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為何他變了?當初最崇拜的,現在卻變成最厭惡的?

「我常常覺得自己是個小三,工作才是他的大老婆。」
女人開始厭惡她自己嫁到這個家裡面來。

 

還記得快要接近三十那幾年,過往的經驗告訴她,只會說甜言蜜語滿嘴夢想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信賴,有錢有工作才是真的。好不容易在她幾經比較之後,找到一個經濟穩定、疼她、又有事業心的男人。結婚那天,她的姊妹淘小柔還哭了,並不是因為她要嫁了,而是因為小柔有點嫉妒,她竟然可以找到這麼好的伴。

沒想到結婚兩三年之後,這個人人按讚的婚姻卻變成了一場惡夢。那個當年讓她崇拜的、讓他覺得安心的男人的事業心,竟然變成阻礙他們婚姻關係的一支釘。

「嫁給我吧,下半輩子我養妳。」男人說,但這當年聽起來讓人心動的男子氣概,現在回想竟然如此荒謬。

「妳就在家裡面顧小孩就好了,不需要去外面拋頭露面。」結婚第一年他這麼說,她雖然有點感覺被迫,還是辭去了薪水很高的主管工作。

「為什麼要管我這麼多?妳要不要去找個工作、或者是自己找一些有趣的課上?就是因為妳沒事做,才會東想西想。」幾年之後男人這麼說。女人覺得委屈,但女人不知從何說起,她心想:當年是誰叫我在家帶小孩的?現在又說我生活圈太小?

女人也很生氣, 一方面是氣他說話不算話,另外一方面是氣自己為什麼要把人生給活小了,好讓對方糟蹋?

關係的牢:最崇拜的,卻最傷害

 

在感情裡面我們常常遇到一個弔詭的狀況是,當年妳最崇拜的那個威風凜凜、安穩可靠、腳踏實地的男人,為何最後卻變成極權專制、沙豬傳統、講一百遍也聽不懂妳在說什麼的木頭?

 

以前我就會說,當妳仔細看上面這些敘述的時候,會發現不論正反,描述的其實都是同一個人。妳之所以會發現當初的崇拜現在變成傷害,只是因為不再能夠看到他的好,而把那樣的好看成一種關係的牢。

 

這個牢厲害的地方在於,它同時吸引,卻又傷害妳;妳同時被他的自信和迷人、霸道或老實所吸引,但也同時因為他的驕傲麻木和自我中心感到疲累。也因為這樣,妳試圖想改變卻又無力改變,一直以來,妳總是想要讓關係變得更好、改變現狀的那一個,他卻總是把妳當作無理取鬧的那一個。

不過,如果用更多元的觀點來看這件事,就會發現其實這個現象代表了很多的不同的意義:

 

1.依靠/被依靠的角色(Dependent / independent role

 

從榮格心理學的觀點,那些妳所愛的和討厭的他,都是妳自己內在的一部分,這也是為什麼你們彼此吸引、呼喚[1]。對妳來說,那種追求安穩、確定、有人可以保護、甚至可以保護別人的,也是妳想要變成的樣子。當初妳之所以會崇拜他,是因為他呈現了理想中的妳,妳也想要跟他一樣,變成一個可以依靠的人,你希望他可以帶出那個「妳所渴望的自己」[2, 3]。但在一起之後卻發現,由於他已經長年習慣當「可靠者」,妳永遠只能在他的支配下,當那個倚靠他的人。

2.矛盾的依附需求(Attachment need

 

我們對於自己的情人,又崇拜又失望、又愛又恨的感覺,其實有一點類似與父母相處的時候[4, 5]。在情人和父母面前,往往都會表現出比較脆弱(Vulnerability)的部分[6]。因為對伴侶的依靠連結,讓我們可以感覺到他的好;因為在他的支配下,我們也感覺到安全。另外一方面,有時候我們也想要做自己、有時候又是如此的害怕「全能的他」,害怕他的能耐和權力大到竟然可以壓過自己*[7, 8],我們只好透過恨他,來拿回一點自己的權力。很多時候,在感情裡面的憤怒背後,其實是一種傷心,一種「我怕我不夠好,但我更怕如果我說出真實的感受,會讓你看見那個真正不好的我」的傷心、一種「如果你看到這樣的我,你就會離我而去」的傷心[9]。

3.缺乏回應性(Lack of responsiveness

 

崇拜是一回事,但愛和回應是另一回事。妳對他的崇拜,並不代表妳不需要愛。當初他表現得那樣霸道,但妳並不會覺得被剝奪,其實是因為當妳有需求的時候,他還能夠回應[10];當妳感到寂寞孤單的時候,他仍然會在妳身邊;當妳有些難過,可是說了他聽不太懂的時候,他仍然會陪著、盡量試著去了解,但隨著交往時間越來越長,這些關係裡面的回應卻越來越少。

真正傷害妳的,並不是崇拜本身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