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同桌的他(下)

同桌的他(上)

 

文/喬一

 

007

去年在一個挺偏僻的山區做活動,人群中我被推擠著摔了一跤,腿正好撞在石頭上,疼得眼冒金星。同事來扶我問沒事吧,我爬起來拍拍手說沒事,貼了兩片OK繃繼續工作。

 

回去才發現半截褲子都是血,一瘸一拐地去醫務室,醫生說得縫兩針,但是醫務所沒麻藥。因為第二天還有任務,耽誤不得,我心一橫,縫吧,我忍著。

硬是忍著一聲沒吭。

 

同事在旁邊看著,一百八十幾的東北大男人居然眼眶紅了,他說哥真心佩服妳。

 

我還挺不好意思的,說:「這算什麼呀,我小時候做手術,比這疼一百倍都忍過來了。」

回北京F君來接我們,我一上車倒頭就睡,中途醒來聽同事在跟他聊天,說我早生個幾十年肯定是秋瑾。

「她在家也這麼要強?」

F說:「不,在家很愛撒嬌,經常看電影哭得眼淚鼻涕要我哄,跟個小孩兒一樣。」

同事很困惑:「為什麼?」

「因為只有在我面前,她可以不用堅強。」

 

我默默聽著,突然鼻子一酸。

我以前在書裡看過一句話,印象很深,說在人的一生中,遇到愛,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我想這就是了解吧。

 

008

公司要做一個關於懷念青春的策劃。

我給朋友們群組發了一條訊息:「你學生時代喜歡的那個人現在怎麼樣了?」

收到各種答案:

 「成了別人孩子的爹。」

 「結婚了,生了孩子,昨天晚上夢見他,還是那樣對我不屑一顧,好像不管我多努力,都追不上他的腳步,夢裡很難過,因為他沒有做錯什麼,他只是不愛我。」

 「學生時代只愛模擬試題。」

 

慢慢看下來,發現不小心也給F君發了,我倒也沒抱希望,他基本不回這種群組訊息,等了好一會兒,他果然沒回。

 

那陣子我們工作都很忙,我回家已經晚上十一點,他比我還晚。晚上睡得迷迷糊糊感覺他躡手躡腳地上床,幫我掖了掖被子。

 

第二天醒來他已經走了,我到公司才發現手機裡有一條未讀訊息,打開,看到他的答案:

 「成為我妻子,在我身邊睡著了。」

凌晨兩點四十五分。

 

 

009

跟F君剛談戀愛那會兒,我對這段感情沒有把握,他又是很固執的人,每次吵架都是我主動認錯和好。

 

有一回我們吵架,他晾了我一星期,我厚著臉皮賠笑臉,可他就是不理我,那天正好車裡在放張懸的「寶貝」,裡面有一句歌詞:﹡「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眉眼,讓你喜歡這世界……」﹡

 

我說:「你看這歌詞寫的不就是你嗎,跟個小孩兒似的好像世界都是你的。」

我自說自話了半天,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哽咽,心裡委屈得要死,心想不理就不理吧大不了分手。

 

一路無話。車在我公司樓前停下,我正準備開門,身後的他突然拉住我,低頭悶悶地說:「可是……我不喜歡這世界,我只喜歡妳。」

我眼淚唰一下就流下來。

 

010

我外婆年紀大了,腦子有些迷糊,全家只有F君能跟她溝通,我們都覺得特別神奇。有一年過年回老家,我幫媽媽做飯,F在院子裡陪外婆聊天,我聽到他在教外婆說英語。

 

「I love you,就是我愛你的意思。」

「你慢點說,矮什麼?」

F很耐心地說:「矮——那——屋——有——」

外婆信心滿滿地點頭:「記住了!」

晚上吃飯我故意問外婆:「聽說妳會說英語了?」

外婆很高興:「小F教我的。」

F歪著頭問她:「我愛你怎麼說?」

「矮……矮……矮……」她想了好久,終於想起來了:「矮隔壁有!」

一桌人都被逗笑了。

夜裡我出來倒水,看到外婆屋裡的燈還亮著,以為她又忘了關燈,走到她門前,看到她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捧著外公的遺像小聲說:「老頭子,愛隔壁有。」

……

那晚睡覺,F抱著我說:「外婆很孤獨,我們要多回來陪陪她。」

我突然很想哭。

不熟悉F君的人都覺得他很冷漠,寡言少語像塊石頭。

只有我知道不是。

 

他很溫柔,是我見過最溫柔的男人。

 

 

011

領證的前一晚我問他:「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他答:「不記得了。」

「可是,為什麼是我呢?」

「為什麼不是妳呢?」

「我很小氣,又愛吃醋。」

「我也是。」

「我怕自己不值得你喜歡。」

「我也是。」

「我沒怎麼談過戀愛,不知道愛情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

他溫柔地握住我的手:「但我知道,一想到能和妳共度餘生,我就對餘生充滿期待。」

 

十六歲時,我們共用一個課桌,胳膊與胳膊相距不過十公分,我的餘光裡全是他。二十六歲時,我從清晨醒來,側頭看到陽光落在他臉上,想與他就這樣慢慢變老。

 

也許這就是愛情吧。

 

 

註1 「寶貝」,作詞:張懸╱作曲:張懸╱演唱人:張懸

 

本文出自《我不喜歡這世界,我只喜歡你》三采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