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面對舊情人,從平常心做起

給芬妮:

 

  認識我到現在,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在講黃色笑話跟垃圾話。但今晚妳說前男友莫名其妙傳了一封問候的訊息給妳,讓妳的生活剎那間演變成民安所錯其手足的地步。基於一種(自以為)是兩性作家的使命感,以及(自以為)是妳好友的責任感驅使下,我決定好好告訴妳一些事情。

 

  首先我建議妳去翻一部很久以前的電影來看,電影叫「桃色交易」。不是要妳看伍迪哈里遜前額還有一撮毛髮的帥樣,或是年輕時的黛咪摩兒還是隻清純的性感小野貓。而是我好喜歡電影一開頭,黛咪摩兒說的那段話:

 

  「如果你想要某樣東西,就讓它走。它若回來找你,它就永遠屬於你;若它沒回來,那代表它從不屬於你。」

 

  我喜歡這段話曾帶給我心靈上莫大的安撫跟處之泰然,因為我好討厭還死纏著對方說:「嘿!這些美好的,你都不要了嗎?」的卑躬屈膝。我不是高雄義大,或者林口三井;我們之間的愛情可能過了季,退了流行,但我的愛,或者我整個人,可不願折價出清。

 

  儘管有段時間會很難熬,畢竟想望前任情人給點回應是很矛盾的心情—是解藥,也是毒藥。畢竟傷口好不容易用OK蹦金絲膏,面速力達母外加雲南白藥,胡亂敷了沒好至少也看不到傷疤。生活湊合湊合著過,他的再次出現只會提醒傷口依舊存在,甚至弄破結痂,鮮血淌淌流出。但好奇怪心底就還是希望他出現,或許總還貪圖故事能有個美滿結局。

 

  可是有多少人因為這樣的念頭,而耽誤更多更多的歲月跟時光。

 

  所以我會希望妳用平常心去回應這一切,看待他的隻字片語。如果戀愛是逢場作戲,分手只是終止合約的一個程序。他不應該,也沒資格在你的戲碼裡又嘎一角,甚至出點聲音也不可以,因為那會破壞你原本的節奏;你也不能再出現他任何的影像、畫面,畢竟合約停了就沒肖像授權,這樣是犯法的。

 

 那些曾讓我們眷戀的情感,不管是和平,或者吵鬧的方式結束,總該把它清空歸零;如果有緣份再起個頭,也應該是從零開始,而不是讓他不費吹灰之力的從殘垣裡重建。

 

  去保持平常心,反正他已經是個陌生人了,跟陌生人都是從朋友開始的。而且這樣很好,一來沒有人會因為朋友的訊息忐忑不安,再來你有可能多個很好的朋友,不是嗎?

 

分手是件殘酷的事情,沒有人願意以往的那些美好頓時成了只供憑弔的回憶。但分手是要我們學會一件事,就是去找回你原本生活的主宰權。如果你因為他的一則訊息搞得天翻地覆,那你這段時間說你過得很好,不就是白過了?

 

會這樣告訴妳,是因為我曾是期盼訊息的那個人,也曾是讓人期盼訊息的人。

 

當我想傳訊息給舊情人,那代表我過得不快樂,但傳了可能也會讓她不快樂;我不希望接到舊情人的訊息,因為那代表她過得不快樂,但我不希望她不快樂。

 

所以我選擇的方式是甚麼都不講,儘管有好多道歉道謝祝福關心的話,但就是不能講。因為我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保持平常心,如果有天能再遇到,那代表老天爺肯給機會去說想說的話。

 

「你好嗎?」這是我最想說的,也是我最想聽的。不煽情也不多餘,剛好。

 

祝妳奪回妳人生的主宰權

 

 

                                                     妳的朋友  王小賤

 

 

王小賤的賤人賤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