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氣他一次就是想他一次

她花了很多時間氣他,儘管當初是她提分手,沒想到竟然莫名其妙成真了。她企圖挽回,他拒絕,這下子,她便找到理由對外說,是他要分手,他怎麼這麼無情無義……

 

過去沒辦法處理好的情緒,糾結成團,夜夜思量翻攪,便成後悔。這後悔化為文字,在她的近況,在她的部落格,聲淚控訴。

 

他們兩人的生活圈早就不再重疊,但她腦中始終放不下他。連跟不相干的朋友聊天,也要罵他幾句,前前後後加起來,這樣的生活過了兩年。

 

他早就不在了,她還一直抱著他過生活,講是講氣他,某種程度上,像是他們才剛分手,他還沒走遠。她只要鼓起勇氣往前追,他們便能復合,這兩年只是幻夢一場。

 

我們越是氣一個人,他對我們所造成的負面影響越大。

 

她覺得她還愛他,所以才會氣他。這時候,她某個部分的自己,還像在談戀愛那樣,他愛我、他不愛我、他愛我、他不愛我……她一人分飾兩角,跟自己的記憶玩曖昧遊戲。

 

她把放不下、不甘心,都當成愛。愛落了空,沒人回應,恨便跟著來。

 

還好,她還有自覺,沒有急忙忙投入下一段關係。她知道,這對下一段關係中的對方不公平,即便她答應了,看起來像在關係裡,她只是藉著下一段關係,去療癒她的上一段,她要讓對方等多久,她沒把握。

 

她就這樣恍恍惚惚地過生活,她也工作、也回家看望父母、也聚會聊天……像一個正常人那樣。但是她知道,她心裡嗡嗡作響的回憶,在分手之後沒有一件發生過的事能壓得住。

 

氣他一次,就是想他一次,記憶他一次又一次,在大腦裡都凝固成了石塊。於是,想他、氣他,都變成了生活的習慣。

 

如果我有機會見到這女孩,我會帶著她,好好氣他、好好想他,重新喜歡他、重新走向分手。用一種新的態度,看待舊的記憶,那記憶便有機會轉化、鬆綁。

不是那種不甘不脆的回憶,想他又叫自己不要想他、喜歡他又叫自己應該要氣他……。那種狀態像是有根卡在喉嚨的刺,非常難受,不上不下的。

 

在回憶裡的分手,才是真正說了再見。把記憶打包起來,讓它可以收起來,也可以打開。

 

這個過程像參加一場告別式,哀悼那段失落,認清自己不是什麼都沒得到,認清自己其實不屬於誰也能活。認清自己一直活在記憶裡,想要偷偷摸摸地想他,又怪自己為什麼那樣不爭氣。

 

想他一次,就祝福他一次。他已經不在我們身邊,只在我們心裡面,成了我們自己的一部分。祝福他,等於成全我們自己,可以再有一段新關係,或者讓我們只屬於自己,自由平靜。

 

本文出自《我想傾聽你》遠流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遠流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