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九)

Share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一)

Advertisement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二)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三)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四)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五)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六)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七)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八)

半夜,突然驚醒過來,覺得雙腿痠麻無比。其實還很想睡,不過腿實在太痠了,不得不起身用手捶捶小腿。「媽呀,簡直不是自己的腳了嘛!」罪魁禍首當然是昨天去爬了鞍馬山,一般遊客大多是搭纜車上山,但因為是自己愛走,所以也不能怪誰怨誰。

不過這種痠麻程度實在超出預期,我的手都捶到痠了,雙腿感覺還是沒有舒緩多少。「這樣不行,睡也睡不著,去買罐啤酒來喝好了!」誰叫我住的是平價旅店,沒有room service,就算實在走不太動,想喝啤酒的話還是只得乖乖自己走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

腦中快閃一個念頭,好想你。

如果這時候你在我身邊,不用開口,你會主動幫我按摩捶腿。你的按功很好,好到不去開店實在太可惜了;不過這樣也好,你是我永遠專屬的私人按摩師。永遠專屬⋯⋯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好諷刺,我們的感情離永遠還太遠;不過換個角度想,我們也即將永遠告別彼此了。

走出飯店,沒有風,但空氣是冷的。雙腿的痠麻感因為冷而獲得些微減緩,我拖著沉重腳步,往最近的LAWSON走去。深夜三點,自己走在京都烏丸通上,應酬完的上班族醉漢也都趕上終電回家去了,街頭上幾乎沒有人。逆著稀稀疏疏的車流,我遠盯著LAWSON白底藍字的招牌燈,上頭還寫著「酒」字,腿部痠麻感再度提醒我,此刻迫切需要酒精痲痹。

日本便利商店的啤酒種類很多,光是欣賞各家啤酒罐的包裝,就覺得十分紓壓。站在冷飲櫃前,冷空氣讓腦子變得清醒許多,突然不太想喝啤酒了;左移幾步,買了二罐白色的ほろよい,足以微醺的輕酒精飲料。結帳時,店員發現我不是日本人,我偷瞄了他的名牌,姓王。試探性說了中文後,果然,他是來自天津到京都大學唸書的男大生,為了學費,每天都值大夜班努力賺錢。

半夜三點的便利商店沒有其他客人,店員遇到同講中文的我,有點開心地和我多聊了幾句。問他來京都多久?他說下個月就滿二年了,唸的是文學部的人際學系,畢業後還想留在京都找工作。他問我自己一個人來京都玩嗎?我說對。可能是喝了一罐之後,情緒放鬆許多,我違反自己和陌生人的交際準則,破例又跟他說:其實這次旅行,是為了和男友分手。

「分手?那他知道了嗎?」男大生問。

「不知道,我想等到回台灣後再跟他說。」我回。

「那妳打算怎麼跟他說?要用什麼理由說呢?我覺得分手特別麻煩!」男大生問。

「我想應該會是當面說吧!畢竟談了幾年的感情,分手還是當面說清楚比較好。」我回。

又把第二罐ほろよい打開來喝。

這時候,有其他客人上門了,我也不打算再多聊什麼,將對話簡單收尾後,腳步輕快地走出店門。咦?腳步怎麼會突然變得輕快?覺得不可思議,停下來確認一下雙腿的感覺,敲一敲,動一動,果然剛剛惱人的痠麻感竟然不見了!剛剛的痠麻感,究竟消失去哪裡了?

這個疑問,倒沒有吸引我的注意力太久,拎著喝到還剩一半的第二罐ほろよい,往回飯店的方向邊走邊喝。這時變成順向的車流,顯得更加稀疏了。腦中突然想起,另一件你曾對我發誓會「永遠做到」的事,此刻已經微醺到會左右晃動的身體和腦袋,很適合慢慢回想這段往事。

(文未完,請見下期)

Advertisement
季子弘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