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當愛情不是一種需要,愛情就會回到它原本的面貌

Share

文/陳雪

為了一段感情,你逃到了天涯海角,似乎必須要離他很遠很遠,才有辦法戒除他對你的影響。「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知道跟他在一起會受傷,卻還是一再重複,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很痛苦,但想到不能在一起就更痛苦了。」

愛得慘烈,分得悲傷,你說這是你生命裡最重要的一段經驗,剛發現他不忠的日子,你每日以淚洗面,陷入憤怒、悲傷、茫然各種強烈而負面的情緒裡,你知道他就是這樣的人了,你能留住他的人,卻無法使他忠實於你,你只能黯然離開。

那段日子,都不知自己是怎麼活過來的了,你才清楚意識到,你對他的依賴,以及你的生命如何被扭曲。

如何戒斷依賴?你問我。

這會是一封很長的回信。

年輕時我的性格激烈,戀愛動不動就是性命交關,好像每一個決定都會引發滔天巨浪,不知為何,自己與對方的情緒都非常強烈,彷彿感情上稍有問題,生命就會為之破裂。

最初的喜愛、與單純的戀愛,很快演變成生活伴侶、工作夥伴的唇齒相依,但兩人卻還沒成熟到懂得如何一起生活,尤其是我自己,二十多歲的我,心中還有很多困惑,對人生與愛情都才開始認識,從愛進入關係衍生出的種種問題都讓我困惑不解,表面上看起來兩人似乎很親密,但更多時候是因為我習慣性的忍讓與配合,我無能表達出自己真正的需要,我也還不懂得自己想要什麼生活、要從事何種工作,可以創造出什麼樣的人生,這些那些我都還來不及細想,還沒有任何具體的認識,愛情就已經發生了,已經跳上了「兩人世界」的列車,想要離開,除了跳車,沒有其他可能。

同居生活、共同的工作,一起養的貓與狗,二十四小時的相處,日復一日推著我前進,我已經無法分辨什麼是我要的,什麼是我必須承擔的,恐懼孤獨、害怕失去、擔心衝突、不想讓對方失望,唯恐自己「拖累了全家人」,我開始將自己分裂成兩種樣子,我以為只要能將白天與夜晚的我成功分隔,我就可以順利度日,沒想到那造成了內心更大的衝突,我越是以為「再忍耐一段時間」就會有轉機,就發現自己又造成了新的「錯覺」,做了一個更不能回頭的決定。

逐漸地,自己不但內心迷失,生活上更是陷入茫然,當時的情人以「我要照顧你」為愛我的方式,所有一切看來都是為了我著想而做的,最後卻成為我逃不掉的牢籠,而我也因為被過度「照顧」「看管」,逐漸自廢武功,慢慢地變成一個在現實上沒有生存能力的人,我沒有一份可以獨立為之的工作,要離對方,等於放棄生活裡所有一切,經濟、住處、工作、寵物甚至家人,但是我知道我必須離開,再下去若不是兩個人無止盡的互相傷害,就是我逐步奔向瘋狂。

當時我已經是個出過四本書的作家,我卻不相信自己有能力養活自己,長時間的兩人世界,讓我變得退縮、依賴。在現實上我不會開車,但我們卻住在連公車都少有的偏僻地區,我在我們共同經營的公司上班多年,已經與外面的就業市場脫節,更何況我只想寫作,兩個人的關係變化有很大的因素是因為對工作的看法不同,我努力想逃,恐怕不是因為愛上了其他人,而只是想要爭取自由。

但那時的我並不清楚這些糾葛,只知道自己陷入困境,卻無力改變。

當時的我是多麼愚癡,除了換一個人來愛,竟想不出任何可以改變的方式。

相關文章

我做出了看似「變心」的舉動,就開始了一連串逃亡的過程,我以為換了一段關係,就能得到解脫,實際上卻是我缺乏自信,沒有能力獨立,還是想要藉著「另一個人的愛與照顧」,得到拯救,我以為終於結束那段交雜著感情、經濟、親情的複雜關係,可以得到自由,卻不自主陷入另一個泥淖,把一段新的感情當作「救生圈」,卻無意間掉入了另一個「需要逃離的陷阱」。

之後很長時間裡,我從一段感情逃向另一段,明知道這樣不好,但內心卻充滿無力感,害怕那些空白的時刻,好像身邊沒有情人時,我就會非常恐慌,我就是沒有價值的人,我根本不敢去思考,為何我必須用一份愛情、一個人來證明我是「值得」的,我無能去釐清,這是不是一份我知道為何擁有、為何繼續的愛,我沒有餘裕去理解情人之間如何能夠相處,人們是靠著什麼去維繫情感,我的戀愛都像是大火燎原,像是一次一次災難的發生,「無能阻止」與「情不自禁」還更貼切我的處境。

