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當愛情不是一種需要,愛情就會回到它原本的面貌

文/陳雪

為了一段感情,你逃到了天涯海角,似乎必須要離他很遠很遠,才有辦法戒除他對你的影響。「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知道跟他在一起會受傷,卻還是一再重複,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很痛苦,但想到不能在一起就更痛苦了。」

愛得慘烈,分得悲傷,你說這是你生命裡最重要的一段經驗,剛發現他不忠的日子,你每日以淚洗面,陷入憤怒、悲傷、茫然各種強烈而負面的情緒裡,你知道他就是這樣的人了,你能留住他的人,卻無法使他忠實於你,你只能黯然離開。

 

那段日子,都不知自己是怎麼活過來的了,你才清楚意識到,你對他的依賴,以及你的生命如何被扭曲。

如何戒斷依賴?你問我。

這會是一封很長的回信。

 

年輕時我的性格激烈,戀愛動不動就是性命交關,好像每一個決定都會引發滔天巨浪,不知為何,自己與對方的情緒都非常強烈,彷彿感情上稍有問題,生命就會為之破裂。

 

最初的喜愛、與單純的戀愛,很快演變成生活伴侶、工作夥伴的唇齒相依,但兩人卻還沒成熟到懂得如何一起生活,尤其是我自己,二十多歲的我,心中還有很多困惑,對人生與愛情都才開始認識,從愛進入關係衍生出的種種問題都讓我困惑不解,表面上看起來兩人似乎很親密,但更多時候是因為我習慣性的忍讓與配合,我無能表達出自己真正的需要,我也還不懂得自己想要什麼生活、要從事何種工作,可以創造出什麼樣的人生,這些那些我都還來不及細想,還沒有任何具體的認識,愛情就已經發生了,已經跳上了「兩人世界」的列車,想要離開,除了跳車,沒有其他可能。

 

同居生活、共同的工作,一起養的貓與狗,二十四小時的相處,日復一日推著我前進,我已經無法分辨什麼是我要的,什麼是我必須承擔的,恐懼孤獨、害怕失去、擔心衝突、不想讓對方失望,唯恐自己「拖累了全家人」,我開始將自己分裂成兩種樣子,我以為只要能將白天與夜晚的我成功分隔,我就可以順利度日,沒想到那造成了內心更大的衝突,我越是以為「再忍耐一段時間」就會有轉機,就發現自己又造成了新的「錯覺」,做了一個更不能回頭的決定。

 

逐漸地,自己不但內心迷失,生活上更是陷入茫然,當時的情人以「我要照顧你」為愛我的方式,所有一切看來都是為了我著想而做的,最後卻成為我逃不掉的牢籠,而我也因為被過度「照顧」「看管」,逐漸自廢武功,慢慢地變成一個在現實上沒有生存能力的人,我沒有一份可以獨立為之的工作,要離對方,等於放棄生活裡所有一切,經濟、住處、工作、寵物甚至家人,但是我知道我必須離開,再下去若不是兩個人無止盡的互相傷害,就是我逐步奔向瘋狂。

 

當時我已經是個出過四本書的作家,我卻不相信自己有能力養活自己,長時間的兩人世界,讓我變得退縮、依賴。在現實上我不會開車,但我們卻住在連公車都少有的偏僻地區,我在我們共同經營的公司上班多年,已經與外面的就業市場脫節,更何況我只想寫作,兩個人的關係變化有很大的因素是因為對工作的看法不同,我努力想逃,恐怕不是因為愛上了其他人,而只是想要爭取自由。

 

但那時的我並不清楚這些糾葛,只知道自己陷入困境,卻無力改變。

 

當時的我是多麼愚癡,除了換一個人來愛,竟想不出任何可以改變的方式。

 

我做出了看似「變心」的舉動,就開始了一連串逃亡的過程,我以為換了一段關係,就能得到解脫,實際上卻是我缺乏自信,沒有能力獨立,還是想要藉著「另一個人的愛與照顧」,得到拯救,我以為終於結束那段交雜著感情、經濟、親情的複雜關係,可以得到自由,卻不自主陷入另一個泥淖,把一段新的感情當作「救生圈」,卻無意間掉入了另一個「需要逃離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