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起床時,好想吃麥當勞早餐

陽光燦爛的上午,接到一封友人的簡訊:「今天起床,我第一個念頭是好想吃麥當勞的早餐,然後想去逛書店。」

 

    看似多麼平凡無奇,甚至有點無聊的簡訊,但我看到這幾句短短內容時,由衷地替她開心。

 

    因為打從她失戀後近一年來,每天醒來,第一個鑽進腦海的人就是離開她的前男友。

 

    「我不想再哭了,可是一睜開眼就想到他。」友人曾淚流滿面地對我說。

 

    那很無力吧,沒辦法阻止自己去想,也許愈阻止,那個人的身影就愈清晰,被遺留在原地的痛愈深刻。

 

    接到那封簡訊的幾天後,我問她,真的去吃了麥當勞早餐、逛書店嗎?

 

    她不好意思笑笑說,起得太晚來不及早餐時段,乾脆在家裡簡單烤了花生醬吐司配即溶咖啡,打算吃飽後整理一下家務再去逛書店。

 

    「摺衣服的時候發現他有一隻襪子忘在衣櫃裡,看到那隻襪子我才想到,對喔,他離開我了。」友人說起那天情況,「我考慮很久,最後把襪子丟了,然後去了書店。」她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

 

    或許每個處於失戀之苦的人,都好希望有一個瞬間,如同電影漫話般戲劇化的情節,一句話、一個畫面、一首歌猛然扭轉心中的頻道,只要一秒,嗔癡愛恨消失,腦袋清明大澈大悟,「我不愛了,也不難過了。」然後滿懷希望邁向另一個明天,等候下一個愛得如癡如醉的戀人。

 

失戀之後啊,除了在無盡的思念中泅泳,似乎就是在等一個清醒的瞬間,等一個不再為他哭泣的明天。

 

    在那瞬間來臨之前,你仍每分每秒追憶過往,你仍拼了命掏挖記憶中任何一點美好的片段,然後又是止不住的淚。

 

    旁人看你覺得太自虐,你怎麼去辯解那並非自願,你也討厭沉浸在往事與悲傷中的自己,像在原地踏步,像在緣木求魚。

 

    可是,我寧可相信,那些看似極度自虐的痛苦過程,都是為了那解脫的瞬間做準備,就像拔河,繩子在幾秒內被力氣大的那一方拉了過去,實際上雙方拉扯了多久啊。

 

    時間流逝,沒有人能夠任性的原地踏步,當你恨自己一再回首過去美好記憶,卻沒發現已經從反覆的回味中,隱隱發現兩人裂痕的起點;你以為自己一再徒勞無功的掙扎,其實已不自覺的鬆綁了某些束縛。

 

    眼淚從來不會白流的,滑過臉頰的時候,也一併清洗了心頭傷口上的灰,洗乾淨了,你才看得見傷口的因果,看見因果,漸漸地也不再追問為什麼,讓傷口不那麼痛、不繼續惡化成了更重要的事。

 

    所以,那個看起來如此輕巧神奇的瞬間,是一條漫漫長路的中繼站。

 

    其實你一直在往前走,即使淚流即使傷痛即使你沒意識到正在前進,有一天終於走到中繼站,你驀然回首才發覺,原來這個瞬間,是用你無以為繼的孤獨與悲傷換來的啊。

 

  陳默安粉絲專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分手後讓妳醒來的那瞬間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