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所謂的你愛我(4)

Share

所謂的你愛我(1)

所謂的你愛我(2)

所謂的你愛我(3)

文/雪倫

大勇一進來就往他的老位置坐,也就是電視前,準備開始打電動,而哥哥則是看著我表情有點尷尬,我想是因為早上他掛了我電話。

但哥哥不懂,掛我電話,和我帶給家人的壓力比起來,根本算不上什麼,我值得被哥哥掛上幾萬次電話。

「我的搖桿為什麼有刮痕?」大勇拿著手上的寶貝慌張大吼,打斷了我和哥哥的無聲對看,發現哥哥和我同時鬆了一口氣。

呼。

聽見大勇的吼叫聲,剛走回廚房的樂晴再走出來,火氣上升的對著大勇說:「你在大聲什麼?自己打完又不收好,有刮痕怎樣,不能用了是不是?那剛好,順便丟掉,省得我還要收。」

大勇馬上變臉,討好的對樂晴說:「沒有啦,我是太高興了,想說怎麼刮的這麼有藝術感,妳看剛好一個勾勾,NIKE耶!」

「少來,去買沙茶醬。」樂晴完全沒有被大勇唬住,他們從大學就認識到後來在一起,大勇只要一張開嘴,樂晴就可以看到他的胃了。

「沙茶牛肉?砂鍋鴨?沙茶螃蟹?」大勇眼睛發亮的問。

「沙茶牛肉,給你三分鐘,不然就是沙茶孫大勇。」樂晴一說完,大勇的身影五秒內消失在大門口,然後她很帥的轉身,回到廚房繼續忙著。

客廳只留下哥哥和我。

想假裝沒事,我伸手拿起沙潑上的雜誌假裝看著,哥哥突然一臉緊張的看著我說:「妳的手肘怎麼?」然後一個移步來到我面前,撥開了我額前的瀏海,「這裡也受傷了?」

三十幾年的兄妹,我在他眼裡讀到了不信任,他以為我情緒不穩自殘,我很難過,但我明白,是我的行為造就了別人的看法,我就是如此的不爭氣,才讓哥哥有這樣的認為。

我沒有資格生氣,只能好好的解釋,「剛剛不小心從樓梯跌下去。」

「對啦,都是我沒有注意,才害立湘受傷。」樂晴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從廚房出來,小心翼翼的看著搖桿的傷痕。

哥哥聽著樂晴的說法,相信了樂晴,檢查了我身上的傷,然後對著我說:「明天陪妳去看醫生,妳的腳趾今天不可以碰水。」

「我明天自己去看就好,剛好和客戶約好要談點事。」我說。

哥哥和樂晴一臉不放心的看著我,人要做的像我如此失敗還真是不容易,我露出微笑,想要博取更多信任,「我真的可以自己去,只是走路比較慢一點而已。」

「我明天沒有什麼事,可以陪立湘去。」樂晴說。

「我可以自己去,」我再一次回答著,很堅定的。

哥哥和樂晴看著我,最後妥協了,「如果腳真的很不方便,隨時打給我。」他說。

我點了點頭。

哥哥留下來吃完晚餐,扶我進房後,他從口袋裡拿了兩張拼湊過的照片,

遞到我面前,我驚訝的看著他,接過耀然學長還缺了幾塊碎片的照片,「別再撕了,我老了,眼睛不好,要拼很久。」哥哥開玩笑的對我說。

我只好給他面子,笑了一下。

「不是撕了就可以忘記的,我知道它們對妳很重要。」哥哥說著。

我對耀然學長的感情,他是知道的,所以事情發生後,為了減少我的痛苦,不讓我再想起那些事,他和耀然學長慢慢的減少聯絡,最後因為我,失去了一個好朋友。

哥哥拍了拍我的肩膀,沒再說什麼就離開了,把我和那兩張照片留在房間裡,我看著和耀然學長的合照,在耀然學長身旁的我,笑的好幸福,而耀然學長臉上仍然掛著只有我能察覺的笑容,手正溫柔的摸著我的頭。

那天,是我人生最快樂,也是最痛苦的一天。

那件事,就是在那天發生的。

我望著照片嘆了口氣,不能再想了,我得趕緊回到正常生活,已被回憶困了好幾天,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得要正常,我身旁的人才能正常,於是我回過神來,把照片隨手就塞進了我的枕頭底下,緩慢的回到工作桌前,開始準備明天和客戶要討論的資料,口才變差,就要用其他的方式來說話。

當我認真的找資料,畫草圖、寫建議書,天花板又傳來聲響,但我已經懶的抬頭看了,知道樓上住的是人,知道不是我的幻聽後,不安感已經消失,我頓時全身一陣酥麻,原來面對恐懼,才能真的處理恐懼。

雖然腳趾偶爾傳來一陣刺痛。

頓時心裡湧起一陣好久不見的輕鬆感,我帶著微笑熬夜,而樓上也是帶著狠勁製造噪音,和我一起到天亮。

準備好資料,再處理另一個客戶要趕的案子,我很滿意今天的進度,充實的躺回床上,隱約聽到樂晴、依依、明怡輪流進門叫我吃早餐、問我傷口痛不痛,但放鬆後的睡眠,太深太沉太舒服,後來我就失去意識了。

我再次睜眼,是樓上又傳來砰一聲。

我坐起身,恐懼感變成煩躁感,再這樣吵下去,我可能會因為這些聲音,精神耗弱,而再次發病,但我沒有煩躁的太久,因為我看到床邊的電子時鐘,已是十點半,但我卻只能心很快,但動作很慢的梳洗換衣。

