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所謂的你愛我(3)

Share

所謂的你愛我(1)

所謂的你愛我(2)

文/雪倫

樂晴馬上回過頭看著我,再抬頭看著天花板,不停的看著我,再看著天花板,接著走到我面前問著我,「妳剛剛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我很用力的點了點頭。

樂晴鬆了一口氣對我說:「我還以為我幻聽咧。」

這一次,我不孤單。

但原來,樂晴剛剛真的覺得我是幻聽,不過老實說,我也很怕自己是幻聽,又得要再開始治療之路,我很感謝自己告訴樂晴這件事,至少證明了我不是生病,而是樓上真的有奇怪的聲音。

「前幾天就這樣了。」我說。

「可能是有流浪貓跑進去了,我上去看看,妳不要擔心。」樂晴一臉很有自信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

接著走了出去,我也跟著出去,看到她在東翻西找,先去廚房拿了菜刀,後來把菜刀拿回去放,再去儲藏室拿了鐵槌,發現感覺不對再放回去,去依依房裡,拿了尚昱哥收藏的職棒明星大師兄簽名球棒,才往門外走去。

我發現,她的手在抖。

「我陪妳去。」我鼓起勇氣說。

即便樂晴像是媽媽一樣的照顧我們,但她也不過是大我兩歲,比我嬌小的女人而已,就算我再討厭出門,再害怕陌生環境,也不能讓她自己去樓上,因為我也不能確定,在樓上發出聲響的是流浪貓。

我不能讓樂晴,有任何機會發生和我一樣的經歷。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全身發抖,但我仍然握緊拳頭,因為哥哥說的那句,「妳如果不幫妳自己,這世界上沒有人可以幫妳。」

我無法遺忘恐懼,唯一的選擇,也就只有面對恐懼。

我走到門口,穿著鞋子,樂晴又意外又擔心的看著我,「妳別去,我去就好。」

我打開門走了出去,用行動回答樂晴。

她也很快的穿上鞋子,走到我面前,牽著我的手,一起到了樓上,站在門口,我們兩人對看,才發現我們根本就沒有鑰匙,怎麼進去?

剛剛對自己的信心喊話,瞬間變零。

「我們到底在幹嘛?」樂晴看著我說。

我苦笑了一下,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就算了,這兩天還讓樂晴忙到,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幹嘛。

「一急就沒腦袋,連手機都沒有帶,我們先下去打給里長,請他和劉先生聯絡,叫房仲來開門。」

我點了點頭。

「一定是房仲有帶人來看,結果門窗沒有關好,讓流浪貓跑進去了。」樂晴對著我說,也順便對著自己說。

***

我們手牽手準備下樓時,屋子裡傳來聲響,裡面有人用英文罵了髒話,F開頭的,聲音是男的,樂晴一聽裡面有人,馬上鬆開我的手走回門口,然後按著門鈴,對著裡面頭喊著,「請問裡面有人嗎?」

但我一聽到裡面有陌生男人,嚇到腿有點軟了,有點猶豫,不知道是要留下,還是要馬上衝回家。

很快的,門打開了,探頭出來的是張滿是鬍渣又有點兇狠的臉,頭髮好長感覺好幾天沒洗頭,穿著無袖背心和短褲,長的就像八仙過海李鐵拐的雙胞胎,我警覺的想要逃,但我不能丟下樂晴,害怕又擔心的看著她。

樂晴緊握球棒,被現代李鐵拐的臉嚇到,她把自己音量調到最大的問著他,「你是誰?你為什麼在這裡?你在這裡幹嘛?你知道隨便闖入別人民宅是會被抓去關的嗎?」

李鐵拐沒理樂晴的恐嚇,一臉正經的看著她,很冷靜的說:「我是住戶啊。」然後轉過頭,直愣愣的看著我,或瞪著我?

