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愛,請殘忍。

她喜歡他,他對她不錯,但那種不錯很曖昧模糊,似乎只是將她當成一個知心的朋友,但有些時候又額外的關注照顧她,會叮嚀她天氣涼了多穿一點,會注意她變瘦變漂亮了。那種曖昧鼓勵她更付出,她研究他的星座,想知道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女人,她搭了三個小時的車程,只為「順便」去找他吃飯,「順便」送剛好看到適合他的小禮物。

 

慢慢的她生活重心圍著他轉,她的細膩觀察,讓兩人間越來越成為無話不談的知己,遇到煩惱、困難,或有不為人知的心事,他都會找她傾訴商量,她搬家、修電腦,他二話不說跳出來當義工。

 

某次一起看夜景的機會,她終於趁著夜色鼓起勇氣告訴他:「我喜歡你。」他沒正面回應,只是告訴她一段往事,關於他與前女友的糾纏與愛恨不清,最後他總結:「我覺得還沒準備好,所以現在暫時不想交女朋友,除非碰到了真的很適合、而且讓我很有安全感的對象。」

 

於是她一直努力證明自己真的跟他很適合,想辦法找出彼此最有默契的共同點,早晚跟他報平安,假日有約也待在家,讓他知道她會是個很忠實的伴侶,她繼續耐心的等待:直到某天看到他宣布和別人穩定交往中才崩潰,更令她不能諒解的是事後,他還若無其事的繼續用LINE找她聊天、和她分享心事,甚至詢問與現任女友之間的交往點滴。

 

「妳覺得她會喜歡這種約會方式嗎?」「那天在床上她抱著我,可是我沒有動她,她會不會覺得這樣很不MAN?」諸如此類,對暗戀者來說,像是挖心一樣的問題,他毫不費力的就問了。

「幹嘛要問我?」她冷冷的回,「因為妳懂我,又是我最崇拜且要好的女生朋友啊!」

「誰,他媽的想當你的朋友。」她忍不住說了,「別這樣嘛,對我來說妳也很重要啊…」他說,不想失去她這個朋友,又暗示,難道一定要這樣沒風度?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