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女人,不要嫁惦的

文/江鵝

 

 

有一天我闖進阿嬤的房間,她和二姑正嘰嘰咕咕說著姑丈的壞話。嚴格說來也不是壞話,嫁出去的女兒偶爾回到娘家,向媽媽抱怨夫婿,只是正常的能量釋放。

 

阿嬤看我進來,劈頭問我:「你以後想要嫁給多話的,還是惦(安靜)的?」我那時對愛情的理解是電視上的《神雕俠侶》,看楊過和小龍女他們採取古墓派心法「少言,少笑」過日子,默默之間卻情愫橫生,似乎挺好,那個孟飛不說話凝視著潘迎紫的眼神非常深情浪漫,我可以,於是答:「惦的。」

 

阿嬤對我搖頭長嘆一聲,賜下警句:「搭你歹命啊!」她說嫁給安靜的人,一世人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激死!」「像你阿公!」阿嬤一臉悻悻。我以為「惦」的相反就是「吵」,就像對門伯母每次出場時的高分貝,一想起來即刻湧出動物生存本能的恐懼,給那樣的人在耳邊吵根本是地獄,像阿公整天不講話明明比較好。我無法想像,如果嫁給惦的人會歹命的程度,竟然嚴重到寧可選擇一輩子被吵到死也得避免,那,到底是會有多歹命?明明那個「不歹命」的選項,想像起來也好命不到哪裡去。我覺得一定是阿嬤太誇張,幸福不可能有那麼難。

 

我說:「那就問他啊!」問他不就會告訴你他想什麼了。她們說沒那麼簡單,問了只會說沒事,叫查某人不通黑白亂,結果自己氣死還要被當作潑婦。我心裡想,從我睜眼以來阿公就是家裡的大王,就像地球有空氣一樣,被他激一下只是再尋常不過的事,可是阿公之下最大的就是阿嬤了,她在家裡說一誰敢說二,嫁給阿公才不歹命呢;而二姑可是全程自由戀愛選的老公,自己選的老公還要不開心,那是選不好或相處不好的問題,不關「惦」的事。我這樣想,但是不敢明白講,轉了個彎說:「如果是我愛的人,我就會知道他想什麼!」當時我真的這樣相信,因為楊過和小龍女明明練成了「玉女素心劍法」,二人心思情意相通,不必開口就知道對方下一個招式是什麼,所向無敵。我確信我將來的愛情會是那樣的珠聯璧合,就像相信將來我會長得和潘迎紫一樣漂亮,憑空的信心是最大的。阿嬤和二姑這次一起搖頭,我長大才知道那個表情的意思是:「無知小兒,程度太低,懶得跟你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