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唯一做錯的,是還愛著劈腿的他。

妳還是很難相信他會劈腿,如同,妳也很難相信自己竟然還深愛著劈腿的他。

當初,若不是妳的第六感提醒,若不是去冒險翻看訊息,妳哪裡會曉得,牽妳的那雙手,會留有其他人的餘溫。上一秒還相愛,下一秒就背著妳叫別人親愛,妳知道翻臉會比翻書還快,但就沒料得,愛情轉移也能如此有效率。

事發以後,看著他在妳面前若無其事的模樣,有時妳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但那血淋淋的證據,卻也不是平白無故被擺在那裡,偶爾妳感到悲傷,偶爾做噁,然後偶爾,妳會責備自己,是不是哪裡不夠好,他才會需要另一份溫柔。如果要搬家,也總是需要理由,到底是妳過於陳舊,還是讓他待得不夠舒適,愛情走到這個地步,妳覺得自己也責無旁貸。

但妳什麼也不敢說,怕說破了就什麼就都沒有了。所以妳繼續假裝無知,甚至希望自己能夠失憶,只因為妳不希望自己,連喜歡他的動力都沒有。怎會落得這種地步,妳也不知所云,就像孩子犯了錯,妳到處和別人致歉,卻沒有想要教養好他,只覺得是自己虧待了他。

可是即使妳這樣百般為這段感情著想,他卻沒有收斂的現象,他還是能做到兩邊討好,又或者是,妳心甘情願他對妳的好,這樣就好。

喜歡寫作,喜歡說故事。沒有過度浮誇濃烈的愛情,只希望為每個人留下一點註解。 PS. Love&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