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從他給的心癌中痊癒

她很愛的男人,一直有別的女人。

 

其實這個狀況有一半是她自找自受,原本他們同居,有天她發現男友有砲友,在她追問後男友坦承不諱,然後直接跟她說他還不想定下來,他無法給承諾。

 

本來應該是她主導的局面,在男友反過來提出分手後完全崩潰了,她哭著求男友說不想分手:「你不愛我了嗎?」「可是我發現我無法只跟同一個女人上床,妳看這幾個月我是不是都沒碰妳?因為太麻木了像例行公事,我根本沒辦法有性慾。」「那你跟砲友上床,你喜歡她嗎?」「那就是純發洩,根本沒感情,男人精神跟身體是分開的。」最後她居然跟男友達成協議,允許他跟別的女人上床,只要精神不出軌就好。

 

一開始他們誰也不提,她知道男友開交友軟體約砲,但假裝他只是在玩手機遊戲,男友半夜三更回家,她明知他一定是在哪個女人的床上,但假裝他只是出差去了,唯一知情的姊妹苦勸她清醒分手,她故做瀟灑的替他辯護:「他還是對我很好啦,心在我身上就好,偶而偷吃沒關係。」可是漸漸地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男友的手機她就覺得頭暈,一種沈重的感覺壓在胃部,某晚男友半夜回家後久違地壓在她身上求歡,完事後她靠在他身邊問:

「你今天怎麼會突然想?」

「喔,那女的臨時不要了,超機車的。」

靠著他的那半邊突然一陣冰冷入骨,她胃部如吞千根針般刺痛,眼淚不自覺流出眼眶,他似乎沒有察覺,很快就打起呼了,在黑暗中她擦去眼淚安慰自己:他本來就是一個不細心的人。

 

她失眠的時間越來越長、食慾越來越差,氣色越來越憔悴,連同事都看出來不對勁,叫她去健檢,他卻渾然未覺。

 

健檢當然檢查不出病因,因為她得的是心癌,手機的交友軟體、男友身上陌生的沐浴乳香味、後車廂陌生的女性衣物都是導致癌症的主因,但她相信男友的心還是在她身上的,否則他為何不搬家?

 

她生日的那晚,男友帶她去很好的餐廳吃飯,就像回到了以前還甜蜜的時候,餐後走出餐廳男友對她說:「妳先回家好不好?我還有一個約。」

「什麼約?」「就一個朋友。」兩人都很清楚是怎樣的朋友。

「今天是我生日,你一定要這樣嗎?」她哭著說。

「不是都說好了嗎?做不到乾脆分手。」他不耐煩的說,最後竟然將她留在原地駕車離開,獨自站在下雨的街邊,她終於肯跟自己承認:他之所以這樣傷害她,不是因為他不懂,而是因為不在乎。

 

愛情中的女人是個騙子,最擅長的就是欺騙自己,比最好的律師還擅長辯護,可惜辯護的對象卻是傷害自己的男人。然而終有一天妳會清醒、會發現再也騙不了自己,那一天妳會承認他真的沒有那麼喜歡妳,但還好如此,妳才有機會從他給的心癌中痊癒,否則妳就得跟這爛人無止境耗下去,永遠學不會愛自己。

 

凌茜粉絲團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