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怕,寂寞(5)

不怕,寂寞(1)

不怕,寂寞(2)

不怕,寂寞(3)

不怕,寂寞(4)

 

「對,什麼都丟給我,妳就過爽爽就好。」

 

「Yep。」這就是我把我的房子取名為莫爽爽的原因,我就是要把日子過爽爽啊!

 

周斯理一臉拿我沒辦法的表情,我給了他一個超級燦爛的笑容,他看著卻回我了一句,「笑屁啊妳。」

 

我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肚子突然叫了一聲,我再給了周斯理一個微笑,然後用我最溫柔可愛的聲音,很不爭氣的對他說:「哥,我肚子餓了。」

 

周斯理嘖了一聲,轉身回到廚房,我很開心的從沙發上跳下來,回房間換衣服,因為我知道,當我從房間出來時,就有東西可以吃了。

 

換好衣服後,我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盒子,從房間走了出去,周斯理剛好端著煮好的東西到客廳的桌上放著,這就是周斯理的效率,我很滿意,當我坐下時,一碗盛好的海鮮粥也到我的面前,還有幾道美宜阿姨做好的小菜,「吃太快小心燙死妳!」周斯理很不客氣的叮嚀著。

 

「你那麼凶,麥克到底愛你什麼啊?」

 

        他瞪了我一眼,「吃妳的粥。」

 

        看在莫爽爽的分上,我不跟周斯理計較,我把盒子丟到他腿上,他看著盒子問我,「這什麼東西啊?」

 

        「後天你生日啊,我那天要跟念華去吃飯不回家,所以禮物先給你。」我邊吃邊回答著,然後再邊打著周斯理,這粥真的是好吃死了。

 

        「妳又不回家,我媽又要難過了。」周斯理的表情閃過一些失落,然後看著我說。

 

        我推了推他,「不會啦,我會再找時間回去啊。你快打開看看,我精心幫你挑的耶。」

 

        周斯理一臉落寞的打開盒子,看到我送他的手鍊時,眼睛都亮了起來,笑著說:「很好看。」

 

        「是不是,我一眼看到它,就知道這是你的,黑曜石搭配純銀,簡潔俐落的設計,我二話不說就刷卡買下來,瞧瞧我這妹妹對你多好!」真的不是我在自誇,我挑禮物的品味,還沒有被安婷打槍過。

 

        周斯理開心的戴上之後,突然看著我,一臉狐疑的問著,「這不會是你們公司的庫存品吧!」

 

        他一說完,我馬上放下手裡的碗,然後把周斯理身上的圍裙扯下來,拿著他的包包,打開門往門外一丟,再把他推出去,用力的關上門,對著門吼,「周斯理,你這個月都不要來我家,我要跟你斷絕兄妹關係。」

 

        可惡的傢伙,那條手鍊可是我花了將近半個月薪水買的。

 

        果然男人是寵不得的。

 

###

 

        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一個你可以隨時對他任性,對他發脾氣的人,那個人就會是最適合你,也是會最愛你的人,如果你還沒有遇到,請你用心看看身旁,那個人或許就在不遠處。

 

        胡小月唸著女性雜誌上的文章,一臉陶醉的跟我們分享,好像把自己放入那樣的情節裡,然後那個人就在旁邊一樣,但我想要提醒她,坐在她後方的,只是位七十幾歲的老阿公。

 

        謝安婷放下叉子,用紙巾擦了擦嘴,抽走小月手上的雜誌,「胡小月,想要懂怎麼駕馭男人的第一步,就是不要再看這種沒有營養的雜誌,我遇到的任何一個男人,都可以讓我隨便任性。」

 

        我邊吃著義大利肉丸子,邊用力的點點頭。

 

        「安婷姊……」胡小月第三個字才剛出聲一點點,馬上被安婷的眼神射殺,她馬上改口,「Anna,拜託教我怎麼駕馭男人。」

 

        謝安婷笑了笑,對胡小月說:「換個男人。」

 

        胡小月不解的問:「為什麼?」

 

        「因為妳現在這個男朋友,妳駕馭不了。」安婷喝了口咖啡,就像在說外面天氣真好一樣,神色自若,完全不管這句話打在小月心裡,不知道下午還有沒有心情上班。

 

        安婷繼續說:「女人啊,會為愛痛苦,沒有別的原因,就是選了一個自己駕馭不了的男人來愛,才在那裡難過,最好的方式就是換個聽妳話的男人,可以讓妳隨便糟蹋的男人。」

 

