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九)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一)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二)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三)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四)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五)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六)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七)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八)

 

半夜,突然驚醒過來,覺得雙腿痠麻無比。其實還很想睡,不過腿實在太痠了,不得不起身用手捶捶小腿。「媽呀,簡直不是自己的腳了嘛!」罪魁禍首當然是昨天去爬了鞍馬山,一般遊客大多是搭纜車上山,但因為是自己愛走,所以也不能怪誰怨誰。

 

不過這種痠麻程度實在超出預期,我的手都捶到痠了,雙腿感覺還是沒有舒緩多少。「這樣不行,睡也睡不著,去買罐啤酒來喝好了!」誰叫我住的是平價旅店,沒有room service,就算實在走不太動,想喝啤酒的話還是只得乖乖自己走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

 

腦中快閃一個念頭,好想你。

 

如果這時候你在我身邊,不用開口,你會主動幫我按摩捶腿。你的按功很好,好到不去開店實在太可惜了;不過這樣也好,你是我永遠專屬的私人按摩師。永遠專屬⋯⋯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好諷刺,我們的感情離永遠還太遠;不過換個角度想,我們也即將永遠告別彼此了。

 

走出飯店,沒有風,但空氣是冷的。雙腿的痠麻感因為冷而獲得些微減緩,我拖著沉重腳步,往最近的LAWSON走去。深夜三點,自己走在京都烏丸通上,應酬完的上班族醉漢也都趕上終電回家去了,街頭上幾乎沒有人。逆著稀稀疏疏的車流,我遠盯著LAWSON白底藍字的招牌燈,上頭還寫著「酒」字,腿部痠麻感再度提醒我,此刻迫切需要酒精痲痹。

開過五間民宿和一間咖啡店,寫了十幾本旅遊書,現在正經營一間出版社,飛鳥季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