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算命的說,我命中註定失去你(下)

Share

算命的說,我命中註定失去你(上)

算命的說,我命中註定失去你(中)

在還沒獲得最後勝利,把老公從別的女人手上贏回來前,慧黎並不打算動手術拿掉子宮。她還想等,等那個狠心的家庭破壞者回來,等那微乎其微的破鏡重圓之日到來。如果現在就摘除子宮,那一切都輸了,只要還有子宮,就還有勝算,儘管機率極低也值得等待。

孟瑜不愧是情場高手,森信一直希望趕快生孩子,但她就是有辦法找出任何讓森信不得不相信的理由,一拖再拖。孟瑜當然不想幫森信生孩子,她只想繼續從森信身上挖錢,有多少挖多少;等到挖夠了,再拋下森信,去跟自己真正心愛的男人遠走高飛。

森信內心也隱約知道孟瑜的計謀,不過當他越陷越深之後,寧願選擇自我欺騙。他遮蔽所有理性,相信孟瑜也越來越深愛自己,兩個人未來會一起照顧那個孩子,組一個充滿愛和幸福的家庭。一旦森信選擇這樣相信孟瑜,再回頭看看慧黎,嘴裡不說,但心裡清楚這位糟糠之妻是時候該拋開了。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森信再也不念舊情,他滿心期待新的家庭、新的幸福人生到來。為了迎接那個將會成為國家棟樑的兒子到來,他擁抱新歡,拋棄舊愛;他不認為這麼做是自私,因為這個兒子將來也會報效國家,是全民之福。當一個人把私慾戴上冠冕堂皇的理想高帽子之後,一切殘忍作為都就地合法,拋棄妻子也是不得不的權宜之計。

一年過後,孟瑜還是沒幫森信生下孩子,森信的耐心漸漸消磨殆盡,他在孟瑜身上花的錢,已經快追上二十年來照顧家庭的費用。但他不死心,軟硬兼施,不斷要求孟瑜趕快兌現當初兩人的協定。直到一天,森信發現孟瑜背後其實同時交往了好幾個男人,有一個是當牙醫的正牌男友,其他的都是和自己一樣是包養她的潘仔們。

森信很生氣,把孟瑜找來當面質問,孟瑜完全不否認,她冷冷回嗆:「你在包養我的時候,就應該知道我不會只有一個男人吧!」這點森信當然知道,但他以為只要真心付出,就能從眾多潘仔中勝出,成為孟瑜的真命天子,讓她願意洗盡鉛華和自己共組幸福家庭。然而現在,孟瑜竟然擁有一個真正的正牌男友,那就表示,她真的只把森信當作提款機,兩人之間根本沒有所謂愛的存在。

那一天,森信和孟瑜攤牌了,孟瑜也懶得再編理由,直接跟森信嗆說:「我根本沒有想幫你生孩子啊,再怎麼說,孩子也是跟我未來的老公生,哪時候輪到你了!」森信聽完氣急攻心,他差點出拳揮打孟瑜,但最後還是忍住了;畢竟,這一切都是檯面下的荒唐鬧劇,鬧大了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

生孩子的願望又破滅了,以為可以新組家庭的女人帶著嘲笑的表情離開自己了,積蓄也花掉將近一半了。森信回想這一年多來發生的一切,覺得汲汲營營了一輩子,最後竟然栽在一個還沒畢業的女大學生上。他不甘心,非常不甘心,他開始懷疑:難道算命仙說自己一定會有兒子,其實是騙我的?

遍體鱗傷的森信,如倦鳥歸巢,又回到久違的家庭尋求慧黎的溫暖。他跟慧黎說:「對不起,是我一時迷糊,破壞了這個家庭。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們重新開始,繼續努力試試看能不能生孩子,好不好?」慧黎望著森信,一個讓自己感到寒心、幾乎等於陌生人的老公,她心裡已經沒有任何情緒。看著森信,慧黎漠然地說:

「上個禮拜,我已經聽你的話去摘除子宮了。這樣,你還愛我嗎?你還願意跟我重新開始嗎?」

當然,子宮還安穩地存在慧黎體內。她說這句話,只是希望森信能再一次狠心拋棄自己,這麼一來,她才能真正找回幸福。

Advertisement
季子弘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