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適合,磨了再久也不會合

Share

Advertisement

姑姑跟姑丈,過年前夕的這幾天,吵著要離婚。

雖然這鬧劇對我們來說並不陌生,因為從小到大看著他們吵了又吵吵了又吵,各種光怪陸離的理由都可以吵到連樓上鄰居都來勸架。

譬如說買牛奶。

姑姑喜歡喝果汁牛奶,姑丈覺得鮮奶比較健康。

「鮮奶才是真正有營養的東西,只有妳這種沒知識的人,才會去買果汁牛奶。」姑丈說。

『那請問你的知識能值多少錢?你的知識有幫助你順利升遷並且加薪嗎?你的知識有讓你多幫忙分擔一點家裡的開銷嗎?如果都沒有的話!不好意思,替這個家付出最多的我想喝什麼就喝什麼!』顯然姑姑是被姑丈的話激怒了,於是不甘示弱地不顧他人眼光,在超市裡就扯開喉嚨,跟姑丈槓了起來。

「妳想去死就隨便妳去喝什麼,我根本不想管妳!我只關心我女兒可能也會因為喝了不健康的牛奶,而智商變得跟妳一樣低!」

其實你說他們夫妻倆像嗎?我覺得還滿像。他們都很擅長用口無遮攔的技能,想盡辦法要把對方撂倒。這種拼了命想要致對方於死地的鬥爭,在外人看起來是異常地痛苦,但或許在他們的世界裡,這是一種夫妻之間的無法被取代的情趣也說不定。否則,為什麼這種極具殺傷力的措詞,他們可以如此行雲流水地運用自如?

以上的場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所以他們發揮的程度其實非常受限。但我想說的是,他們的底限畢竟跟我們一般人是不太一樣。那樣的情緒反應對他們來說,已經算是非常理智了。

來看看他們為了要讓表妹讀哪間國中,而吵到差點要開瓦斯那次好了。

「你說的那間升學率根本不高,念出來了到時只會跟你一樣沒出息。」姑姑說。

『妳不要又自以為是了,選妳的母校根本是自作聰明,念出來之後只會讓我的女兒變得跟妳一樣無知。』姑丈冷冷地說。

「對,我無知,我就是無知才會嫁給你這個吃軟飯的廢物。」姑姑不甘示弱。

『妳敢再說一次,我就跟妳離婚。』長期因為薪水比姑姑低,而時常被姑姑瞧不起的姑丈,一聽到「吃軟飯」這個關鍵字,理智線就會暫時斷線。

「我有講錯嗎?家裡的負擔難道不是我一肩扛起嗎?請問你負責了什麼?也不就管你自己吃喝嗎?你還有臉在這裡跟我嗆離婚?」姑姑爆氣值全開。我想,姑丈薪水不高這件事,可能在姑姑心裡是一個過不去的坎吧!

『搞清楚吧!像妳嘴這麼臭的女人,能有人願意跟妳結婚妳真的就該去辦個三天三夜的謝神宴了!跟妳結婚不過就是我慈悲做功德,妳還以為妳真的有多偉大?長得那副鬼看了都想哭的臉,還好我女兒長得不像妳,真是萬幸。』

理智線好像從來沒接上的姑姑,一個箭步衝上前去,甩了姑丈兩個耳光。姑丈楞了一愣才回過神來,頓時感到一陣強大的怒氣從心臟燃燒到整顆腦袋,讓他完全失去思考能力……接著下一秒,他已經眼睛佈滿血絲,使勁反扣住姑姑的雙手,讓姑姑痛得死命尖叫。

可能是姑姑的叫聲太悽厲,把暫時失去理智的姑丈給叫醒了過來,於是姑丈趕緊放手。這時瘋狂飆淚的姑姑依然不甘示弱,她衝去廚房把接著瓦斯桶的瓦斯管拔掉,尖聲鬼叫地說:「來啊!要死大家一起死!」

最後這場鬧劇,是由警察來收尾的。他們也因此暫時分居了一陣子,最後我也忘了為什麼他們又和好了?但是類似這樣的爭吵,說真的我親眼看過無數次。(比這誇張的還有很多)

我曾經問過姑姑,「為什麼你們常常吵架?」。姑姑說,因為我們個性不合。我又問,「那為什麼不離婚?」

『要不是因為妳表妹,我早就想跟那個廢物離婚了。我當初根本就不應該嫁給他!』姑姑說。

是啊!如果不適合,當初根本就不應該得過且過地去結這個婚。因為這樣的婚姻走到最後,很有可能只是無盡的痛苦與折磨啊!因為磨合的過程,本來就是一種消耗,所消耗的都是你們之間最珍貴的情感……越不適合的兩個人,所需要消耗的情感越多。

但又有幾個人,經得起這種令人感到心力交瘁的考驗呢?

柳喪彪粉絲團

Advertisement
柳喪彪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