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的美麗,因你綻放、凋謝和重生

謝謝你給了我一個愛慕眼神,讓我覺得自己在身邊眾多女生中,好像真有點特別不同。謝謝你繼續看了我好幾眼,用那種「我想看穿妳的內心在說什麼」的眼神看著我,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地害羞起來。你還在看,一直看,我的雙眼禁不住避開了,雙頰逐漸轉紅,雙手不斷交換位置掩飾(顯得)尷尬。

 

謝謝你給了我一雙溫暖手掌,緊握住我那不知所措的左右手上,輕聲說:「不要尷尬,當我女友好嗎?」我沒抽手就表示默許,你很聰明,懂得繼續緊握我的手,然後將一股溫暖快速送進我心中。這股溫暖很神奇,一下子就將我心裡的迷霧除得一乾二淨,不僅如此,此刻發現自己像是旱漠中的一朵花,美麗綻放的大馬士革玫瑰。

 

謝謝你給了我養分得以綻放,荒野中無姿無色,只有我這朵嬌艷的玫瑰鮮明動人。身邊朋友開始羨慕我的美麗,他們說:「愛情果然能讓女人變美!」我端出淺淺微笑,禮貌收下這句讚美。你每天不斷辛勤灌溉,說好聽的話,做讓我開心的事;我這朵花持續美麗,打從心底信任你,這位日日盡責的愛情園丁。

 

有天下雨,你沒來澆水,理由是空氣中水分充足,一天不澆水沒關係的。我相信你說的大道理,你是盡責的園丁,做事謹慎小心,你是為了我好所以那天沒來澆水。那天之後,你還是照表操課,日日關心我,餐餐問候我,覺得你對我真好,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你更好了。

 

直到有天,大晴天,艷陽照得我有點曬傷了,而你卻沒來。再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清晨,雲層厚重的大陰天,我的花瓣邊緣已經開始微微捲起,你卻沒注意到這件事。

 

「昨天怎麼沒來呢?」我問。

「最近有點忙,前幾天我有特別多澆了一點,不夠用嗎?」你回。

 

捲起的邊緣又開始往內上捲,你忙著解釋,卻不見為我灌溉;不過已經來不及了,那捲起的邊緣部分早就徹底乾裂,再澆水也沒用了。這時候,你才終於發現,不問我就自顧自伸手剝掉那乾枯的邊緣,得意地說:「這些乾掉的部分好醜,我幫妳剝掉了,看起來是不是好看多了?」我無法回答,所以不說話。因為我無法相信你這位讓我完全信任的愛情園丁,竟然狠心地親手剝掉屬於我身體的一部份。你解釋這樣做是為了讓我美麗,那你知道嗎?我的美麗本來完美無瑕,你卻先讓我枯萎,再幫我修剪成好像美麗的模樣。

 

後來,你沒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我這朵大馬士革玫瑰日益枯萎。「算了吧!」我自我安慰,放縱自己任其凋謝,一瓣瓣掉落,甚至竟然開始期待全然消失的那天趕快到來。當你再來的時候,你找不到我,只剩一枝枯莖搖曳風中,我的所有早就埋入土中,化為別朵花、別根草的養份。

 

我從土裡往上看,見到你默默離去,但沒多難過的樣子,只是默默離開你這座曾經細心照顧的花園。我猜想,你應該覺得終於解脫了,以後可以不用再從新花園那裡不甘願又不得不地匆忙趕來。我覺得,此刻你應該好好謝謝我,謝謝我的凋謝,讓你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專心照料那朵全新綻放的美麗花朵。

 

我從土裡往上望,你離開很久了,這些日子每天時晴時雨。我深埋土中,卻感覺自己每天都有些微變化,好像某種力量準備要從體內竄出來。不久後,從雲層中降下滂沱大雨,落到地上,穿進土裡,徹底浸潤了我全身每個細節。藏在體內的那股力量,突然一下子變得強大起來,很快地,力量包覆著我的身體帶著一起竄出地面;我,終於又重回土壤之上。

 

大雨繼續降了一會兒,沒多久漸漸轉小,後來全停了。雨停後,烏雲散開,來了一道彩虹;這個時候,感覺凋謝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了,現在只覺得身邊的土壤濕潤舒服。我靜靜地浸潤著,靜靜地,等待再次綻放的季節來臨。

開過五間民宿和一間咖啡店,寫了十幾本旅遊書,現在正經營一間出版社,飛鳥季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