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存在的情人

Share

文/張西

有多少戀愛,是心底知道沒那麼愛,怕沒有人愛,而將就著不分開。

有時候因為衝動遇見一些人,有時候則因為衝動失去一些人。

這是一天裡房間最美的光景,十一月初下午的四點三十九分。

我們對坐著,聊著不同於以往的愛情。今年已經是網路發達、社交平台四起的二○一五年了啊,而所謂以往,是沒有Facebook和Line這些免費而即時通訊軟體的時代裡,只能從看著他的眼睛開始愛起的日子。

他說,他很喜歡收到她的訊息的感覺,還有那些夜深人靜時小框框的熱絡,可是看著她走向自己,總莫名地尷尬,好像多了一層什麼。這不是很詭異嗎,應該是每晚的談話多了網路的距離才對,此刻他遇見的才是真正的她呀。她對他說:「我無法在你在我身邊的時候感覺到你對我的愛,只有在晚上、在書桌上的小框框裡,我才相信你是喜歡我的。」多麼諷刺。我聽了渾身不舒服。

我們習慣先相愛,再相處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對一個人的感覺,會先從數位入手,再從本人的眼睛裡去確認;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的喜歡,會凌駕著網路先跑出來,再從擁抱時去感受。喜歡原來是這樣的嗎?有太多的人說著這樣的故事,每天每天,聊著聊著,習慣了彼此的存在就在一起了。而在一起後,再去磨合實際見面的尷尬和悸動。

我想起了兩年前的他,我們曖昧著,卻也在曖昧時結束了,他問我:「妳在耍我嗎?我們傳訊息的時候不是都好好的嗎,怎麼一見面,和妳一告白就什麼都結束了。」我無法解釋原因,無法告訴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收到你的訊息我會開心地笑出來,但看到你本人,就覺得少了什麼。但本人應該是什麼都沒少才對,甚至也沒了距離啊。

我哭著轉身,他在最後一席話裡說著:「我從沒想過,我竟然會喜歡上一個我連聲音都還聽不習慣的人。」我從此失去他的消息,只在兩年後,莫約一個月前,在捷運上巧遇他,但我選擇擦肩而過,他看著我,我什麼也沒說,只是快步離開。原來我們不過是被網路擺了一道,我不知道如何擁有也不想嘗試這樣的愛情,我無法對不起自己,只能選擇對不起他。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習慣了先相愛,再相處。甚至,不是在生活裡相愛,而是在夜半的小框框裡。想起這些,我是很難受的,我皺著眉看向他,忍不住提出我的困惑。

相關文章

愛上想像中的彼此

我們不是應該越愛越清楚自己的樣子,越明白自己會被什麼樣的本質吸引嗎,怎麼會在這樣的時代裡,我們不是因為本質而相互欣賞,反而越來越是以包裝好的自己在互相吸引,本質變成相愛以後再去發現的事。若發現不是自己喜歡的,便要難受地分開;若發現自己只是沒那麼愛,便將就愛著,久了也就不想花力氣去談分開了。有多少戀愛,是心底知道沒那麼愛,卻怕沒有人愛,而將就著不分開;又有多少戀愛,輸給了想像的落差,卻不甘心自己已經投入了時間和情感,而選擇繼續愛。

多麼可怕,我們先去愛想像中的彼此,再去磨合真實的樣子。而那樣的想像,與以前大大的不同。以前的想像是看著真實的他,想像他的心。現在的想像是看著他的照片、文字和貼圖,想像真實的他。而他的心呢,先愛再說。

於是我們開始困惑,好像以為自己已經把真實的自己交出去了,怎麼還是一無所獲。回過頭才發現不過是在與自己的感受戀愛,而這樣的感受倒映在另一個人的眼睛裡,不想虧欠,不想當壞人,於是為了不對不起別人,而對不起自己。

啊,我們最初愛上的、我們想像出來的他,原來從不存在。

寫到這裡,我還是忍不住地難受。我想起騎了來回近三小時的車程,只為了看我一眼的他,未來當我決定再愛,我還是要繼續如此地真實和炙熱,我相信我也會在想念最強烈的那一刻,奮不顧身到他身邊,只為了看他一眼。那是小框框裡的一百句愛你,都相抵不來的真心。

本文出自《把你的名字曬一曬》三采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三采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