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結婚女郎」的1、2、3、4、5

/周昊

 

一場又一場孤獨的戀愛,在那些「自以為是」的情節裡,直到分手,才驚覺原來不過是一廂情願的獨角戲,回憶起「那些年的戀愛」,背景樂彷彿聽見心碎的聲音⋯

1、2、3、4、5︙

 

  這5個數字唸起來不過就是就5秒鐘的時間,但對於河之來說,每一個數字代表著一段過去, 每數一次,過去就像揮不去的夢靨,提醒自己過去的戀愛有多慘烈,遇到過幾個MR.Wrong,談過幾場不怎麼「稱頭的戀愛」,那算是戀愛嗎?每回數數血液變在身體裡翻滾,她常想或許就是這些數字讓她變成了今天這樣的「自己」,變成一個大家眼中的「結婚女郎」,變成一個與情感漸漸絕緣的女子,但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從極度渴望到與愛情漸行漸遠,1、2、3、4、5︙

用「結婚」擺脫宿命

老人家常說:「女孩子不要算命,要真的到了走投無路的時候再去算命,才會轉運。」河之的好朋友Jacky聽說城隍廟那裡有位道長算命超級厲害,於是帶著河之去試試,反正算得好不好,已經都這樣了,河之死活堅持要去算算。拿著別人推測的命運似乎要比自己看待自己的命運來得更加清晰。

 

  Jacky和河之兩人並排坐定在道長面前,道長神情淡定,拿出一張白紙,放在Jacky和河之之間,捋了捋鬍鬚說:「誰算,誰寫。」河之在紙上一筆一劃地寫上—于河之,出生於四川自貢,1976年,農曆3月22日出生,早晨6:00。

 

  道長看了看白紙黑字的筆體,又端詳了半天,開口說:「小姐,妳是姻緣曲折的人,我覺得這次妳一定會離婚,但是這是妳最後一次離婚。」道長看著河之說:「第1段愛情是你無法選擇的愛情,父母指配,妳除了接受別無選擇。第2段愛情和第3段愛情糾葛在一起,結了離,離了結,結了再離。妳的心也散了。第4段愛情,是妳莽莽撞撞想要逃避愛情時遇見的愛情。妳的第5段是再也離不開的愛情,當然只是感情,而非婚姻,你們倆會長久地走下去,但卻無法與對方相愛,互相慰藉的只是身體和那些無關緊要的小事。所以,妳的劫數是5,你的命運開始也是這5,不要瞻前顧後,珍惜眼前人,才好。」

豐富的情史,連好友都不知情

  回家的路上,Jacky再也忍不住問河之:「哎,妳也太猛了,道長說的可都是真的?」河之:「嗯。」Jacky:「妳也太淡定了,就回答一個嗯字,把這5段感情就這樣過去了?我們認識快有5、6年了吧,怎麼道長說的事,我完全都沒有跟上進度?」

 

  河之說:「妳想要聽哪一段?還是我這絕望而又想要掙扎出來的糾結人生?」

 

這麼多年,這些事就像塊石頭,把心重重地壓著,絲毫沒有任何喘息的空間,久而久之,她不但懶得跟人提起,就連自言自語,也都不願觸碰到感情這個部分。那些過去不是絕口不提,而是壓抑的太深,也就幾乎連自己也欺騙了,彷彿這些人從來不曾出現在她的生命中。

 

她回憶起那段感情,褪色的猶如牆上的壁紙。

  嫁給第一個人,不是她心甘情願的。在四川老家這樣的地方,到了年齡還不出嫁,是會被人指指點點的。17歲的花漾年紀,連選擇人生的機會都沒有擁有,就成了陌生人的妻子。但她真的不甘願一輩子待在小山村裡,成天餵豬、種田、帶孩子,因為父母的安排她選擇順從,但對那樣年紀的少女來說,誰不想離開那鬼地方呢?

 

  誰想連青春都還沒開始就結束呢?那時她的心裡還是偷偷地盼望著,要能夠離開,她希望能夠重新開始。

 

原來愛情也有賞味期

  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她碰到了第二個人、也是第三個人,那年23歲。她第一次在城裡朋友的飯館裡遇見他,一臉書卷氣,對他一見鍾情,一心只想跟著他,純粹地只要待在他身邊就像擁有了全世界,她想,那應該是我第一次遇見「愛情」,也是第一次最靠近愛情。

  之後她跟著他到了上海,令人眼花撩亂的繁華之都,從純樸的小山村到車水馬龍的城市,空虛常會在獨處時鑽進心扉,然後濃烈的愛情也跟著縫隙悄悄地流逝,她終於嫁給了「心上人」,卻敵不過殘酷的現實,他變了,原來在美好的愛情都會變質,他終於還是從枕邊人變成陌生人,「相敬如賓」的情感還是成了「相敬如冰」的隔閡。她甚至想不起他轉變的過程,也想不起來他說愛她的誓言。原來,愛情如同香醇的烈酒,久了還是會在空氣中揮發不著痕跡。

 

  河之想要成為上海人,或許成為真正的上海人,她也可以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她跟他離婚後,終於意識到久違的現實,她回頭去找他,想跟他重新開始,所以她要自己吞下那些不愉快,那些她離開他的理由,再一次嫁給他。

 

