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關於遠距離戀情的二三事

文/凱特王

遠距離戀情能不能有個結果?

就像衣櫃裡那件「等我瘦下來」的衣服,只有你自己知道有沒有這一天。

朋友要我寫寫遠距離戀情。我想了想,唉,真不擅長。

結婚前,我的原則是這樣的:沒有空窗,不談遠距離戀情。每一段戀情的銜接都是在還沒正式分手之前就開始愛上別人,我不做那種用一段談了很久的戀情來證明自己專情的女孩,但也不做那種同時給很多男生機會左右逢源的香餑餑。我劈腿別人也被對方劈腿,甚至覺得劈腿在愛情裡面再正常也不過,雖然很傷心,可也不會難過到忘記自己是誰。有一點才華加上一點姿色,在那個看臉花痴的青春時代,不怕沒選擇,就怕沒時間。

你說,這樣的我怎麼可能去談什麼遠距離戀情?吃飽太閒。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有一種遠距離戀情叫做「離鄉背井去打拼」。在我與某人交往期間,曾經有過香港與新加坡的發展機會向他招手,因為考慮到我的關係他都拒絕了(某人的官方說法)。我後來知道之後,老實說並沒有怎麼開心,只覺得這個男生有點傻,為一個女人放棄前程。隔年,北京的機會再次找上他,我得知後馬上鼓勵他:「一定要去啊,不用擔心我。」喔,對了,我談戀愛的一個原則還包括:不許你耽誤我的發展,我也不會阻礙你的將來。那時某人才27、28 歲,有機會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對他的人生來說是非常可貴並且要把握的事。他如果連這點判斷都無法看清而繼續留在臺灣待在我的身邊,接下來我一定不會這麼愛他。

於是,2007 年我們開始了臺灣與北京兩地的遠距離戀情。那時我案子接的很滿,早上通告很早,晚上很晚收工,經常錯過跟他skype的時間。通訊軟體也沒有現在發達,透過簡訊算是最快的方式。再來就是約定好時間一起在電腦前視訊,可以看見彼此的臉孔。有時網路很卡,會定格在某個很醜的表情瞬間。有時很順,但說著說著就很想拿搓刀修指甲或者偷偷開啟其他視窗逛拍賣。總之,我是一個不及格的遠距離戀人。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