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為愛調整一下步調,好嗎?

 

對於感情,她喜歡明明白白,遇上心儀的人,總希望談開確定,她不喜歡曖昧所帶來的不定感,因為他沒時間。她一直以來都是如此,訂下一個目標之後,就算路會轉山會繞,但方向清清楚楚地在她的心裡,就不斷朝著那個方向邁進,她不停止,也不回頭,她一直都在往前衝,追著自己想要的一切。

 

衝刺的路上,她與他擦身,他正步伐緩慢地走在人生的路上,她轉頭探了他一眼,兩人四目交會,情意有了交疊。她刻意放緩了腳步,只因為喜歡他陪伴著的感覺,跟著他一起走了一段路,溫暖、平緩、開心。只要她不抬頭眺望自己當初所訂下的目標,不去計算自己離夢想還有多遠,不去思考自己與計畫落後了多少進度,只要她對自己的未來閉上雙眼,就能去好好享受這種緩慢的幸福。

 

但是,他實在是太緩慢了。他不在意時間的速度、不在乎生命稍縱即逝,他說自己有目標,只是達不達成都無所謂,人生就是一段時距,起點清清楚楚,終點永遠未知,但這段長短不定的時距裡,要活得飽滿、快樂。他跟她說,人要「慢活」,好好品味生命,好好活在當下,他的確喜歡她,希望她一直在身邊陪著,他勸她放慢腳步,別想太多,「幹嘛把自己活得這麼累呢?」

 

 

她覺得這番話頗有道理,過去這幾十年的生命,她都一直在衝刺,也開始有了疲憊感,或許休息一下,放緩腳步,對她是有幫助的。她於是棲身休息,但休息的時間越久,就發先許多原本落在她身後的人,都逐漸超越。工作為重者,開始闖出一番天地;家庭為重者,結婚生子。他們都走進了人生新的階段,她卻一直停留在那個位子,前進速度緩慢到看不見位移。她又再度眺望自己所設下的那個目標,卻被他拉下,搖搖頭,要她別看。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