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個能讓妳輕鬆自在的人,才能真的給妳幸福

妳很早就知道那個答案:「妳比較愛他」──也許從一開始就是這樣,也可能是因為妳把感情看得比較重,總之妳承認,妳真的比較愛他,那是一個讓人有點傷心的答案,但妳無從辯白,因為從許多方面看起來,你們之間就是那樣。


妳等他,因為妳的感情比較快,付出也比較大方,所以妳的感情總是走在前面等他。妳一直很想問他,尤其是當妳覺得很寂寞的時候,他真的不知道妳在等他嗎?有沒有可能當妳又想到他的第一百次裡,他也正在想念著妳?而妳竟然連這樣的把握,都沒有。


妳仰望他,太深的愛,一不小心就變成了崇拜。妳希望他永遠都不要知道,妳是如何鉅細靡遺地想像過你們的幸福,想得越詳細妳就越看見自己的卑微,妳不喜歡自己那樣,妳不知道自己究竟該討厭他還是喜歡他?每當妳真的要死心的時候,他就又會重新燃起妳的希望,妳在他又給妳的那團燄火裡溫暖著,忍不住啞然失笑,覺得自己真的是多想了,原來自己還是很棒的!然後很快地在他又故態復萌的後來,懷疑自己究竟是在上一次的聚會裡,說錯了、還是做錯了什麼?妳每一次的快樂,都彷彿正在預言著下一次的痛苦;每當妳又因為他而覺得自己很好的時候,就預告著妳將又因為他而懷疑、甚至鄙視自己。

 

  那是妳愛得很辛苦的一段記憶;那可能也是大多數的我們都曾經愛過的一個讓我們覺得愛很難的人。我們不懂那個人,不懂他如果不喜歡我們,又為什麼要給我們機會?於是我們把難題歸咎給愛,我們覺得愛很難,愛是千斤萬擔的承擔和辛苦。直到我們也成為一個旁觀者,直到我們也真的目睹了一個也愛得很難的人,我們才突然懂了那個殘酷的答案:其實,他沒有不喜歡妳,只是不夠喜歡妳而已。

妳這才懂了,真正的愛並沒有誰高誰低,也不應該是誰追隨著誰,更不必是誰要苦苦去留住誰……那是妳在多年後跟一個妳很喜歡他、而他也很喜歡妳的人一起走著,妳突然懂了的一種感覺,妳最應該找的並不是最快樂或最刺激,而是那個可以讓妳最輕鬆自在的人。妳不覺得高攀,更毋須仰望,兩個人可以喧嘩嬉鬧,也可以就像現在這樣靜靜地走著,不需要理由。

角子
雜項工作者。 從唱片創意、藝人書製作到經紀。 好玩的事都做。 如果還能賺點錢就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