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算命的說,我命中註定失去你(下)

算命的說,我命中註定失去你(上)

算命的說,我命中註定失去你(中)

 

 

在還沒獲得最後勝利,把老公從別的女人手上贏回來前,慧黎並不打算動手術拿掉子宮。她還想等,等那個狠心的家庭破壞者回來,等那微乎其微的破鏡重圓之日到來。如果現在就摘除子宮,那一切都輸了,只要還有子宮,就還有勝算,儘管機率極低也值得等待。

 

孟瑜不愧是情場高手,森信一直希望趕快生孩子,但她就是有辦法找出任何讓森信不得不相信的理由,一拖再拖。孟瑜當然不想幫森信生孩子,她只想繼續從森信身上挖錢,有多少挖多少;等到挖夠了,再拋下森信,去跟自己真正心愛的男人遠走高飛。

 

森信內心也隱約知道孟瑜的計謀,不過當他越陷越深之後,寧願選擇自我欺騙。他遮蔽所有理性,相信孟瑜也越來越深愛自己,兩個人未來會一起照顧那個孩子,組一個充滿愛和幸福的家庭。一旦森信選擇這樣相信孟瑜,再回頭看看慧黎,嘴裡不說,但心裡清楚這位糟糠之妻是時候該拋開了。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森信再也不念舊情,他滿心期待新的家庭、新的幸福人生到來。為了迎接那個將會成為國家棟樑的兒子到來,他擁抱新歡,拋棄舊愛;他不認為這麼做是自私,因為這個兒子將來也會報效國家,是全民之福。當一個人把私慾戴上冠冕堂皇的理想高帽子之後,一切殘忍作為都就地合法,拋棄妻子也是不得不的權宜之計。

 

開過五間民宿和一間咖啡店,寫了十幾本旅遊書,現在正經營一間出版社,飛鳥季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