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巫啟賢/深深的祝福和關心

文/巫啟賢

 

上帝就像是一根針線,把本來生命中毫無關係的人事物一一的串連起來,卻讓你毫無預警,只能且串且珍惜。

 

因為當年被劉文正從新加坡帶到台灣發展,從而跟馬兆駿展開二十年亦師亦友的情誼。一九九八年,我被台灣驅逐出境,只好回新加坡長住,老馬(馬兆駿)也常來看我,甚至後來到新加坡風格唱片公司當上音樂總監,也就長住我家,從此音樂、笑聲、啤酒、烤肉和朋友們就成為家裡的主旋律。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Juby也常跟隨老馬到家裡來了,當時覺得她就是天生的媽媽桑,瞬間就跟家裡所有的生物打成一片,就像是自己的地盤一樣。因為她來自台中,我就說她是台中狗妹,問她怎麼跟老馬走在一起的。

 

她說老馬到Pub裡聽她唱歌,混熟後約到家裡研究音樂,不小心研究到變成他女友!後來他們回台灣結婚了,老馬在工作上也不是很順,有時住台北,有時又聽說到台中發展,後來我被台灣解禁回到臺北,看到的Juby已變成典型的孩子們的媽,當初的狗妹特色已蕩然無存,完全變身為歐巴桑��!

 

二○○七年老馬突然過世,我到太平間去看她。她跟我說老馬最聽我的,要我把他叫醒,我只能抱著她,安慰她,知道從此以後老馬這王八蛋留下的這個妻子和三個孩子跟我是有得玩的了。兩年後,有一天,她跟我說失去丈夫的痛苦這件事,她還是感謝主。她知道上帝給她的苦難是丈量過的,是她能承受的,是上帝看得起她!

 

接下來的日子,Juby像變了個人似的,從一個歐巴桑變身為職業婦女,開始在演藝界活躍起來,又演戲又主持,當年的狗妹特色也復活了,圈裡也給了她一些機會和相助。也許是上帝對老馬在音樂界的貢獻給的一些回饋吧,但是Juby也很爭氣。二○一○年農曆年,我帶家人去普吉島渡假,也邀請Juby帶小孩一起來,她跟我說跟湯志偉是好朋友,能不能志偉也帶兒子一起來。我問她這是什麼狀況,她說志偉早就離了婚,只是一直沒對外說,大概有難言之苦衷。我說沒關係,朋友多,一起玩更開心。

 

度假後幾個月,我從北京回台北度假,她約我吃飯,說有個祕密告訴我,她跟志偉談戀愛了,不想隱瞞我,我「吐」她我是有點瞎,但我老婆美君早看出來,只是當時不拆穿罷了。她說我就是她哥,這事也只能跟我說了,希望我能祝福。

 

後來她和志偉主持了一個好消息台的節目,他們的關係被台裡知道了,因為一個是寡婦,一個是沒有公布離婚的男人,台裡考慮這情況將來可能會被人詬病,對一個基督教電視台的形象不好,就只好請他們下課了。他們跟我說時還有深深的不平,覺得好消息台不夠愛他們。我跟他們說,要是我是台長,也會做同樣的決定,相信這決定對台裡來說也是痛苦的。當時我對他們說,我希望這段關係是能被神所祝福的,但是條件是這段關係必須要合乎神的要求,也就是名分清楚、是聖潔的。也許當時志偉有太多的苦衷,沒有當機立斷的處理,後來就如我所預料的,被媒體曝光了這段關係,也因為彼此都妾身不明,而被形容得很複雜了,但是世人對一件事的好奇和八卦都不會持久的,他們也不是城中八卦的焦點人物,很快的,這事就連舊聞都不是了。

 

我相信他們倆的情意和誠意,但是志偉只是個演員,一個離過婚,帶著一個兒子,面對的愛人是個帶著三個小孩的女人,的確考慮得更多,甚至更沉重。他們常常向我傾訴,要我的意見。我說如果靠你們目前的條件的確寸步難行,前路茫茫,但是如果這段關係是合乎神所要的,將來一定被神祝福,所以一定要先求神的國神的義。

 

終於兩人鐵了心,決定結婚了,這個決定得到所有主內弟兄姊妹的祝福。我相信這個新的家庭將來會有不同的考驗,有歡笑,也有淚水,但不管如何,都會有我深深的祝福和關心,因為老馬是我天上的弟兄,志偉和Juby是我地上的弟兄姊妹,他們的孩子是我的孩子!

 

 

妳可能還會想看:

 

王偉忠/一點點溫柔

牽手是愛情的表現

 

 

本文出自《愛,就是饅頭夾蛋》推薦序/寶瓶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新書推薦─愛,就是饅頭夾蛋

看見Juby與湯志偉的故事,讓我們感動於重組家庭並不是就沒有幸福的權利,而愛,是一切的答案。相信能鼓舞更多失婚者、喪偶者勇於追求自己的幸福。

 

寶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