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值得崇拜,不代表他沒資格失態

愛情常常是這麼開始的:不知道為什麼,一個舞台上這麼多演員,偏偏他吸引了妳的目光,穿著精美戲服的他閃閃發光,像個天生的王者,好像甚麼都會,甚麼都懂,尤其妳不擅長的事情他卻最拿手。

 

起初妳覺得能坐在台下看著他就很滿足了,沒想到,他竟然俯身向妳伸出手來,邀請妳進入他的世界,妳仰望著他,覺得一切都像在作夢。宛如被帝王臨幸,妳受寵若驚。

 

愛情的開端常常是這樣的:接受了他的邀請,妳步入他的領域,從今以後,妳跟那些只能坐在台下遠望他的女孩不同了,妳可以隨意到後台探望卸下戲服,一身素淨的他,一切都好新鮮,好讓妳陶醉。

 

愛情常常是這樣走向毀滅的:漸漸地,妳覺得不穿戲服的他、在日常生活中的他顯得好平凡、好不起眼,妳開始抱怨他生活習慣不好,嫌棄他擅長的永遠只有那一百零一件事情,不像其他男人這麼全能。

 

妳忘記當初眼裡冒星星仰望著他的感覺,現在根本是睥睨著他,有時還搞不懂他怎麼這麼廢。

 

相處時間愈久,妳愈來愈懷念這段愛情的原點,妳崇拜他渴望他,妳懷念那種眼冒星星仰望著他的感覺,妳懷念那個在台上穿著完美戲服閃閃發亮的他。

 

愈懷念,妳愈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愛眼前的他。

 

其實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沒有變糟,也沒有崩壞,只是妳當初崇拜的是台上的他,卻很難接受卸下戲服的他。

 

說穿了,崇拜就是一種幻想,愛情的產生就是由各種毫無理由沒有根據的幻想堆疊而成,崇拜一個人,再正常不過了,因為我們都需要一點幻想,一點天馬行空滿足自己對浪漫的渴望。

 

只是幻想有必須回歸現實的一天,當妳靠近一個人,持續抬高脖子仰望他其實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想牽起手,妳就得學著放鬆視線,角度不同,看見的也不同,一旦看見的跟當初想像的不一樣,有的人適應不良,有的人欣然接受。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