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都是千瘡百孔的戀人

文/陳雪

 

愛上一些人、離開一些人、傷害一些人、被一些人傷害,一年、一個月、幾天,、幾秒鐘,終將逝去的,與永不消失的,這些,那些,種種愛情,雕刻了我們的臉,鑿穿我們的心,使之成為現在的樣子。

 

年輕時覺得自己是破損的,第一場戀愛就跌得滿身是傷,可是年輕啊,每一次死亡都能重生,或者說每一次接近死亡,都能死裡逃生,我在第二次戀愛時非常悲傷地想到「第一次已經結束了」,此後所有愛情是否都會變成第一次的疊影,「我只愛你」將會變成起手勢,「唯一」與「永遠」只能成為發語詞。

 

但什麼也沒阻止你去愛。

即便自己根本還沒有愛人的能力。

 

想要愛人、渴望被愛,是自動反應,像陽光空氣水那麼自然,那麼必然,甚至太多了,二十歲到三十多歲之間的時間裡,腦袋裡像填塞了「愛情」這塊吸過水的巨大海綿,如此擁擠,使得其他思想都被排除在邊角。

 

慌慌亂亂過了好長的時間,那些被愛情凹折過的時間,漫長久遠得幾乎算不出輪廓,堆疊著失聲痛哭的凌晨、發狂爭吵的深夜、愛意繾綣的黃昏、情人必須離開的時刻與咬著牙自己才有能力轉身走掉的剎那,生命像迷航的船,順水漂流,遇上誰就愛誰,忙著追尋,忙著逃離,忙著忘卻,忙著刻印,關於愛情的種種變貌,那時你還認不得,有很多幻影都是自己內心的投射,很多傷害來自往事的回擊,老是想要靜下來整理一下自己,但水過船不停,又飄向了下一站。

 

我們正在戀愛嗎?我真正愛過了嗎?被認真愛過了嗎?如此多名之為愛的事物為何大多數時刻都令人困惑,又充滿懊悔?如此多帶著愛情外裝的關係,為什麼無法使人快樂?沒能令自己更自信一些?一如心中寫滿長長的戀人名單,可你知道這些戀人關係終將結束。你終究沒有能力令自己留在他們/她們身旁,

 

或者使他們留在你身邊。

一切到底出了什麼差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