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是豬隊友的機率有多大?辦場婚禮立見分曉

隨著年紀愈來愈大,看待許多事情的角度也愈來愈不夢幻,「婚禮」絕對是其中一項。

 

    以前參加婚宴時,只顧著看新娘婚紗有多美,新郎吻她吻得有多深,穿插的節目有多夢幻;現在收到帖子則是盤算該包多少對方才不至於虧本,一上桌先看看菜色如何,還會忍不住在心裡嘀咕,為了這排場把幾年存款都押上去值得嗎?

 

    並非你變得勢利,而是你愈來愈明白,諸多婚禮是愛情的產物,但愛情卻未必能造就一場幸福的婚姻,婚禮有其浪漫之處,然而婚禮之後的婚姻有時竟殘酷得令人不忍卒睹,一段婚姻會有多苦,往往在準備婚禮的前置作業時就該心裡有數。

 

    如果談一段感情像是一場電動遊戲,那麼籌備婚事就像最具殺傷力的大魔王,自古以來不知多少先烈在繁瑣的籌備細節前敗下陣來,套句《失戀33天》王小賤說的:「臨結婚之前兩口子談崩了的情況,我也沒少見,男的被女方那些二百五要求逼得反了悔,女的悔不當初,拼了命在人後頭追。」

 

    王小賤說的字字刺心,不過談婚事時最容易讓人質疑:「我真的該跟這人結婚嗎?」男女皆然,不只有男人起心動念想反悔。

 

    籌備婚事的過程,簡直就是最強力了卸妝油,抹去愛情美麗夢幻的外層,也抹去對方平時耐着性子表現出來的溫柔體貼,太多瑣事與分歧的意見,逼得人露出真本性,你希望兩人共同決定進場時播哪首歌,他卻一邊滑手機一邊說隨便啊都可以,那時你會恨得牙癢癢心想,以後生了孩子要取名,問你意見你也說隨便嗎,這種人真的靠得住嗎?

 

    許多小事被放大,但似乎也不是那麼沒有道理,種種悲劇都是見微知著的,今天你忍了一次,百分之九十九往後你就要再忍受兩千八百萬次,除非你有辦法轉念不覺得是在忍,而是包容。

 

尤其辦婚禮,最可恨的通常不是即將與你共度一生的那個人,而是他家人。

 

    別說現在是現代社會,你不興聘金嫁妝大餅小餅那一套,雙方家長未必點頭,光是黃金該打幾兩、聘金給多了那嫁妝怎麼說,女人大概就能猜到未來即將與眼前的準婆婆展開何種程度的拉鋸戰。

 

    事已至此,難道真的要喊卡?倒也不用這麼悲觀,這是個檢視另一半究竟是豬隊友還是好戰友的最佳時機,說穿了,結婚的契機是相愛,但長久來看就是想找個能共患難的同伴,好讓自己在某些時刻不那麼孤單,要是碰上個任憑你孤軍奮戰的豬隊友,還執意要與他共度一生,不必看八字都知道你未來命運多舛。

 

    出來混,總是要還,哪怕兩人再相愛,籌備婚禮絕對有它的殺傷力,該看的是究竟你是一個人擋子彈,還是對方陪你一起打。執著,美其名是「堅持」,對於不值得的人事物還苦苦執著,那叫犯賤,擺明跟自己過不去,假如今天你們之間的愛情都無法讓對方挺起肩膀與你並肩作戰,你怎麼敢奢望結了婚他會好轉?

 

    說到底,籌備婚事是大魔王,卻也是一個機會,你可以選擇究竟要往火坑跳,還是趕緊認賠殺出,去找另一個真正能互相扶持的另一半,別怕年紀到了找不到適合對象,雖說青春有限,但真正的幸福能夠超越那些有形的界線。

   

陳默安粉絲專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婚事不同調,未來怎麼走?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