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治療失戀的好場所

  前陣子因為生病的關係常跑大醫院,頻率之高足以退休後去醫院當義工,閉著眼都可以帶民眾到該去的門診。我還記得那晚走出醫院後,在路上看到一對一對的情侶,忽然好生羨慕。不管男生帥的醜的,女生胖的瘦的;只覺得有人陪伴,還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件事啊~

 

  後來我發現醫院是很適合治療失戀的場所。不是新增「失戀科」這個門診,而是醫院是最直接給你的當頭棒喝,一棍敲向你的腦袋,讓你開始反省「自己這些日子到底在幹些甚麼啊」。

 

等著批價拿藥(你看,我已經熟練到會用「批價」這個字眼),閒著沒事做就偷偷觀察周遭的人們。我覺得在醫院落單的人都挺可憐,生命有可能被宣判走到尾聲,卻沒甚麼知己走來一路相挺。我為那位大腹便便,手上還牽著一個小男孩的婦人感到委屈;我為獨自在醫院門口(喔~醫院門口其實禁止吸菸),吃力移動輪椅,吞雲吐霧的老人感到不捨;我為一個人乖乖的在外頭等著看診的女孩感到匪夷所思—畢竟女孩比較脆弱,這時候有個人在旁邊多少比較心安。

 

我覺得醫院的世界,才是真正「人」的世界;醫院外的世界,比較像是「變種人」,有太多的科技文明,搞得最基本的需求都像被雜訊般干擾看不見也聽不清。醫院裡沒有名牌衣,清一色都是那件敞開背部,露出半邊屁股的綠衣裳;醫院裡沒有名貴跑車,頂多就是病床輪椅;醫院裡沒有燈紅酒綠,只有手術燈「啪」的一聲,躺在底下的我們就只是一條脆弱的生命。

  生命要我們學會謙卑,但醫院外的我們,卻夜夜信奉著「千杯」不醉。或許就是因為在醫院裡你可以感受到生命有多脆弱,相較之下,你身旁的那個人就顯得好重要好重要。

 

所以如果他都可以在妳還好手好腳的時候離開妳;那等妳躺在病床時,妳覺得他會乖乖三餐在旁邊削蘋果給妳吃嗎?然後妳現在要為這時候離開妳的人感到難過…

 

妳是腦袋有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