一段接著一段的感情沒有讓我快樂起來,只是讓我對愛情失望,對自己灰心,甚至讓自己陷入一段近乎危險的關係,如果離開,對方就會跟我「同歸於盡」,面對我曾經愛過,卻越來越讓我恐懼的情人,對方情緒的強烈起伏、對我的極度依賴,如果我離開他可能會自殺的恐懼,讓我感覺生命已經徹底無望,我深深知道我必須停止這一切循環,然而我是那麼害怕,甚至連自己害怕什麼都不知道,好像只是活著這件事都讓我恐懼。

我落入了最深的悔恨與挫折中。不敢愛人,不敢被愛,多年來彷彿愛情上癮,靠著各種愛情求生的我,落入「必須獨自一人」的處境,以為是人生的谷底,後來才知道,戒斷愛情,才是我扭轉生命的開始。

無論自願或被迫,我終於「單身一個人了」,我離開工作、家庭、故鄉、情人,靠著各種打工維持寫作生活,生命只剩下「寫小說」這件事,看似荒涼無望,卻讓我擺脫了一有問題就依賴情人的舊習,最初的那段時間異常辛苦,戒除對情人的依賴需要漫長的練習,甚至,在失魂落魄、內心混亂不堪的時光裡,我才知道長久以來那種無法喘息的生活方式,是因為我談著錯誤的戀愛,因為我總在還沒準備好的時候,就用開始一段戀愛來讓自己以為「人生得到改變」,我從沒有機會根本看待自己生命的問題,更不可能修復我因複雜的愛情關係帶來的傷害,原來很多愛情可以不要開始,許多應該只是朋友、友好的關係,那些只是喜歡還不是愛的關係,因為自己的軟弱或對方也軟弱,自己的錯覺或對方的錯覺,進入了互相依賴的狀態,而我們還以為那叫做愛情,但至少我知道自己必須獨立起來,我不再讓人接送,不會開車與騎車的我,盡量選擇交通方便的住所,甚至,我不再與人同居了,因為害怕從一個屋子換到另一個屋子,最後都會淪落到必須連夜逃走的地步,結束那段慘痛的關係之後,無論經濟如何窘迫,我堅持要擁有自己的住處,不管與誰戀愛,我不再輕易讓人住進我的屋裡,是這樣開始慢慢學習,透過自己的專業,一點一點拾回「我可以獨立生活」的信心。

這過程非常緩慢,路上充滿「讓我照顧你」的各種誘惑,以及遇到困難就以為自己非常脆弱的「幻覺」,但幸運的是,過去慘痛的經驗使我本能地抗拒,我逐漸地有了自己的生活,開始交朋友,也慢慢能夠靠著寫作以及各種文學打工獨立生活,那時我已經三十多歲了,過去愛情經驗裡造成的「內疚」、「負罪」、「自責」,變身成「冷漠」、「麻木」,我懷疑自己無法再愛人,也對於別人的愛產生恐懼,「愛無能」加上「親密恐懼」,讓我好不容易迎來下一段愛情,相處之後再度失敗。

生活改善了,但我的戀愛還是在相似的問題上夭折,但是,即使愛的能力無法短時間學習,努力卻沒有白費,至少讓我在工作上得到了成果,我不再是當初那個住在交通不便之處(我總是隨著情人搬遷,對方有車,喜歡住郊區,我沒有衡量自己的交通能力,也無力思考自己要在那個城市,做什麼工作)、出入必須靠情人接送、長期飽受經濟與感情壓力,連去看精神科都沒有能力的軟弱女孩。我漸漸地邁向經濟獨立,還能寄錢給在鄉下的父母,日常生活即使丟三落四、但絕對足以獨自生活,這份自主給了我空間,讓我即使還沒有能力好好去經營一份愛情,卻不至於寄人籬下、依賴情人照顧,我有了安定的住處,不再四處漂泊,這種獨立給了我信心,治癒了我長期對自己「脆弱」、「沒有自信」的印象,人是可以改變自己的,即使你曾經犯下許多錯誤,自覺不可能再得到幸福,即使你在愛情裡一再受挫,至少你可以把自己照顧好,你自己可以決定你的去處,你的存在就是價值,「愛情」雖然重要,卻不是一個人唯一的評價,在愛情裡犯錯、失敗、跌倒,不代表人生就此宣告失敗,那只是我們必須經歷的各種挫敗之一,而那其中存在過的美好、深刻,即使再痛苦的分離,也無法抹消其價值。

讓自己獨立起來,不再依賴愛情,不依賴情人,而是反過來,去做一個有能力付出的人,當愛情不是一種需要,愛情就會回到它原本的面貌,當你有能力獨立自主,不再依靠愛的餵哺、情人的照顧,你會更有能力去分辨,什麼樣的戀愛是你要的,能分辨只是「喜歡」與「愛」的不同,你有能力選擇,你可以愛別人,也能夠愛自己。

本文出自《我們都是千瘡百孔的戀人》印刻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印刻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