來說,我從不覺得什麼是對的人,又或者什麼是錯的人,那些人不管對錯,都是我曾經付出時間和愛的人,他們都一樣,在我的人生留下了某些記憶和痕跡

 

我曾經想過那些和我相愛過的人,如果我們沒有分手,如果我們有繼續為這段感情堅持下去的話,現在會怎樣?會比現在單身的自己,更好嗎?更幸福嗎?更快樂嗎?

 

我不知道,因為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以前覺得分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當你再遇到舊情人之後,總是會發現,原來現在的自己,才是最好的狀態,因為一段感情的重創,都在不斷的幫自己升級,在這樣的磨練下,讓自己的改變,如此不著痕跡,當我靜下來看,才會知道,現在的自己如此強大。

 

「因為妳比較愛他啊!」要讓女人心甘情願接受愛一個人的後果,也就只有愛了。

 

艾咪笑了笑,無奈的點了點頭,我們其實都很清楚,只要我們夠愛,就算對方再糟糕,我們都有辦法說服自己繼續愛下去,當然我相信陳建華沒有那麼糟糕,雖然他很婆媽又愛唸,但一回家會幫忙艾咪做家事,雖然他現在一點都不帥,但卻能夠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活到這把年紀,我們不是不相信有白馬王子這件事,而是明白了,白馬王子也會挖鼻孔和放屁。

 

這世界上,從沒有人是完美的。

 

「子晨,我可以問妳一件事嗎?」

 

我看著艾咪一臉想知道又不敢問的表情,馬上猜出她大概想問我什麼,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準備拿出千篇一律的說辭,對艾咪點了點頭,「問啊。」

 

「妳條件又不差,為什麼不交男朋友啊?」艾咪很小心的問。

 

單身女人最常被問到的問題TOP1,就是你為什麼不交男朋友,老實說,誰不希望無聊的時候有一個人可以陪伴?誰不希望冷的時候有一個人可以擁抱?誰不希望無助的時候,有一個人可以摸摸妳的頭,告訴妳,什麼事都不用擔心,有我在。

 

哪個女人不希望?

 

說不希望的要不是想要騙別人,就是想要騙自己,沒有任何一個人不需要被愛,我也需要被愛,但歷經幾場戀愛,我發現自己沒有被愛的運氣,我總是在每一段感情裡面,放縱的投入所有,想把自己的愛全都給對方,所以每一段感情結束之後,我總是滿身傷,然後筋疲力盡。

 

        久了,我不想再去愛人,不是怕痛,因為我內心的十五歲少女,仍然保有對愛情的渴望,但我覺得用力的去愛一個人好累,所以我讓自己單身了三年,這三年來,我把愛男人的力氣,先拿來好好愛我自己。

 

        然後,單身越久,就越不想談戀愛,不是怕痛,而是怕累,不是怕傷心,而是怕麻煩。

 

        當然我沒辦法,在每個人問我為什麼不交男朋友的時候,把我內心所有的感嘆與剖白,仔細的說明一次,我怕麻煩,就像怕談戀愛麻煩一樣,所以對外的統一說辭就是,「我覺得單身也很好啊,去哪都自由自在。」我笑著回答艾咪。

 

        她認同的點了點頭,「也是啦,像我這樣生了小孩,偶爾要跟朋友去吃頓飯,都覺得很麻煩,真好,我好懷念單身的日子。」

 

我笑了笑,沒說什麼,反正人總愛羡慕別人身上自己沒有的,我也羡慕艾咪的C罩杯加長腿。

 

運動完了之後,艾咪也剛好要下班,問我要不要去她家喝點東西,我拒絕了,因為我怕陳建華又產生幻覺,「莫子晨這麼常來我家,難道是對我餘情未了?」為了不要讓他想太多還得面臨住院觀察的可能,我還是乖乖回家睡覺比較好。

 

和艾咪道了再見後,我開著還有十五期分期貸款的愛車小珍珠,回到我還有一百五十六期分期貸款的愛屋,它叫莫爽爽,獨立就是這樣,有扛不完的經濟壓力,每天都想甩辭職信到吉娜臉上,但為了小珍珠和莫爽爽,只能吞下。

 

雖然很辛苦,但有屬於自己的天堂,我覺得很安心,也非常滿足。

 

一回到家,發現客廳是亮著的,我把包包往裡頭的沙發一丟,脫掉球鞋往鞋櫃裡一塞,很直覺的喊著,「周斯理,你在幹麼?」

 

周斯理穿著粉紫色碎花圍裙,拿著螺絲起子,走到我面前,「啊,妳回來了?」

 

「你在幹麼?」真是佩服我的好品味,這件圍裙穿在周斯理身上,真的好適合。

 

「妳廚房櫃子有螺絲鬆脫,我就順便全都檢查一次,而且我上星期不是有幫妳換好浴室的水龍頭,怎麼又壞了?陽台的燈也在那裡一閃一閃,也不叫人來修。」

 

「喔。」我很不客氣的直接倒在沙發上,然後從包包裡摸出我的手機,開始滑著facebook。

 

「喔什麼喔,我跟妳說的,妳有聽到嗎?」周斯理有點火大的看著我說。

 

「有,但你這不是你的工作嗎?爽爽是你裝修設計的耶,有問題當然是你要來搞定,你不用跟我說爽爽哪裡有問題,你直接處理就好啦!」當初買房子時,是周斯理陪我一間一間看,他送我最大的禮物,就是免費的室內設計和裝潢,那是我第一次覺得,有哥哥真好。

 

 

 

(待續)

 

 

本文出自《不怕,寂寞》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