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所謂的你愛我(3)

所謂的你愛我(1)

所謂的你愛我(2)

 

文/雪倫

 

樂晴馬上回過頭看著我,再抬頭看著天花板,不停的看著我,再看著天花板,接著走到我面前問著我,「妳剛剛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我很用力的點了點頭。

樂晴鬆了一口氣對我說:「我還以為我幻聽咧。」

這一次,我不孤單。

 

但原來,樂晴剛剛真的覺得我是幻聽,不過老實說,我也很怕自己是幻聽,又得要再開始治療之路,我很感謝自己告訴樂晴這件事,至少證明了我不是生病,而是樓上真的有奇怪的聲音。

 

「前幾天就這樣了。」我說。

「可能是有流浪貓跑進去了,我上去看看,妳不要擔心。」樂晴一臉很有自信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

接著走了出去,我也跟著出去,看到她在東翻西找,先去廚房拿了菜刀,後來把菜刀拿回去放,再去儲藏室拿了鐵槌,發現感覺不對再放回去,去依依房裡,拿了尚昱哥收藏的職棒明星大師兄簽名球棒,才往門外走去。

我發現,她的手在抖。

 

        「我陪妳去。」我鼓起勇氣說。

即便樂晴像是媽媽一樣的照顧我們,但她也不過是大我兩歲,比我嬌小的女人而已,就算我再討厭出門,再害怕陌生環境,也不能讓她自己去樓上,因為我也不能確定,在樓上發出聲響的是流浪貓。

 

        我不能讓樂晴,有任何機會發生和我一樣的經歷。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全身發抖,但我仍然握緊拳頭,因為哥哥說的那句,「妳如果不幫妳自己,這世界上沒有人可以幫妳。」

        我無法遺忘恐懼,唯一的選擇,也就只有面對恐懼。

        我走到門口,穿著鞋子,樂晴又意外又擔心的看著我,「妳別去,我去就好。」

 

        我打開門走了出去,用行動回答樂晴。

        她也很快的穿上鞋子,走到我面前,牽著我的手,一起到了樓上,站在門口,我們兩人對看,才發現我們根本就沒有鑰匙,怎麼進去?

 

剛剛對自己的信心喊話,瞬間變零。

        「我們到底在幹嘛?」樂晴看著我說。

        我苦笑了一下,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就算了,這兩天還讓樂晴忙到,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幹嘛。

        「一急就沒腦袋,連手機都沒有帶,我們先下去打給里長,請他和劉先生聯絡,叫房仲來開門。」

        我點了點頭。

        「一定是房仲有帶人來看,結果門窗沒有關好,讓流浪貓跑進去了。」樂晴對著我說,也順便對著自己說。

 

***

 

我們手牽手準備下樓時,屋子裡傳來聲響,裡面有人用英文罵了髒話,F開頭的,聲音是男的,樂晴一聽裡面有人,馬上鬆開我的手走回門口,然後按著門鈴,對著裡面頭喊著,「請問裡面有人嗎?」

 

        但我一聽到裡面有陌生男人,嚇到腿有點軟了,有點猶豫,不知道是要留下,還是要馬上衝回家。

 

        很快的,門打開了,探頭出來的是張滿是鬍渣又有點兇狠的臉,頭髮好長感覺好幾天沒洗頭,穿著無袖背心和短褲,長的就像八仙過海李鐵拐的雙胞胎,我警覺的想要逃,但我不能丟下樂晴,害怕又擔心的看著她。

 

樂晴緊握球棒,被現代李鐵拐的臉嚇到,她把自己音量調到最大的問著他,「你是誰?你為什麼在這裡?你在這裡幹嘛?你知道隨便闖入別人民宅是會被抓去關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