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三)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一)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二)

 

睡醒時,應該說睡意有點半強迫性地被趕走,只好惺忪地醒了。眼皮感覺到一陣明顯的熱度,一睜開就覺得十分刺眼,簡直就像有人拿著手電筒,開到最大亮度,直接在我的眼睛上不客氣地探照著。

 

防衛性地半閉半開了好幾次才逐漸習慣,揉揉右眼,想確認一下那道光的來源是什麼?原來,是昨夜睡前隨手放在床頭櫃上的透明清酒杯,角度巧妙地,剛剛好將外頭陽光反射到我的眼皮上。

 

看來,今天是個大晴天。

 

我放直枕頭,躺坐在床上,繼續下半場的賴床。透明清酒杯反射的光線,這時換照到我的腰,睡衣拉扯後向上掀出一角,我看著自己的腰,幸好沒有贅肉。我想起你最愛摸著我的腰,不是輕輕摟著的方式,是像服飾店店員搬動模特兒展示架時,雙手得先緊夾住模特兒的腰,然後使出某種程度的力量,才能順利移動。

 

老實說,我很喜歡你雙手在我腰上的這股力量,雖然有點粗魯,但很性感。我也喜歡摸完了腰,接下來發生的事:你騰出一隻手,先是拍拍我的臀部,然後停住,來回溫柔撫摸;接著你用另一隻手,從腰往上游移,撫摸著我身體的其他部位。你的手,一隻在上,一隻在下,在我身上來回探索著;好像你就是知道,我身體表面一定還藏著什麼,某個沒被你發現到的極為私人的秘密。

 

清酒杯反射的光線,緩緩移動著,我的腰也感受到溫度的緩緩移轉。跟你雙手的溫度不同,陽光的溫度十分清澈,沒有任何曖昧和隱瞞的成分,單純只是紫外線蘊含的科學性溫度而已。我移開清酒杯,移到陽光照不到的地方,翻開棉被,真的該下床準備出門了。

 

今天想去錦市場逛逛。

 

噢,對了,這個清酒杯,就是上次和你一起在錦市場裡買的。我還記得,當時你看上的是另一款偏暗色的陶杯,你開心地拿給我看,覺得我一定會喜歡。我內心搖搖頭。心想你的判斷,應該來自於平時我的穿著多以暗色系為主,這部分你的確觀察到了幾分;但關於我心目中的那個完美清酒杯,其實是透明無色的,你可能沒注意到,就藏在你挑的那個的正後方。

 

那天我沒想點破這件事,所以只好撒了一點小謊,當你拿給我那個暗色清酒杯時,我不斷假裝讚美。除了言語假裝,肢體動作也配合著一起偽裝,雙手緊捧著你幫我挑選的那個酒杯,但眼神刻意不經意地,游移到其他酒杯上。最重要的,猶豫的時間也必須假裝,隔了二分多鐘,才刻意讓你感覺我是不小心瞥見地,發現了那個透明無色的清酒杯。

 

離開飯店,天氣一片藍,就像昨夜喝的清酒「澪」的外瓶顏色。從烏丸通右轉四条通,再左轉富小路通,走進了有彩色棚頂遮蔽的錦市場。第一時間想先去找吃的,畢竟起床後到現在都還沒吃任何東西;出門前剛好錯過了飯店的早餐時間,但沒什麼好可惜的,平價飯店的早餐本來就不用懷抱任何期待。

 

「吃雞卵吧!」飢餓的肚子直接下達指令。錦市場裡那家有名的三木雞卵,上回吃過一次就念念不忘,記得那時我們買了小份的雞卵卷,一人一個。走沒幾步,兩個人就忍不住停下腳步,站在一間沒有營業的店門口,開始一口口吃了起來。

 

(文未完,請見下期)

開過五間民宿和一間咖啡店,寫了十幾本旅遊書,現在正經營一間出版社,飛鳥季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