  後來她找了銷售的工作,因為業績不錯,順理成章買了房子、車子。隨後他們有了現在的女兒,河之覺得為了女兒,要更加努力地賺錢,至少不要再複製她曾經有過的生活。與他再婚的這段日子,工作填滿了她的內心,但心靈卻反而被整個掏空殆盡,現實就像一隻獸,吃掉了她的愛情與夢想。她學會了向現實妥協,她學會了拋開一些,只為了能如常的生活。但後來她又遇到了另一個人才知道原來自己的靈魂還活著,沒有被現實的駱駝拖走,所以她,又離婚了。離婚不是因為別的,是她不想要湊活的過日子,她對於愛的渴望是無人能及的,她還抱有希望,不管如何,知道自己依然期待愛情,正好兩情相悅,愛情的濃度是相同的,那年她,32歲。

愛情之於婚姻,如同鴉片

  結婚、離婚之於她,如同喝水與呼吸一樣自然,頻繁的程度連她自己也不懂,這樣的尋覓是為了什麼?

  33歲,河之的第四個人出現了,她在的四個人身上學會的愛情課題是「價值觀」,她終於明白自己再也無法和「價值觀不同」的人一起生活,她又離婚了,她變得沒有安全感,意識到「錢」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比一切都重要,有了錢她可以獲得一切她想要的安全感。

  離婚時,河之的老公問她:「妳要什麼?」河之毫不猶豫地說:「我要孩子和一筆撫養費。」為人母最本質的選擇,過了不久,撫養費被河之揮霍光了,她又把孩子送回前夫身邊,告訴前夫:「我不要孩子了。」

 

  前夫問她:「那我的錢呢?」河之:「花光了。」沉默,她知道自己再也無法愛上任何人,包括女兒,在她的人生觀裡,已經沒有誰愛誰,只有誰對誰有用,誰對誰沒有用。

 

她真的成了孤孤單單一個人。

 

一場不曾痊癒的愛情感冒

  39歲,河之的第五個人。河之:「你還要聽嗎,Jacky?算了,不管妳聽不聽,我都要說。」Jacky開車,河之依然自顧自的說著,第五個人,他每天打牌,不回家,所以我也自己玩自己的,這樣挺好的,大家互取所需。」

 

  Jacky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問河之:「你有沒有覺得對不起妳的女兒,每天寄宿在這個朋友,那個朋友家,她從來沒有得到過妳完整的愛?」河之苦笑著說:「完整的愛,我還沒有得到過完整的愛,她怎麼會有?」Jacky回答她:「可是孩子是無辜的,她沒有錯,你給了她生命,就要對她負責。」河之嚴肅地說:「我怎麼沒有對她負責,是我沒有給她過好生活的機會,還是沒有給她買玩具,我每個月還要靠賺得的房租來照顧她。」

  Jacky無奈地搖搖頭,「河之,身為好朋友,我知道妳本質並非這樣,妳總是不斷地輪迴在愛人、被愛、背叛、遺棄、遺失的宿命中,帶著如此悲觀的態度談出來的愛情怎麼可能完美?怎麼可能得到妳想像中契合的另一半,當你覺得自己可悲,可曾想過妳的前夫們與女兒,可曾獲得妳真心的付出?」河之望著遠方:「所以我想要離開,卻又離不開,因為他無慾無求的對我好,而我只把他當成生活裡的﹃需要﹄。」Jacky:「妳仔細想想吧,或許妳已經喪失了愛人的能力,已經分不清什麼是愛,什麼是需要?」沉默,在兩個女人間蔓延,有一種淡淡的哀傷,也像一場不曾痊癒的感冒侵擾著她的心,或許她從來就不曾在「完好」的狀態下認識愛情,認識她生命中的1、2、3、4、5︙


老派戀愛救急觀點:

 

愛情不是唯一的救贖

 

  我常常覺得愛情沒有什麼規則與公式,但有個不變的基數是「愛自己」。所有愛情的問題到最後都會以這個答案作為總結。但「愛自己」的同義字絕對不等於「自私」。渴望讓愛情成為人生的救贖,這無疑是飛蛾撲火的舉動。3、4年級的愛情很老派,他們也許是相親結婚,但卻可以白首偕老,一樣是從「陌生人」睡成「熟人」,又從「熟人」睡成「自己人」,這過程只差了一個「認命」與「了解」。

 

  於是在3、4年級的「認命」中,愛情從一知半解中開花,然後慢慢地再從絢爛歸於平淡,人之所以擁有缺點是為了要找對的另一半來填補,但沒有人天生密合,即使有,也微乎其微,老派戀愛會將自己的稜角慢慢修飾好成為填補對方生命中的彩石,而現代的愛情碰撞出激情也易碰撞出傷口,然後就轉身離開,但這需要經過多少次的碰撞才能找出契合的另一半,或者對方也只差一點點就能填補進你的生命。

 

  或許修飾那些稜角的人也從來不會是自己或是另一半,而是時間。在河之的這場戀愛中,她彷彿閉著眼睛,抓到了誰就是誰,卻從來沒有想清楚,需要與獲得真正的意涵,於是愛情就像一個又一個命運的玩笑,到頭來只是一場又一場孤獨的戀愛。

 

在救贖自己與他人的愛情之前,先用X光徹底把自己掃描一遍,弄清楚自己到底是為了愛還是需要,才愛上眼前的這個人,這才有幸福的可能。

 

本文出自《把你自己還給你2:設計愛情把自己準備好,才能遇見值得愛的人》立京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