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請別逼我把毛孩子送走

男女熱戀時,看似能把自己的一切都掏給對方,但事實上,表面上最甜蜜的時候,往往也是掩飾自己真實一面最嚴重的時候,為了迎合對方,討情人歡心,就算對方生活中某一部份──如習慣、如喜好、如家人、朋友等──讓自己相當反感,為了不要引起衝突,毀了自己跟情人之間的關係,於是隱瞞自己的厭惡,甚至強迫自己裝出「其實我還挺喜歡的」模樣,戲演得好也就瞞過了情人,安穩度過甜蜜的熱戀期。

 

然而,戲演得再好,也有落幕的一刻。當熱戀時期一過,雙方開始面對比較穩定的交往關係,甚至討論到同居時,原本掩飾的問題開始一一浮上檯面。有時候,你覺得沒什麼的小事,對情人而言卻是殘忍至極的抉擇,其中很常發生的一項,就是「寵物問題」。

 

情人在認識你之前,就養了一隻貓,這隻貓陪伴她走過了好幾個年頭,跟她一起分享喜怒哀樂,牠在你來到她的生命之前,就已經在她生命裡佔有相當重要的角色,是她互相倚靠的家人。你呢,第一次到她家,看到貓咪時就心想:「完了完了,我對貓咪過敏。」你忘了第一次去她家時,你是怎麼撐過來的,總之當時妳覺得,如果要跟她在一起,那就得克服對貓咪過敏的問題。你很認份的去看了醫、生、拿了抗過敏藥,每次要去她家之前,你就會偷偷吃藥,確保自己可以在她家有舒適的一夜。你這樣撐過了好一段時間,但你從沒老實告訴她,其實你對貓過敏,你怕一說她就會移情別戀。現在,你們終於穩定了,開始討論更長遠的未來,你覺得這樣下去每天吃藥也不是辦法,是把實情告訴她的時候了。她知道之後,覺得相當愧疚,覺得你默默做了好大的犧牲,她原本更加愛你了,然而,你下一句話卻打碎了她對你的愛。

 

「妳可以把貓咪送走嗎?不然我每天都要吃藥,很傷身體耶!」你說。

 

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你說的對,吃藥真的很傷身體,但是,這隻毛孩子陪了她這麼久,你居然要她為了你拋棄這個家人,而牠跟其他家人可不一樣,牠這輩子只有她這個家人,被拋棄了之後,牠就一無所有了。她很清楚,但是你不知道。你見她猶豫了半天,哭哭啼啼了好多次,甚至跟你大吵大鬧,你很無法理解,氣急敗壞地說:「不就一隻貓而已嗎?到哪裡不能活啊!難不成我就比不上牠?」

 

她聽了你的話,完全沒有回覆。然後你發現她變了,對你不再愛慕,甚至不太想跟你講話。你覺得這女人真是太愛鬧脾氣,本來你不想妥協的,想說跟她硬碰硬,吃到苦頭就會讓步了,結果她跟你提了分手,一刀兩斷切得比熱刀子切奶油還乾脆。你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於是所有有養寵物的朋友都告訴你:「你啊,千錯萬錯就錯在不該說那句『不就是一隻貓而已』,因為,那真的不只是一隻貓而已!」

 

雖然說,會跟有毛孩子的情人談戀愛的人,通常都是喜歡毛孩子的人,但是情侶交往到穩定階段,甚至到了要結婚生子,就強迫對方丟棄毛孩子的狀況屢見不鮮。事實上,當情人要求另一半為了自己將毛孩子送走時,大多表示這兩人對生命的價值觀有相當大的歧異──因為他從來沒把人類以外的生命當作生命,所以才會做出這種幾乎慘無人道的要求;因為他從來沒有站在對方的立場想過,不想知道這毛孩子對她的重要性,也甚至不想知道對方在有他以外的人生;因為他根本不在乎她的感受,不知道要她把孩子丟棄是多麼痛苦的決定,才能如此輕易地做出這要求。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