他的眼神太過突然掃過來,我心一顫,在樓梯旁一個沒站好,就這樣滾了下去,還伴隨著樂晴的尖叫聲,確定自己滾到定位後,再次努力的睜開眼睛時,還沒反應過來,只覺得耳膜快破了,因為樂晴就在我耳邊大吼著我的名字。

「我沒事。」我對樂晴說,只是全身骨頭好像散了一樣。

「天啊!妳額頭流血了,天啊!妳手肘也擦破皮了,天啊天啊天啊!妳的膝蓋也流血了。」樂晴看著我身上的傷,急的快哭了。

我都還來不及看自己的傷口,就被人橫抱了起來,頭一抬,竟是李鐵拐,我被他的舉動嚇到,不停的掙扎著,要他放我下來,陰影再度湧上,我歇斯底里的大叫,要他放開我,被陌生人碰觸的噁心感從胃裡湧了上來,然後,我抓著他的領口。

胃一緊縮,下一秒,往他身上吐了下去。

中午吃的紅燒肉、炒三鮮、涼拌綠椰菜、豬心湯,都在李鐵拐的肩上、背後,驚訝的表情,只在他臉上閃過一秒,但他仍然沒有放開我,冷靜的對樂晴說:「她需要擦藥。」

樂晴一臉尷尬的看著我和他,然後趕緊的說:「我們住樓下。」

李鐵拐抱著我往樓下走,頭也沒有回的對著樂晴說:「記得她的鞋子。」

他身上都是我嘔吐物的味道,因為有我的味道,所以緩解了我的緊張,我沒有再掙扎,就這樣被他送回家裡客廳的沙發上,依依和明怡也剛好去大賣場回來,一進客廳看著狼狽的我和李鐵拐,兩個人張大嘴巴不知所措,而跟在我們身後的樂晴,拿著球棒,猛向李鐵拐道歉。

李鐵拐很酷的說:「沒關係,然後,我是前天搬進樓上的紀東炫。」接著,很瀟灑的走出我們家,我看到他衣服背後,黏著我未消化的紅蘿蔔,我轉頭看著樂晴三人,她們都用手摀著嘴巴,快吐了的樣子。

還好她們都沒有吐,所以我的傷口,很快的被處理了,明怡正在幫我擦藥,樂晴邊跟她們說著剛剛發生的經過,她們也邊看著我,表情盡是同情李鐵拐。

「我才要叫他不要碰立湘,誰曉得他一下就把立湘抱起來。」樂晴說。

依依眼睛發亮,「這麼帥?」

「妳們也知道,陌生人,尤其是男生只要一碰到立湘,她就會變的很可怕。」明怡和依依猛點頭,「結果立湘掙扎了幾下之後,就吐了。」

我聽著樂晴的描述,丟臉的緩緩低下頭,接著明怡慢慢的脫掉我左腳上滿是血漬的襪子,才發現我的腳姆趾指甲掀了起來,「天啊!」明怡輕呼。

「光看到我都覺得痛死了,這怎麼能走路?還好紀先生抱妳下來。」依依看著我的傷口,臉部有點扭曲的說。

「結果她吐在人家身上。」樂晴完全沒發現我的羞愧,繼續說著。

明怡皺著眉頭看著我說:「立湘,這可能要去醫院處理,幾乎掀了快一半。」

我看著窗外的天色暗了下來,搖了搖頭,不想出門,我寧願在家痛死。

明怡只好先幫我處理傷口,樂晴和依依先去準備晚餐,本來就像廢人的我,現在因為腳趾指甲斷了,完全成為行動緩慢的真正廢人。

「好了,但明天一定要去讓醫生檢查一下。」明怡看著我,希望我給她一個保證,於是我點了點頭,她很滿意的拍了拍我的臉後,就去幫樂晴她們料理晚餐。

我坐在沙發上,想起身去餐桌幫忙擺餐具,被經過的樂晴眼尖發現,「妳給我好好坐著就好。」原本離開沙發約莫一公分的屁股,再次狠狠的黏回去,門鈴剛好響了,樂晴去開門。

走進來的是我哥,還有大勇。

《明天待續》

本文出自《所謂的你愛我》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商周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