拿了包包及資料。小跛腳的下樓,一個階梯、一個階梯的緩慢移動,和陸續上樓的鄰居,點頭打招呼,他們看著我腳受傷,一臉很想問,但知道問了我也不會回答,所以都只好作罷。

相關文章

到了一樓,我艱難的把包包和資料都放到左手後,伸出右手準備打開門時,後面突然伸出一隻手,幫我完成了這個動作,我尖叫了一聲,接下來手上的東西都不見了,我嚇了一跳又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妳肺活量滿大的。」李鐵拐,不,是紀東炫粗糙的聲音,在我頭頂上響起。

我抬起頭看著他,閉上了嘴,想把他手上屬於我的東西拿回來,但他動作很快的先走了出去,我只能拖著腿,試圖想要跟上,他可能是個好人,對我來說,卻仍是陌生人。

沒吃早餐的胃,又有點想吐。

不顧腳趾指甲翻起,我忍著刺痛快速的追上他,他看到我走到旁邊,停了下來,打量了我一眼後,把我的東西還給了我,我拿了東西後繼續往前走,他就這樣跟在我身後。

我假裝鎮定的,加快腳步。

「走慢一點,妳的腳不是在痛?」他在我後頭說著。

我停頓了一下,決定放過我的腳趾,我覺得再這樣逞強走下去,醫生可能會叫我直接截肢,於是我恢復正常的速度走著,他也緩慢的跟在我身後,和我一起上了公車,我坐在前面,他坐在我後面。

我不知道他是跟蹤我,還是剛好和我順路,我警戒的坐直身子,他的頭靠到前方,在我身旁說了一句,「放鬆一點,妳是隨時要去打仗嗎?」我嚇了一跳,回過頭看著他,他直愣愣的看著我,像昨天一樣。

我回過頭,不再看他,但對他的恐懼,已沒有昨天那麼強烈,只是早已隨時隨地保持警戒的我,並沒有因為他的一句話而卸下心防,我仍然直挺挺的坐著,下了車後,他也跟著我下車,繼續走在我身後。

我走進樂晴昨天幫我預約掛號的診所,拿出健保卡給護士,轉頭往門外看去,紀東炫不見了,我鬆了一口氣,走到診療室外的長椅坐下,等候叫號,眼神仍然不自覺的往外看。

「朱立湘小姐!」護士走出來喊著我的名字,我回過頭起身,跟著護士走進診療室。

醫生說要拔掉指甲,我點了點頭,「會很痛喔!」他說。

「嗯。」

醫生驚訝著我的冷靜,接著護士拿了麻醉藥,對我說:「打針會有點痛喔!」我點了點頭,沒有任何的討價還價或是掙扎,護士小姐以為我是太害怕了,邊打針邊安慰著我,「忍耐一下喔!很快的。」接著在我的腳姆指左右邊上的肉各打了一針。

「不痛嗎?」護士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沒有任何反應的我。

「痛。」我冷冷的說,但經歷過比這個更痛的,這種皮肉之痛就算不上什麼。

護士一臉看到鬼的樣子打量了我一番,醫生進來了,右手拿著鉗子,左手摸著我的腳姆指甲問著,「現在有什麼感覺嗎?」

我搖頭了搖頭,醫師突然叫了一聲我的名字,我抬起頭看他的同時,指甲也順便被拔掉了。

醫生一臉驕傲,拿著夾著腳甲的鉗子看著我說:「是不是很快?」炫耀著他的速度。

「嗯。」我點了點頭。

醫生無趣的收起笑容,快速的幫我包紮傷口,然後正經的交代我後續的要注意的狀況,還有回診的次數。

「我可以自己在家擦藥就好嗎?」只要不出門,我願意多拔幾個指甲交換。

醫生搖了搖頭,「不行,要固定時間回診,然後指甲要幫妳打包嗎?」

「不用了,謝謝。」我說。

然後我站起身走了出去,在櫃檯拿了止痛藥後,慢慢走出診所,或許是因為麻藥的關係,總覺得腳趾一點都不痛,行動比剛剛方便,當診所的電動門一開,我看到紀東炫坐在外頭的一台摩托車上,吃著御飯糰,看到我出來,他把吃一半的飯糰全塞進嘴裡,然後跳下車。

他走到我面前時,嘴裡的飯糰已經在他的胃裡,「醫生怎麼說?」他很自然的問著。

我看了他一眼,沒有回答他,轉身往前走,和客戶約在前面的星巴克談事情,所以樂晴特地上網幫我預約了這間最近的診所,方便我看腳。

他走到我面前,對我說:「妳幹嘛不說話,我又沒有要對妳幹嘛?是我害妳摔下去的,讓妳受傷覺得很不好意思,我想知道有沒有很嚴重,如果有需要,我可以賠妳醫藥費。」

我停住腳步,原來這是他跟著我的原因。

「我沒事,而且是我自己摔下去,跟你沒有關係。」我淡淡的對著他說。

紀東炫笑了,我看不出他的笑容是怎樣,因為被他的幾乎被滿臉鬍渣給擋住了,只能看到他眼角的笑紋。

「我一度以為妳有語言障礙,不會說話,沒想到妳會說話欸。」他有點驚喜的說。

《明天待續》

本文出自《所謂的你愛我》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商周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