        「胡小月,妳不要聽謝安婷在那裡亂說,妳下午還要幫我統計各店這個月促銷期間的業績,還有上星期做的市場調查分析也要一起給我。」我看小月漸漸黯淡的臉,馬上提醒她,吃完飯後還有一堆事要做。

 

        但好像已經來不及,胡小月一臉好像世界末日,「可是我很愛他,我不想換男朋友,他只是比較不喜歡人家管,比較喜歡自由,平常的時候對我也還算可以……」

 

謝安婷聳了聳肩,一派輕鬆的微笑著說:「Fine,那妳就繼續被他糟蹋,妳爽就好,又不關我的事。」接著,繼續吃著她的義大利麵,但胡小月卻放下叉子,開始放空。

 

        我馬上撞了一下謝安婷的手肘,在她耳邊小聲的說:「如果半夜小月再打電話來對我哭,妳就死定了,沒事講這個幹麼?」

 

        謝安婷完全不在乎,「講這個怎麼樣了嗎?本來就是事實不是嗎?小月,過來人的身分告訴妳,快點分手,妳才有多一點機會可以享受幸福,不要浪費時間,在不對的人身上……」

 

        小月突然站起身,眼神空洞的對我們說:「我吃飽了,先回公司了。」然後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

 

        「妳看妳,她麵只吃了三口。」我又瞪了一眼謝安婷。

 

        「怎樣啦?我說的哪句不是事實?妳就是這樣,不告訴她實話,看看她為這個男友半夜打給妳幾次了,不適合就是不適合,如果堅持下去就可以成功的話,哪來那麼多離婚分手的夫妻情侶,面對現實好嗎?」我講一句,謝安婷講了一百萬句,我就是說輸她,誰叫她情場女王,在她面前我也只能閉嘴,因為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對的,是真理,是可以收錄在靜思語裡面的。

 

        幸好我的手機響了,她才閉上嘴,但我看到來電,我就一點都不想接,謝安婷也看了一眼我的手機螢幕,然後對我說:「幹麼,妳哥又惹妳不爽了?」

 

        我點了點頭,手機鈴聲剛好停止。

 

        「妳很常不爽妳哥欸,到底是妳的問題,還是妳哥的問題?」

 

        謝安婷的問題,讓我白眼翻到月球表面,「當然是他啊!妳上次不是陪我去買了一條手鍊嗎?」安婷點了點頭,我繼續說:「我前天拿給他,結果他說是不是我們公司的庫存,妳說他不欠罵嗎?」

 

        安婷用力的點了點頭,「非常欠罵,我覺得全世界的哥哥都要去檢查眼睛,為什麼他們會麼白目?」安婷的哥哥也非常的可怕,和安婷是雙胞胎,她曾經要介紹她哥哥給我,但只吃過一頓飯,我都差點胃潰瘍。

 

        安婷哥哥比她嘴再賤上八百萬倍,我記得那天我穿了件白色的洋裝,安婷哥哥一看到我先是微微的抬了抬眉毛,然後對我說:「子晨,妳黑肉底的不要穿整件白的,看起來髒髒的。」

 

        居然對一個每天吃維他命C,喝一千五百CC檸檬水,還會找時間去打美白針的女人說,妳黑肉底!我那頓飯就算吃龍蝦也沒有味道,那是謝安婷跟我說過唯一一次的對不起。

 

        「不過比起我哥,妳哥算對妳不錯了,以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來說,他對妳真的沒有話說,剛胡小月唸的那一段,妳哥就是可以隨便讓妳任性造次啊!」謝安婷繼續說著。

 

        「他讓我任性是應該的吧!而且我也對他很好耶,我也會買東西給他吃……」好像只有幾次,「也會幫他忙……」幫他送過一次模型,我越講越心虛,甘脆閉嘴。

 

        「妳怎麼不考慮跟他在一起啊!你們又沒有血緣關係。」謝安婷突然說了這一句,差點沒讓肉丸子卡在喉嚨噎死。

 

        「妳瘋了喔!我哥是……」gay!說好要保密,我話趕緊收回來,謝安婷真的是想太多了,就算周斯理不是gay,我們也不可能在一起,對我來說,他就是哥哥。

 

        她看著我停頓了下來,「是什麼?」

 

        「他有戀人了啦!」我說。

 

        「是喔!有點可惜,不過妳可以等他分手。」謝安婷笑著說。

 

        當我知道周斯理是gay時,我的心裡的確可惜了幾天,為全天下女人覺得可惜。

 

 

(待續)

 

 

本文出自《不怕,寂寞》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