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王偉忠/一點點溫柔

文/王偉忠

 

我有個國中好友叫野貓,打小玩在一起,當年還聯手寫武俠小說、黃色小說賣給同學、騙同學錢。幾十年後再見,他成了知名紫微大師。問他看了這麼多命盤,人是不是真的有「命」?野貓說,人,是真有根絲線和「上面」懸著!對我來說,Juby的境遇十足命運捉弄人,但她即使讓線懸著,為母則強,依然奮勇搏鬥。

 

第一次見到Juby時,她留著一頭長髮,在她先生馬兆駿馬爺的葬禮上。馬爺與李宗盛、羅大佑都是台灣最感性的音樂才子,那時他擔任《星光大道》評審,Juby生第三個孩子時,馬爺還在錄影、心繫產房,當順產消息報進攝影棚,第一時間陶子沒單獨告訴馬爺,她走上台,在節目中宣布母女均安,這大男人當場哭了,也許因為馬爺的眼睛極小,哭起來特別感人,神情令人難忘。但孩子滿月不久,馬爺卻心肌梗塞走了。在葬禮上我對初次見面、帶著三個孩子的Juby說,「任何需要,請讓我知道。」

 

到了這年紀,接到白帖的機率比紅帖高,一開始多震驚、惋惜,一段時間過去,各自歸位,我們會說是時間沖淡了一切,但對當事人家屬來說,冷暖自知。若干年後,剪成短髮的Juby說,希望由我擔任經紀人,隨即簽她當藝人,協助處理工作。又若干日子後,她談戀愛了,對象是湯志偉,在媒體上掀起軒然大波。雖然志偉早已離婚,卻沒讓媒體知道,接下來,一連串的假正義批鬥,他倆成了台灣滅這滅那運動的箭靶。其實熟男熟女談戀愛,若無真心,誰會挑個帶著三個孩子的媽……(sorry,好像失言了!)

 

後來,我常在教會見到Juby與湯志偉,也參加了他們的婚禮。很多事情(例如婚姻)可能開端幸福、不幸收尾;沒有幾人能像他們把不幸變成天大的幸福。每次見到他們都是一大家人,湯媽媽、Juby媽媽、志偉、Juby加上四個孩子。我說,他們應穿個家族T恤,這些寫yours,那些寫mine,但婚後通通改成ours。他們兩夫妻讓不同背景的人融合成齊心同力的大家庭,光是這點,就是許多政客幾輩子做不到的。

 

最近跟湯志偉合作舞台劇《同學會》,每次彩排,Juby都在。婚後的志偉可說是周遭所有中年人中笑容最多的男人。身為馬爺的好友,我跟Juby還是常提起馬爺好笑的事情。我更想說,在某個平行空間中,相信馬爺一定想說,「謝謝你,志偉!」

 

(妳可能還會想看:牽手是愛情的表現)

 

 

本文出自《愛,就是饅頭夾蛋》推薦序/寶瓶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新書推薦─愛,就是饅頭夾蛋

看見Juby與湯志偉的故事,讓我們感動於重組家庭並不是就沒有幸福的權利,而愛,是一切的答案。相信能鼓舞更多失婚者、喪偶者勇於追求自己的幸福。

 

寶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