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們都是千瘡百孔的戀人

Share

文/陳雪

愛上一些人、離開一些人、傷害一些人、被一些人傷害,一年、一個月、幾天,、幾秒鐘,終將逝去的,與永不消失的,這些,那些,種種愛情,雕刻了我們的臉,鑿穿我們的心,使之成為現在的樣子。

年輕時覺得自己是破損的,第一場戀愛就跌得滿身是傷,可是年輕啊,每一次死亡都能重生,或者說每一次接近死亡,都能死裡逃生,我在第二次戀愛時非常悲傷地想到「第一次已經結束了」,此後所有愛情是否都會變成第一次的疊影,「我只愛你」將會變成起手勢,「唯一」與「永遠」只能成為發語詞。

但什麼也沒阻止你去愛。

即便自己根本還沒有愛人的能力。

想要愛人、渴望被愛,是自動反應,像陽光空氣水那麼自然,那麼必然,甚至太多了,二十歲到三十多歲之間的時間裡,腦袋裡像填塞了「愛情」這塊吸過水的巨大海綿,如此擁擠,使得其他思想都被排除在邊角。

慌慌亂亂過了好長的時間,那些被愛情凹折過的時間,漫長久遠得幾乎算不出輪廓,堆疊著失聲痛哭的凌晨、發狂爭吵的深夜、愛意繾綣的黃昏、情人必須離開的時刻與咬著牙自己才有能力轉身走掉的剎那,生命像迷航的船,順水漂流,遇上誰就愛誰,忙著追尋,忙著逃離,忙著忘卻,忙著刻印,關於愛情的種種變貌,那時你還認不得,有很多幻影都是自己內心的投射,很多傷害來自往事的回擊,老是想要靜下來整理一下自己,但水過船不停,又飄向了下一站。

我們正在戀愛嗎?我真正愛過了嗎?被認真愛過了嗎?如此多名之為愛的事物為何大多數時刻都令人困惑,又充滿懊悔?如此多帶著愛情外裝的關係,為什麼無法使人快樂?沒能令自己更自信一些?一如心中寫滿長長的戀人名單,可你知道這些戀人關係終將結束。你終究沒有能力令自己留在他們/她們身旁,

或者使他們留在你身邊。

一切到底出了什麼差錯?

終於你已經走到窮山惡水,無路可去,再逃就只能跳下深淵,只得轉過身來,只能將已踏過又蓋滿雜草的路重新探勘,設法開出新的道路。

所以你從頭學起。

第一個字跳進眼裡,「不安」,第二個字「傷害」第三個字「分離」,「脆弱」「爭吵」「改變」「糾纏」「依賴」「告白」許多細碎的字詞,像飄下的落雨,大大小小、或輕或重,紛紛落入你眼際,就是這些字,標誌了你的往事歷歷,你站定在字詞雨中,接受它們的撞擊,彷彿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你非常愛惜。

穿過故事之海,將整個生命翻閱數次,切切實實為自己找到生路,來到淡然的中年,如今的你想對年輕的你說,試著原諒自己,停止自責,無論過去多麼不堪,無論自己犯下任何錯誤,無論,有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你其實可以原諒自己的,有時,我們需要的,也就是打心裡對自己的諒解,接受,寬容,這一切不是為了沉淪,而正是為了有機會正視自己,因為我們是唯一那一個可以原諒自己,且可以有機會讓自己不再犯錯的人。

若有一天,你終將梳開那些密密麻麻纏亂不清的記憶,你能看見那些被穿鑿而出破損的傷口,那使你變得千瘡百孔的所有事物,都不再只是黑暗與痛苦,就像許多字停於紙面成為詩篇,這些瘡孔透進光線,使你的生命燦亮。

然後你能夠自信而不心虛地說,我願意去愛,我可以愛了。

本文出自《我們都是千瘡百孔的戀人》印刻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印刻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