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禮貌性調情,不過是特定時空下的產物

禮貌性調情,是一種特定時空下的產物,在那個當下,也許會產生許多好感與幻想,一旦離開那個時空,那些遐想就應該隨之消失,抓著不放,即使曖昧能夠成真,但也會伴隨著難堪的尷尬。

 

    我就目睹過類似的狀況。

 

    幾年前我任職的一間公司,租了咖啡機提供員工使用,每個月咖啡機公司的業務都會來送咖啡豆、保養機器,固定接洽的窗口女同事也跟業務很熟,只要業務一來,兩人就聊得很開心。

 

    例如有時業務提早兩天送了咖啡豆來,女同事問怎麼回事,業務笑嘻嘻地說:「最近被老闆釘,心情不好,來見妳一下心情會好一點。」;要不就是在教女同事保養機器時,諄諄叮囑:「記得要先把插頭拔掉喔,不然機器突然運轉,我怕妳會受傷。」;或者離去前交代:「有狀況就打給我,我馬上過來,開玩笑,妳打給我我怎麼會不來。」

 

    這類讓人聽了有點起雞皮疙瘩的話,業務講來倒是自然得很,女同事也不是省油的燈,左一句「看我看這麼久還看不膩嗎」、右一句「好啊那我就半夜三點打給你看你來不來」,兩人對話像乒乓球有來有往,聽久也頗有趣。

 

    直到有次公司人事調動,負責接洽咖啡機業務的窗口換了人,來個剛出社會沒多久的小菜鳥接手,小菜鳥長得清秀可愛,安靜不多話,連接個電話都會結巴。

 

果不其然,小菜鳥第一次跟咖啡機業務當面接洽時,整個臉紅到像灌了瓶伏特加,業務趕緊化解尷尬,一邊自我介紹一邊說:「啊呀,換了這麼可愛的女生當窗口,這樣以後要我打折我怎麼拒絕啊~」

 

    業務果然是老江湖,半年過去後,小菜鳥面對他的時候已經不會緊張到連話都說不出來,還能偶爾撒嬌:「送我們幾包糖跟奶精嘛,拜託啦~」有時其他同事還會虧小菜鳥,說業務對她比較好,送糖跟奶精特別大方。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