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所謂的你愛我(1)

Share

文/雪倫

所謂的孤單,是自己一個人在玩生存遊戲。

我曾經是對未來懷抱美好幻想和憧憬的女孩。

和每個十五歲的女孩一樣,我過著正常的國中生活。

討厭上導師的數學課、不喜歡體育課要跑操場,最喜歡下課去合作社買米血糕再加很多的辣椒醬,一定要和同學邊走邊吃,聊著昨天娛樂百分百有多好笑,每天都在期待自己長大的樣子,是不是會如想像中美好。

我告訴哥哥,我長大要當律師,哥哥說我聰明伶俐,講話又有條理,很適合當律師,他從小就疼我,就算我說我長大要當總統,他也會說,沒問題,妳一定可以。

我沒做到的事,哥哥幫我完成了。

國二時,我和班上同學拿到全校辯論比賽第一名,放學後一回到家,我就開心的嚷著喊著,往哥哥房間衝進去,要稱讚他慧眼識英雄,但他不在房間裡,只有一個我沒見過面的男生,側躺在哥哥的床上,一副隨興的看著金庸小說。

我到現在還記得,那本書是神鵰俠侶。

「季陽出去買東西了。」他緩緩的說。

「喔。」我回答著,然後轉身要離開房間。

「等一下。」他從後頭喊住了我。

我回頭,看著他下床,走到自己書包旁邊,從裡頭拿了條巧克力,然後走到我面前,把巧克力遞給我,淡淡的說了聲,「恭喜妳。」然後摸了摸我的頭,帶著一抹不仔細看,就看不出來的淺淺微笑。

 從那一刻,我就愛上了他,哥哥的高中同學,簡耀然。

任何少女只要喜歡上一個人,總是沒有理由的,但如果硬要說出一個原因,那就是膚淺,從那天之後,我眼裡只看到的他,我心裡想的也只有他,所以有關的他的各種消息,我全都想要知道。

「說一下嘛!」我對著哥哥撒嬌。

哥哥放下手上的漫畫,一臉八卦的看著我說:「朱立湘,妳怪怪的喔!對耀然這麼有興趣?」

「哪有,只是隨便問問啊,所以,他是下學期才轉到你們班的嗎?」我繼續問著。

「因為爸媽離婚,他跟著爸爸,所以從台北轉到新竹的學校。」哥哥說完繼續拿起漫畫,躺回床上看著。

「那他人怎樣?」

相關文章

「嗯……功課還不錯,運動也滿好的,個性比較安靜一點,在我們學校還

滿受女生歡迎的,不過還是輸妳哥一點。」哥哥邊看漫畫,也不忘邊自誇,再順便送我一個殺人微笑。

但沒到殺我,是我比較想殺他。

我在心裡偷翻了一個白眼,「有很多女生喜歡他?」我問,假裝冷靜的問,就像在問哥哥明天早餐要吃什麼一樣冷靜。

「很多啊,但比我少一點。」

「喜歡他的,都很漂亮嗎?」

「滿漂亮的,但比我的還差一點。」哥哥頭也沒抬的回答。

我不想再問了,因為我懶的再聽朱季陽稱讚他自己,身為妹妹的我,真的不想吐糟他,傷害他的自尊心,但我也不能再虐待自己的耳朵,我回到自己房間,看著那條沒拆的巧克力,想到他的微笑,慶幸自己喜歡上一個好的人。

慢慢的,耀然學長成了哥哥的死黨兼麻吉,兩個人從上學一起混到放學,好像還說好的一樣,輪流包辦全校的前一、二名。

他也成了媽媽的第二個兒子,因為耀然學長的父親工作需要輪班,於是他幾乎都會留在家裡吃飯,媽媽總是拿他的碗來玩挾菜疊疊樂,目標應該是疊的比玉山還要高。

他更成了爸爸的圍棋競爭手,一到假日就找他來下棋,兩個人的勝負慾都很強,可以連下十四個小時,不吃不喝,我不懂,不過就是下棋又不是在淘金礦,贏了又怎樣?

最重要的是,耀然學長成了我眼裡唯一的男人,比劉德華帥、比金城武迷人、比F4還要酷上幾萬倍,我十五歲生日那天,許下的三個願望,都是想要和耀然學長談戀愛。

當我吹熄蠟燭的時候,睜開雙眼映入我眼簾的是耀然學長,他依舊用著肉眼很難察覺的微笑,摸了摸我的頭,對我說了一句,「不管妳許了什麼願,一定都會實現。」

那一秒,我真的相信,願望一定可以實現。

《明天待續》

本文出自《所謂的你愛我》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商周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