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分手,是為了下一次幸福的修煉

交往一段時間後,也許妳就已經察覺到這段感情的不公平與不對勁了,他總是一股腦的在說自己,卻很少過問妳,跟妳在一起的時候還是念念不忘手機,他的手機彷彿有很多秘密,和妳約會時,他的目光總是穿越妳望向某個不知名的目的地,只有在床上才會稍微專心。

 

妳知道他還是忘不了舊情人,妳知道他還是蠢蠢欲動在尋覓新情人,但妳總想著時間與付出會感動一個人,妳總以為他會漸漸知道妳的好,他的情緒卻像是台北的天氣:晴時多雲偶陣雨。有時心血來潮的溫柔,但更多時候是歇斯底里的怒氣。

 

交往時間越長,他越嫌棄妳,嫌棄妳的身材妳的髮型、妳生活的方式、妳的價值觀與思考模式都一而再的被他否定。以愛之名,他要求妳改變,改變沒有不對,只可惜他要妳變成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人,妳漸漸開始懷疑原先的自己是不是真的那麼一無是處。妳問他是否不再愛了,他卻說一切都是妳胡思亂想。

 

他自成一派,那裡有一個妳不能瞭解的邏輯,妳不懂為何在那個世界,妳的想法都是女人說不通的歪理,他的想法都是男人千錘百煉的真理,妳也不懂明明當初他認識的就是這樣的妳,為什麼現在同一個妳卻被他挑剔。

 

為了妳的小缺點與不經意的粗心,他或是冷淡不發一語、或是掉頭甩態走人,儘管妳已經哭紅眼眶,依舊從他的眼神找不到一絲憐惜。逐漸地知道妳的眼淚對他毫不起作用,逐漸知道他要的不是妳,而是一個能被改變成符合他要求的女人。

 

妳慢慢麻痺,學會用傻笑應付傷心、應付他無限上綱的怒氣,用呆滯面對他各種當面無情的批評、面對他在大庭廣眾之下怒吼的尷尬,妳逃避與親友聚會,因為害怕他們問起這段感情,妳不敢抬頭挺胸的走路,因為妳很悲哀的發現,連路人都用同情眼光看著妳,妳像個無所適從的小丑,努力討好觀眾卻又老是被噓,和他相處變得戰戰兢兢,妳知道這種相處模式有毒,可妳怕,妳怕年華逝去沒人要,怕終身孤單直到老。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