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所謂的你愛我(2)

Share

所謂的你愛我(1)

文/雪倫

在努力遺忘那些悲傷的過去時,我更害怕連這一些僅存的美好片段,也會一起消失,生活已經這麼辛苦了,為什麼連回憶都這麼讓人這麼矛盾?難道不能只留下好的,忘記壞的。

「沒事吧?」樂晴的聲音,在我耳朵響起,把我從過去拉回現在。

我看著她,她指了指我手中,已經被哥哥掛掉剩下嘟嘟聲的話筒,我才反應過來,緩緩的把話筒放好,慢慢的恢復心情,然後對著樂晴點了點頭,「沒事。」我說著。

「嗯,快去休息吧!」樂晴知道再問下去,就和往常一樣,我也不會有什麼最新說法,所以很豪爽讓我回房間。

回到房間後,我坐在床上,想著哥哥剛對我說的話,想著媽媽又再因為我而自責,我沉重的起身,走到工作桌旁,從小抽屜裡拿出一個月用不了幾次的手機,然後開啟電源。

按了媽媽的行動電話撥出,好像是等了好久一樣,通話馬上被接通。

「是立湘嗎?妳沒事嗎?季陽說妳醒了,媽真的好擔心妳,都是我不好,,讓妳想起不開心的事,還害妳昏倒,我這個媽媽真的很失敗,媽真的很抱歉,我從今以後都不說了,絕對不說了。」這時,我和媽媽的角色好像對調了一樣,她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期待我的原諒。

記得小時候,我比哥哥調皮,四歲開始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媽媽,我錯了,可不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

我很難過,媽媽為了我如此卑微。

「媽,跟妳沒有關係,我只是趕案子沒睡好而已。」我吞下哽咽,試著讓對話不要變的悲傷。

十幾年來都在被別人安慰的我,竟沒有學會怎麼安慰別人,說了一句誰也不會相信的話,然後我和媽媽的對話陷入了辭窮,當媽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時,通話就會告一段落。

但我知道我有責任,緩解媽媽的自責,因為那從不是她的錯。

「媽,對不起。」我說。

媽媽的淚水沒有止住,電話那頭傳來哭泣的聲音,我的眼眶也在這頭紅了,爸爸接過電話,安慰著我說:「立湘,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接著支支吾吾的說:「那個……爸是想說,如果妳的情緒上有……呃,有不開心的,還是說有胸悶……要不要再去給王醫師看看?」

我已經有七年沒有看過心理醫生了,所以我以為我好了。

「爸,我真的沒事。」我說。

爸爸遲疑了一下,才繼續對我說:「嗯,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他開始說服他自己。

我們都是這樣,過日子,就是吃三餐再加上說服自己。

「那個……生日快樂,昨天來不及跟你說。」我一直記得這件事,我一直記得,要微笑開心的對爸爸說,但昨天卻被我自己給搞砸了。

我可以察覺爸爸在電話那頭愣了一下,才笑著說:「好、好,謝謝,妳快樂,我就快樂。」聽著他這樣說,我既無奈又心酸。

和爸爸道了再見後,結束通話,手機螢幕顯示通話時間,是五分二十三秒,我忍不住想著一年內,我到底花了多少時間,當他們的女兒,我從沒有盡過女兒的責任,爸媽的所有事,都是哥哥在處理,因為我自私的,只負責不停傷心和一直沉淪過去。

我嘆了口氣,走回房間,躺回床上,卻發現越安靜,心就越慌亂,我只好再次坐起身,回到工作桌前,打算用工作來放過自己,這永遠都是最有效的辦法。

客戶來信告訴我,關於療癒系商品的部分,希望可以見面討論比較安心,但面對面溝通,已經不再是我的強項,所以我總是能拒絕,就盡量拒絕,但客戶非常堅持,再加上之前合作過幾個案子,能用的理由和藉口都用的差不多了,我只好妥協。

就在我寄出答應明天中午見面的email時,樓上天花板又響起了好大的聲音,像是重物掉落,砸在地板上砰了好大一聲,我嚇的抬起頭看著,聲音又消失了,房間裡面只剩下我有點神經質的呼吸聲。

到底是真的,還是我的幻覺?

想起父親要我去看心理醫師,難道我真的又病發了?我開始有點焦慮,我不想再看醫生,也不想再靠安眠藥睡覺,我起身離開房間走了出去。

只有樂晴在客廳裡,整理大勇打完的電動玩具。

我走到樂晴身旁,她被我無聲的移動嚇了一跳,大勇的昂貴電動搖桿就這樣掉地上,還沒跟樂晴道歉前,我先在心裡跟大勇下跪。

樂晴一臉看到鬼的樣子對我說:「媽啊!立湘,妳知道我年紀大了,禁不起嚇嗎?而且妳怎麼起來了?妳不是在睡覺嗎?」

我搖了搖頭,緩緩的對她說:「我房間天花板有奇怪的聲音。」

「什麼奇怪的聲音?」樂晴把大勇的昂貴搖桿再次丟到地上,邊說邊走進我房間,我跟在她後頭,一進房就看到她認真的抬起頭看著天花板。

她觀察了一下後,回頭對我說:「沒有啊。」

「剛剛有砰了很大一聲。」我說。

樂晴先是一臉狐疑的看著我,接著用著極度不自然的表情說:「立湘,那個季陽是說,可能妳最近會有一點情緒不穩,還有可能會有一些,嗯,特別的行為……然後希望我們……」

她們原本就知道我是個奇怪的人,但她們接納我的怪癖,晚上不出門,旅遊不過夜,晚上不能熄燈,不愛和陌生人說話,和全世界的人保持距離,昨天莫名其妙的昏倒和情緒失控,再加上我哥的叮嚀,我現在百分之二億的相信,樂晴她們都知道我一定有病。

「我真的聽到了。」我不想承認我有病。

樂晴再給我一次機會,和我一起安靜的抬起頭看著天花板,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天花板依然沒有聲音,樂晴低下頭看著我,一臉給過我機會的表情,安撫著我說:「妳好好睡一下,我去準備晚餐,等等給我吃兩碗飯。」

好了,我徹底被樂晴放棄了。

我也開始對自己絕望,樂晴輕拍了我的臉,要我不要在意,再給了我一個打氣的笑容後,轉身離去,在踏出房門口的那一刻,天花板為了我扳回了一城,很不客氣的又傳來砰!砰!砰!

《明天待續》

本文出自《所謂的你愛我》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商周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