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乾脆,我們都只來愛自己

那天她重感冒請假,在家裡咳的半死不活,男友說要來探望她,看到男友出現她當然非常高興,馬上一把緊緊抱住他說謝謝,沒想到他卻把她推開:「欸,離我遠一點,小心感冒不要傳染給我,妳真的很沒常識。」說著把感冒藥塞給她。

 

好吧,她摸摸鼻子悻悻然倒水準備吃藥,這時男友說:「喂,妳知道嗎?我以前的女朋友要是我去送藥給她們,每個都感激到要哭出來了。」「我有啊,我剛不是有跟你說謝謝?我很感激你啊。」不過她心中的OS是:所以這是一個皇上施恩的概念嗎?

 

又過了幾天來到假日,開車出遊的路上,男友又扳起臉說了:「妳真的沒有一點SENSE,難道妳不知道開車在外,女朋友就是要負責找路看路嗎?」「嗯…可是我以為車上有導航,而且我不會開車又沒方向感,我指路也不會比導航有用啊。」她解釋,男友卻更氣呼呼的說:「這是感覺的問題,我的感受就是我開車妳卻置身事外。」「我是在用手機看有哪些景點可以逛啊,還是不然..我們來聊天?我講笑話給你聽?」「不用,算了。」男友擺起臭臉。

 

僵持一會後她試著溝通:「還是你希望我怎麼做?」男友開始長篇大論:「我覺得女人就是要知道怎樣去照顧好一家之主,所謂的三從四德,懂嗎?」「三從四德?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乍聽下她以為男友在開玩笑,沒想到他居然很認真:「妳或許會說男女不平等,不過男人是天、女人是地,天永遠在地的上面。」她聽到後真的驚呆到說不出話。

 

每次吃飯他都會要求她「去點餐」「去拿餐具」自己則像少爺一樣坐著不動滑手機,理由是要訓練她的生活常識,(你當我白癡嗎?)她心中忿忿不平的想,但是由於愛他,還是默默的忍耐了

 

忍耐畢竟會出現極限,在諸多被嫌棄、挑剔之後,漸漸的她開始認為他是因為不愛才會這樣對待她,便試探問他喜歡什麼樣的女人,他回答:「很簡單,要進得廳堂、入得廚房,上得了床,最好讓我少奮鬥二十年。」她以為他來亂的,但是問過好幾次,他的答覆總是一樣。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