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對自己、對最愛的男人都要有股「狠勁」

文/曾子航

女人的幸福,跟她怎麼對待她遇到的那個男人有關。我認識一個有名的女作家,早年寫小說和隨筆,後來又在網上開設部落格和情愛信箱,都還挺紅的。每天她都收到數不清的網友來信,然後針對他們的問題為他們排憂解難,指點迷津。有一次去電視台錄節目,我們碰巧在一起做來賓,就聊了起來。

她告訴我,在網上做了這麼多年的「知心姐姐」,感覺很累,這種累倒不是體力上的那種累,而是一種心理上的累,看到那些女人總是長篇累牘地在郵件中數落她愛的那個男人是如何如何之花心,如何如何之冷酷,如何如何之無情,而她們對他又是如何如何之情真意切,如何如何之義薄雲天,如何如何之恩重如山,她就為那些女人感到不值。

她勸她們分手,勸她們放棄算了,但她們聽了以後,卻大都淚落連珠—「我離不開他啊」。末了,女作家得出一個結論,在這個世界上,大多數女人不幸和痛苦的根源,只有一個—離不開男人:他完美無缺得像阿波羅,她離不開;他冷酷殘忍得像陳世美,她也離不開。

她問我,那些女人都是傳統意義上的好女人,都那麼溫柔善良,都那麼端莊賢淑,都那麼捨己為人,但到頭來,為什麼總是遇上讓人傷心欲絕的「壞男人」?我無法回答。

我想起了女作家的一本情感隨筆集,叫《女人的幸福與什麼有關》,書寫得很好,也很暢銷。她在書中給出的答案是:女人的幸福跟她遇到的男人有關。我很喜歡她的書,但對這個觀點卻不太苟同,我反而認為,女人的幸福跟她怎麼對待她遇到的那個男人有關。

曾經有一首歌非常流行:「你總是心太軟,心太軟。把所有問題都自己扛。相愛總是容易,相處太難,不是你的就別再勉強……」很簡單的歌詞、很通俗的旋律,為什麼會一度傳唱率如此之高呢?因為它一針見血地道出了女人心底的那層憂傷:如果妳總是「心太軟」,總是「太委屈」,總是不問收穫地全然付出,妳就已經出局了。

軟,是女人的軟肋,是命門,是七寸。在任何的情感關係裡,一旦妳的「軟」被對手拿捏,妳離無休無止的傷痛,也就越來越近了。妳有多軟,妳就得有多能忍。

它更像是一個殘酷的標準,在拉伸著妳的底線的同時,亦撕扯著妳柔弱的內心。然後等到那一天,當妳的心終於結滿厚厚的硬痂,妳說妳不再懼怕傷害,掙扎著從疼痛中成長起來的時候—唉!其實不是這樣的—妳只是已經徹底地麻木不「人」了。

都說女人是花,也都說「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這算是憐花惜花之語。但世事卻往往是,女人這朵花若是太容易採折,她就難逃速速折損的命運。

世間所有的女人都鍾愛玫瑰,嚮往這代表愛情的瑰麗花朵,只是很少有女人能去仔細領會那掌中玫瑰所暗藏的精神物語—它是柔與剛、火與冰所結合的完美載體。如果說花朵本身所流露出的是屬於「軟性」的特質,那麼花枝上的一根根尖刺所隱喻著的,則是一種另類的「狠感」力量。

狠,是一種態度,是不為盲目地取悅他人而犧牲自我的態度。Hen(狠),其實就是Honest+Enjoy+No,Honest—忠實於自己的內心,Enjoy—享受每一刻的愉悅,No—懂得說「不」的種種魅力。這世上從來就沒有天經地義的幸福,所有的幸福都是內心的經營在現實當中的投射,唯有「情商」(EQ)才能真正地取代情傷,成就最終的幸福。從「軟」到「狠」,從作繭自縛到化繭成蝶,一個女人才會真正活出真我的風采,也活出美滿的人生。

倘若妳老寵著他、慣著他、順著他,他就像一個被溺愛的孩子,哪怕底子再好,也會在妳的無原則縱容下,墮落為《水滸傳》高衙內的那種惡少。如果妳老對他愛理不理,不把他當回事,活出真我的風采,他哪怕一開始是陳世美的胚子,最後也會變成溫莎公爵那樣的癡情種子。

要知道,歷史上很多昏君如商紂王、周幽王,可都是哄女人的情種啊,他們那麼荒淫無道,但他們最愛的那個女人卻活得有滋有味,原因就在於這些女人都是典型的「三不」女人。

跟「三不」女人相對的,是那種思想比較簡單、性格比較溫順,行動上總是依偎在男人身邊的女人。那種女人,我們過去稱之為「好女人」。好女人表面上似乎迎合了男人的某種喜好:她像處女一樣純潔,她對我百依百順,她離開我就活不下去。對於好女人,男人一開始也許會喜歡,但也很快便會覺得索然無味,因為她太一覽無遺了,得到她太一帆風順了,跟她在一起太缺乏挑戰性和刺激性了。太容易得到的不會珍惜,這是人的劣根性,男人更是如此!

這個世界上沒有百分之百的好男人,也沒有徹頭徹尾的壞男人。前面我提出一個觀點:絕大多數男人都是紳士和流氓的混合體,他總在好和壞之間遊走,所謂男人的好壞只有比重的多少,並無絕對之分。女作家書中有句話是這樣總結的:「不幸的女人跟幸福的女人最大的區別在於,不幸的女人多是離不開男人的,而幸福的女人多是讓男人離不開的。」這個說法我倒是大致同意,但我要補充一點:所謂不幸的女人,恰恰是前面提到的那種傳統意義上的好女人,而幸福的女人則是我在本書中極力弘揚的「三不」女人─思想上深藏不露、脾气琢磨不透,行動上飄忽不定」,一個對自己有股「狠勁」,也對最愛的男人有股「狠勁」的女人。

本文出自《女人不狠,男人不乖!》好的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