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什麼?婚後住哪還要問你媽?女孩,是妳豢養了一個媽寶男友!

「我問他有關結婚的事情,他都說他不知道,要問他媽;我問他我們結婚後先租房子怎麼樣,他說他不知道,但是他媽希望我們住在一起;我說我們可不可以先不要有小孩,他說他媽期待抱孫子很久了……我其實很想跟他說:『我到底是跟你在一起,還是跟你媽在一起?』難道就不能有點主見嗎?從前在一起的時候什麼都是我決定,餐廳、約會、紀念日、甚至去日本都是我在安排,沒想到就連我們的終身大事,他都不能有一點guts!」朋友Kuku打電話來問我,語氣裡充滿各種生氣。

 

「那妳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他要跟妳在一起?或者反過來想,為什麼妳總是愛上媽寶?會不會有一種可能是,在這段關係裡,妳也扮演了他的母親?」我說,她頓時語塞。

 

媽寶男友的投射性認同

 

或許正因為他是一個「媽寶男友」,才會愛上支配性也很強的妳。在妳咒罵男友軟弱、沒有主見的時候,妳也可以看見這種「支配─退縮」的組合,除了出現在他媽和他的身上之外,也出現在妳和他身上。妳們只是重複了,他和母親的關係──而同時,妳的憤怒、不解、覺得不公平與委屈,也可能正在重複妳和原生家庭間的關係──妳對於這種沒有主見、無法控制、膽小如鼠的憤怒,是否也有過曾經熟悉的經歷,曾經讓妳感到無比的痛苦?這就是客體關係理論所說的,愛情裡面的投射認同:兩個人在戀愛關係裡面,重演過去與重要他人相處時的劇本,互相糾結,卻又無法分開。

「當我們發現在伴侶當中,老是重複彼此早期的傷痛,然後呢?該怎麼辦」在許多場講座當中,大家都不約而同問我這個問題,每次我都說可能需要諮商來一點一點地解開,但其實心裡面還有一點點的無奈。從前唸心理學,痛苦的地方在於:心理學往往「只負責解釋不負責解決」;後來轉戰念諮商感到悲哀的地方,似乎是「再多的覺察,也還是沒有辦法」。

「當妳發現一兩個學派,可以協助妳去面對人生當中的問題的時候,這樣的質疑,就會漸漸消弭了。」心理師毛毛兔跟我說。

 

看見情緒背後的寶藏

 

「沒關係,反正妳就不要理我啊!」
「妳走開,我不需要妳。」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可是我媽媽說⋯⋯」

 

當對方再重複引起妳情緒的時候,妳可以停下來看看彼此說了什麼,給彼此討論的機會。或許妳會問,討論真的有用嗎?沒錯!即使妳和對方討論,讓彼此看見兩個人的糾結,其實有一部分是源自於過往經驗的再現,有一些妳對對方的討厭,其實是對過去某個人的討厭,即使彼此心裡都有一些小小的寬慰「那不完全是針對我啊」,兩個人還是可能會繼續重複同樣的迴圈。

 

妳有幾次的經驗,發現對方正在重演過去的原生家庭或重要他人劇本,邀請妳一起進來演的時候(而且妳會不知不覺地帶著妳自己的劇本),請記得一件事情:妳有權利不加入演出。

 

靜默的在旁邊陪伴他,當一個觀眾不是容易的事情,但當妳有一兩次逃脫出過去的強迫性重複、從他的媽媽和妳的父母劇本掙脫,妳會發現自己原來也有能力,不被彼此過往的議題所勾動,儘管這個過程會進進退退,但從每一次的一點點前進當中,妳可以看見自己逐漸找回關係中的自由。

 

延伸閱讀

李文瑄 (2000)。 客體關係婚姻治療講座:婚姻暴力的客體關係觀(七)。諮商與輔導(175),頁 24-28。

陳增穎 (2004)。 論投射性認同與反移情。輔導季刊 40(1),頁 1-11。

樊雪梅 (2000)。 論投射性認同。諮商與輔導(179),頁 21-25。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婚事不同調,未來怎麼走?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