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30歲還沒有對象的凶手是?!

就從維多利亞回覆我約會的訊息開始說起吧。

 

維多利亞是個可愛的女孩,粗枝大葉的單純帶著些微的喜感,跟她相處是很愉快的。那時答應她等我跑完馬拉松再約吃飯,但連自己都很難掌握自己的行程,畢竟很多時候大家的一時興起最後反倒都不了了之,卻也默契十足地各自相安無事。沒想到那晚她卻傳訊息跟我說之後會很忙,所以剩哪幾天可以讓我挑選。

 

老實說看到訊息我有點驚嚇,驚嚇的不只是她誠意十足的來履行飯局,更讓我驚覺甚麼時候我變成很沒誠意的混蛋?!

 

你有發現到工作改變我們甚麼嗎?我們變得很容易上下交相賊。

 

畢竟工作之後,看到太多鬼,而鬼都會說鬼話;然後莫名其妙的我們也變成鬼,也開始變得很會鬼話連篇。比方說我的工作教我如何拿一百塊去買一百五十塊的東西,或者把一百塊的東西賣給客戶一百五十塊。於是開始各懷鬼胎,話中有話,有所保留。先亮出底牌的是傻蛋,而沒有人願意當傻蛋。

 

在職場這是保護自己的一道機制,但它無聲無息蔓延到生活,卻成了禁錮真心的一道枷鎖。

 

畢竟「加班」、「我那天有工作」真的是很好打發的理由啊,就算婚禮生日趴彌月抓週等儀式,都擁有絕對豁免權。而既然我們用這樣絕對無敵的擋箭牌回絕一些不想參加的約(但我的朋友啊~我是真的有事在忙,千萬不要因為我寫了這篇而沒了你們這些朋友),所以當別人也用同樣的理由去回應我們,我們開始預設立場—

 

啊~~他大概是不想跟我約會吧。

 

如果只是單純的邀約就只是少吃一頓大餐當減肥,可是如果是曖昧不清,敵暗我明的約會,僅管對方打槍的理由是名正言順的,自己卻又開始演起小劇場:「我再約他,不就顯得自己很沒行情嗎?況且…他為什麼不自己來約我?」

 

很好!你準備跟這個人,以及可能發展的戀情說再見吧。

 

因為我們在那麼市儈的職場上打滾,看太多假意,然後也變得虛情沒誠意。我們講太多客套話,也懷疑講同樣話的人是不是在假惺惺;我們知道怎麼搪塞同事主管,於是也預設對方是否用同樣的方式在敷衍一場約會。

 

換言之,「誠意不足敗事有餘」變成30歲之後還單身的我們,口耳相傳的「想很多」。只是我們以為是想很多對方的事情,其實是想很多怕傷害自己。畢竟30歲了應該是個成熟的大人,大人還受傷,被當蠢蛋實在是件很糗的事啊。

 

所以我們少了初生之犢的勇氣,少了搭建心跟心之間橋樑的誠意;卻多了很多預設立場跟自言自語。我們把自己包覆的很好,期待總有個誠意十足的人來剪開這些蛹繭。所以才會有「姊弟戀」,因此才會有「老少配」,畢竟只有沒社會化、不客套的人才能真心誠意,勇氣十足啊!

 

  於是,我賭上爺爺的名義告訴你,30歲還沒找到對象的兇手就是—誠-意。所以從今天起,試著把工作的那些客套、言不及義的說詞收起來,端出誠意來場約會吧。我相信,一切都會非常的容易。

 

  畢竟沒有誠意,說甚麼,又有誰會信呢?

 

 

王小賤的賤人賤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