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是不好好說,而是無話可說

她最近一直眉頭深鎖,與他見了面也很少有笑容。他知道她在生氣,但是氣什麼?他問她,但她總是不說,就算說了,也是含含糊糊,不清不楚。然後就輪到他生氣了:「妳到底是怎麼了?老臭著一張臉,問也不說,說了也說不清楚,到底是有什麼問題?」

「到底是有什麼問題呢?」她自己也問自己同樣的問題。其實,問題很多,這些問題從一開始就存在了,像鐘乳石般,原本以為只是水滴滴落,一下子就不見了,誰知道同一個地點不停滴下水滴,久了就出現了堅硬的鐘乳石。這就是她的問題,應該說,是他的問題。

後來她仔細反省,他的問題,其實一開始她就發現了:他喜歡炫耀自己所擁有的東西,喜歡批評跟自己不同的東西,非常注重外表到了愛慕虛榮的程度,極度喜歡自拍,就算有了她也希望其他女孩來稱讚按讚,開口閉口就是羨慕別人的成就與財富,卻又相當小氣,相當自戀,每次自己有了什麼小領悟就好像獲得天啟一般,必須要她跟著受到啟發,否則他會覺得她心靈不夠開闊,他最愛指點她了,他也曾經對她說過,希望自己能夠讓她變得更好……。

剛在一起的時候,她也覺得他的行為有點超過,但是她迷戀他、喜歡他,所以一切都給忍了下來,想說:「等到以後再好好跟他說吧!」不然就是覺得「說不定他之後就會改了」,再不然還會以為是自己的錯,「是我自己想太多了吧!」總之,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我催眠,也抵不過越積越深的問題。終於有一天,她跟他說了,好好說,耐心說,溫柔地說,但是他發火了。「妳真的很愛唸耶!我以為妳跟其他女生不一樣,不會管那麼多,怎麼妳也這麼嚴苛,把我當兒子來管啊!」她沒想到,好好溝通居然成了她的錯,搞到最後,她居然還得跟他道歉。那天晚上她心情糟透了,洗澡的時候在浴室裡哭了,但他沒有發現,他正在看著電視上重播不知多少次的動作片,晚上睡覺前,他還跟她說了今天在網路上看到了什麼好文章,他覺得文章裡講的就是她的問題──心胸不夠開闊,人應該放鬆一點,才能活得更快樂──他說改天轉給她看。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