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姊妹背叛比愛人出軌更心冷

那年我剛出社會沒多久,在打工的餐廳認識了一個小我兩歲的女生,(我已經忘了她的名字,為了行文方便,下面就稱呼她為小安。)不知為何小安對我特別親熱,一直「姊」「姊」的叫我,像隻剛出生的小鳥一樣黏在我身邊,沒有姊妹的我沒多久也把她當成自己妹妹看待,奇怪的是小安下班從不像其他人一樣急著回家,總是賴著我陪她到三更半夜,要是我沒空,她就一個人跑到當時很流行的24H漫畫王待著。

 

小安告訴我她的故事:原來她母親再婚,小安長期被繼父性騷擾才離家出走自立更生,因為身上錢不多沒錢租房子,於是下班後就四處遊蕩在麥當勞或漫畫王住宿,我自己也是單親家庭的孩子,一聽很能感同身受,便開口邀小安來跟我的套房一起暫住,房租水電依舊我照付,反正一個人住也是同樣開銷,小安很感激的說,我這個姊姊對她真好,其他同事私下力阻,但我就覺得你們這些家庭健全的哪懂我們的苦。

 

住在一起沒多久,我就發現小安的生活習慣不佳,髒衣服內褲亂丟,用過東西從不歸位,擅自穿走我衣服,說了幾次不見改善,為了不傷感情,我只有事後自己默默收拾,OS當姊姊真是不容易。

 

小安領到全薪的第一個晚上就徹夜未歸,手機也關掉,在公司遇到時只是輕描淡寫說跟朋友出去玩。之後都是呈現有時回家、有時消失的情形, 畢竟只是室友我也不方便多說,直到有晚發現小安帶男人回家過夜。

 

雖說那是她的自由,但半夜上廁所發現一個陌生男子沒關門出現在你家廁所裡真的很驚悚,而且對方還一臉小混混的樣子。小安被我唸了幾次態度開始變差並且申請調班,我也漸漸後悔自己因為一時頭腦發熱給自己找了麻煩。而另一同事告訴我:小安哭哭啼啼的和其他同事訴苦,說我欺負她、把她當跑腿使喚、並常在背後說人壞話。

 

小安不知道的是當時的同事曾有革命情感,她爆料的內容根本沒人相信,事後我當面問小安,她卻一概否認,說是同事誤會她的意思。

 

之後我請她擇方便的時間找房子搬家,一來她已有穩定收入,二來套房真的很小,最重要的原因沒有說出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已有了嫌隙,小安很爽快的一口答應後,又一段時間消失未歸,終於某日我回家的時候發現家中亂的像遭了小偷,原來也還真的遭了小偷:小安不只搬家還順便把我放在家裡的一切值錢物品都搬走:包括當月薪水、親朋好友送我的珠寶黃金首飾、連衣櫥裡質料比較好的套裝、皮包都沒放過,還留了紙條表示她有急用,以後會還我,然後當然從此人間蒸發,我只好先跟公司預支薪水,同事個個說:「妳看吧我早知道」。

 

之後我沒學乖,又陸陸續續認識了幾個閨蜜,大同小異的故事重演,那種感覺就像是別人都說他是爛人妳不信,覺得大家只是不瞭解他,交往後發現他真是個大爛人還拋棄了妳,大家都罵妳是白癡,妳也無法回嘴,只能自己呵呵笑,因為妳真的是個白癡,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不過更心冷一點,因為妳始終不明白,為什麼女人要這樣對待女人。

 

直到將近三十我才明白有些人把友誼當成是結婚前過渡期打發時間的對象,因為她們終身尋尋覓覓的角色從來不是更好的自己,而是當男人的附屬品。我慶幸自己現在身邊都是真正的朋友,也還好,我也是真正的朋友。

 

凌茜粉絲團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有一種背叛比情傷還可怕!閨蜜/姊妹暗黑內鬥史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