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們各有各的狂妄

Share

文/張西

我們各有各的狂妄

你是太遠的路,我是太清澈的河,我們各有各的四季,各有各的漂流與荒涼。我們的天空不一樣藍,我們的土壤不一樣深,我們各有各的狂妄,各有各的牽掛。我們各有各的好。(只是沒有在一起。)

所以,最後,我相信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是不可能沒有受傷的、也不可能從來沒有去傷害過別人,因為這個世界從來都不是那麼的美好,我相信美好的是我們面對世界的方式和態度,而不完全是我們發生的這些事情本身。

我們在各自的生活裡迷惘,把對方惦記成一個圈,所有的快樂都在裡面了,而所有的遺憾,要放在外面,才有機會隨風散去。

「如果可以選擇,你希望我們老了以後會是誰先離開人世?」

一般女生應該會問男朋友「如果我和你媽一起掉到河裡,你會先救誰?」這類外表浪漫實質毫無道理的問題,但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的我卻不想問這些。

「如果可以,我希望妳比我早離開。」你很平靜,雙眼看著遠方。我還記得你的語氣,充滿堅定。

「該不會是因為『分離太痛苦,所以我希望是由我來承受』這種芭樂的原因吧?」我輕笑,笑你不懂浪漫。

「這表示我有照顧妳到最後,這樣我才安心。」你看向我,微微皺眉,嘴角卻有著藏不住的笑意,溢出無盡的疼溺。原來是我不懂你的浪漫。

你摸了摸我的頭,傻瓜,你說。

也許我真的不夠聰明,我沒有想到,如果是我先離開,那麼那一天,便是你的末日。就像是當你先走一步,我也會痛徹心扉,生不如死。

生命的胎記

後來,我們都忘了曾經炙熱發生過的後來,我們都款款離開了。那一年的氣候被埋在深深的谷底,有一個小小的墓碑,上頭沒有名字。我們久久會去看它一次,卻從來沒有相遇,我們習慣了每一次都錯過。

因為沒有人因此把自己葬給愛情。

因為我們都知道,生命難免有著輕輕的,彼此的胎記。

「他只是離開了,又不是世界末日。」有時候最重和最輕的,都是眼淚。

本文出自《把你的名字曬一曬》三采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三采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