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古都戀愛神社

文/ 宋欣穎


戀愛占卜石:地主神社有一對戀愛占卜石,據說若能閉著眼睛從這一顆成功走到另一顆,戀愛的願望就會順利達成。

 

 

「去京都前,我要讓自己先定下來。」有著貓咪般大眼睛的美惠,漾起臉頰上深深的酒窩,秀出手上的訂婚戒說。然而,我們才第一次見面,場合又是赴日留學的說明會。

 

想來活潑外向的美惠,怕自己到京都後過度寂寞,會隨隨便便交上日本男友,所以準備留學之餘,也忙著和台灣男友訂婚,以至於焦頭爛額。不過,也許她說得沒錯,因為她確實長得人見人愛。

 

到了京都之後,很少看見美惠。每當一放假,她就馬上飛回台灣,說是得緊接著籌備婚禮。直到過了大半年,因為土田房東的親切,美惠也搬進了土田公寓,住在我樓上。

 

一年中幾乎大半年都待在台灣,所以美惠沒有添購什麼家具,甚至連電話都沒裝。但上網和家人聊天確實不可少,於是她買來一條超長的網路纜線,從她房間窗戶垂下來,伸進我房間,接上我的數據機。從此,不管天氣多冷,我的窗戶總是留一個小縫,不得緊閉。

 

事實上即使住上下樓,我仍舊很少看見她,也搞不清楚她人在何方。某個週末下午,意外地她來敲門。

 

「呀,妳幾時回來的?」不記得聽到樓上有動靜,也沒看過房間亮燈,這傢伙感覺像突然冒出來的。「妳可以幫我掀開外面的水溝蓋嗎?」美惠哭喪著臉,大眼睛像隨時會掉出眼淚來。「啊?」這可是繼長髮公主式網路分享後,最奇特的協助請求。

 

美惠在家,總戴著耳機和未婚夫視訊,連進浴室也不例外,而就在泡完澡時,不小心把放在一旁的訂婚戒跟著洗澡水一起流掉了,試了各種工具挖尋,就是毫無辦法。

 

「我讓水流了好幾個小時,戒指應該已經沖到一樓下水道了。可是我打不開蓋子,請妳幫幫我。」儘管我不認為事情有這麼簡單,但還是順著她,趁房東不在家,把門口的下水道蓋掀開來讓美惠翻找。

 

結果,當然找不到。美惠哭著跑回房間。

 

幾天後,美惠又來敲門,這次倒是笑容滿面,胸前掛著的赫然是枚訂婚戒,「妳買了新的嗎?」「不,是神的指示。」美惠說她去了地主神社求籤,詢問戒指的下落,得到一支大吉。回到家,直覺門口底下的下水道裡,有東西在呼喚她,掀開一看,就發現婚戒正躺在那兒閃閃發光。

 

美惠接著說她當初一到京都,就通過地主神社的戀愛石檢測,加上這次神蹟,越加確信自己提前在台灣決定的婚姻完全是樁良緣。她會把訂婚戒掛在胸口,以免再丟失了。

 

之後,美惠再度不見蹤影。過完新年,某個下雪的夜晚,收到她的婚紗照,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回台灣辦婚事了。

 

闊別三個月,成為人妻的美惠度完蜜月,捧著喜餅回到京都喜孜孜地宣布:「我不會再隨便回台灣了,因為一切都塵埃落定。」新學期也要開始了,美惠說她會好好生活,甚至約我一起賞櫻:「我們要一起玩遍京都喲。」

 

新聞預測京都的櫻花將在三月三十一日綻放,但直到四月一號,整個城市卻仍舊春寒料峭,花苞也沒見到幾個,連脫口秀節目都嘲笑這則預測根本是愚人節笑話。又濕又冷的天氣持續了好一陣子,樓上的小婦人又回復到婚前的哀怨狀態,拒絕所有邀約,完全足不出戶,整天面對電腦和新婚丈夫叨絮。「好寂寞啊,我根本沒有想像的堅強。」穿著睡衣的美惠一臉憔悴,和丈夫視訊後仍舊感到孤單,索性找我上樓聊天。

 

進入四月後,鴨川旁的櫻花冒出新芽與花苞。但花兒不開,春季就不來。全日本都在等著這史上最遲的櫻花季,究竟何時才降臨?偏偏就在這時候,美惠決定要搬離住不到半年的土田公寓。因為她討厭房東土田先生。因為丈夫有工作不能來京都陪伴,美惠決定把父母接來住三個月,卻遭到土田先生反對,理由是單身公寓契約明定不能有兩人以上長期同住。美惠激動地告訴房東:「可是我每天都寂寞到哭泣啊。」

 

「他是個大壞蛋!」美惠美麗的大眼睛充滿了淚水,她和家人相聚一解鄉愁的美好計劃,遭到無情的攔阻。「但是,六張榻榻米大的房間,三個人要怎麼生活三個月呢?」雖然同情,但我還算冷靜。

 

「我自己會想辦法啊,我就是一個人在這裡撐不到夏天,才要爸媽陪著度過春天,暑假一到,就一起回台灣。」宛如附和美惠高漲的情緒,京都盆地氣溫突然直接從谷底攀升到二十五度,儼然夏天,所有櫻花一夕綻放,整個世界花團錦簇,陽光燦爛。我拉著美惠到附近的疏水道賞櫻,夢幻般繽紛的景致,讓她稍微平靜下來:「好美呀,我要趕快把爸媽接來,一起欣賞。」

 

美惠搬走了,因為家當不多,很快就搬光。但直到櫻花落盡,都未曾看見她和家人賞櫻的身影。時間一久,她也完全淡出我的生活。

 

後來,聽說她離婚了。

 

本文出自《京都 寂寞》大塊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