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依戀不放,就能修成正果?

文/許皓宜

 

「我們最接近的時候,我和她之間的距離只有0.01公分。」──《重慶森林》

 

 

當我們意識到自己的愛情可能面臨分離時,不論兩人之前經歷過什麼,內心深處總有個聲音:「捨不得」。

 

「捨不得」是一種相當奇妙的感覺..就好像當你看見他時,彷彿可以感受到他的氣息;好像你仍然可以解讀他表情微動下所有的含義;好像他眼神裡,還是你所熟悉的思念,以及無數過去累積出來的曾經。因為無法想像沒有他的明天,即使痛苦也捨不得放手,所以寧願讓自己閉上眼,將那些問題視而不見—那些存在我們之間的衝突、差異、冷漠、不諒解..都別再提起了,不用面對也不必要解開了。只要維持現況就好,只要我們還在一起就好。

 

我們努力在猶豫中,找出愛情還沒燃盡的證據。這就是:分離焦慮。

 

 

我還沒準備好要放手

對分離的負面感受,從我們年幼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了。在生命最早期,由於我們內心的「自我感」還沒有發展出來(人有「自我」的概念,通常是將近一歲之後的事),此時,倘若我愛的人離開我身邊..嘖嘖,你可以想像一下,那就像有一天你清晨醒來,發現世界不再有太陽一樣,那可是會危害生存的慘劇。

 

這背後最大的恐懼便是:因為我們沒辦法想像有天失去陽光該怎麼生活,所以依戀著陽光卻不自知,直到太陽可能不見時,你才開始驚覺它的存在如此重要..

 

愛情也是如此,當你有天發現彼此可能分離時,才特別會注意到自己對這份愛、對這個人的依戀。但這種感受裡頭,混雜著對「分離」的焦慮感—特別是,當你好像打算離開我,而我似乎還沒準備好要與你分開的時候。

 

心的親疏遠近,決定愛的緣深緣淺

交往才沒多久,他很快就發現,他和她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她每週日都要上教堂禮拜,他則是初一、十五都要拿香拜拜..每當他把香遞到她眼前時,他總覺得在她拒絕的眼裡帶有一抹蔑視。

 

每到選舉前,她都要到某候選人的競選場合參與造勢,他每回南部老家,就會聚在廟口聽鄉親說那位候選人的不是(是的,就是她支持的那位)..搞得他覺得自己都快分裂了,她還是不斷告訴他:某某某的政見理念才是對的。

 

看著她高談闊論的時候,他總是默默傾聽,心裡有股陌生感,彷彿眼前的女子離他甚遠;他們沒有對話的空間,因為他認為只要自己一發表意見,他們就會陷入爭執。為了避免吵架弄得兩人生活一團糟,他選擇了沈默。心裡卻偷偷想著:這樣的日子可以撐多久?

 

果真,沒過多久,她漸漸不再說了。

 

他再也沒看到她眼裡的蔑視,因為他們幾乎不再眼神對視。為此,他默默地鬆了一口氣,但又偷偷覺得不安,她的這股安靜似乎來得十分不尋常..只是他寧願相信,這片沈默意味著他們已經找到和諧共處的方法。

 

「我們這樣下去不行。」不再爭吵的生活過了一段時日後,他收到她從網路傳來的訊息,「或許結束對我們彼此才是最好的。」

 

收到訊息的當下,他立馬跨上機車,用最快的速度盡全力往她家前進。到達後,他狂按大門的電鈴。等門一打開,他迫不及待地上前抱她,卻被她一把推開。

 

「你做什麼啊!?」她口氣裡有一絲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